「請給我一片地板就好」──在台灣,我們真的能讓外國人「賓至如歸」嗎?

「請給我一片地板就好」──在台灣,我們真的能讓外國人「賓至如歸」嗎?

在香港,一到放假時,當你走在連接各大百貨公司的天橋時,你會發現眼前都是外籍勞工聚集在那,他們在那裡搭起臨時的棚子,一區一區接連下去,坐在屬於他們的小天地裡盡情享受美食,有些甚至還自備卡拉 OK 就這樣高歌起來,從他們的神情裡,透露出了休假中的喜悅。

外籍勞工在寸土寸金的香港,雖然稱不上豪華,但至少仍擁有一個屬於他們的休息天地,台灣呢?

我們很少承認,自己有種族歧視的傾向,但當在台工作的外籍勞工碰上齋戒月結束,一起齊聚在台北車站歡慶時,在台人民開始發出了種種不歡迎的言語。這時,我不禁想,是否種族歧視一直深植你我心中?

當台北101決定釋放跨年煙火時,我們霸佔了整條忠孝東路、仁愛路時,有人會跳出來抗議這樣的活動嗎?

每當我工作結束後,雖然有時候需要吃頓大餐、或看場電影來舒壓,也許偶爾會和三五好友選擇在公園裡聊天,但多半時候,我會選擇踏上回家的步伐,沖個舒服的熱水澡,吃著媽媽煮的家常菜,再來杯清涼飲品,對我來說,這無疑是最棒的休息方式了。

但當外籍勞工休息時,他們該往何處去呢?

報章雜誌曾經報導過,外勞為什麼會大多選擇聚集在台北車站,一位印尼籍勞工回答:「因為印尼文化是習慣坐在地上,因此當車站裡有一個免費的開放空間時,他們自然而然就會往這些地方聚集了。」

「給我一片地板,只要能和朋友坐著聊天,這樣就夠了。」

其實仔細想想,外籍勞工為什麼會選擇離家來台工作,他們並不像我們選擇去澳洲或美國打工,多半純粹是要去體驗人生、或者甚至有些人說是要圓夢。

他們的出發點,大都是回歸最原始的需求,也就是「錢」。那賺錢後的流向呢?當然每個人的原因都是要養家活口用的。這和我們所謂到國外打工度假的觀念完全不同,因為當我們在國外打工賺錢後,接下來就會看到許多人領著大筆鈔票,開始一路玩回台灣。

經濟壓力下,當想要和朋友好好聊天,又不花錢時,當然只剩下了公共場所了。

當最近又再度因齋戒月的問題,而開始有人出來反彈時,我想,對我們大多數而言,台北車站始終是一個乘車的過渡站,車站時常人潮壅擠,大家為了上班、回家、出遊等都在這裡往返著,對我們來說,重要的是目的地,而不是台北車站。

可是對大多數外籍勞工而言,台北車站不是過渡,而是他們在台灣重要的連繫感情的地方,或許在南北工作後,可以短暫相約此地,彼此聊著天以排解思鄉情懷。

在台北車站的民眾接受訪問時:「這裡外勞這麼多,難免會有治安問題吧?」

外籍勞工之所以被引進來,絕大原因是因為低層工作的需求,多半是需要付出勞力的工作,而他們做的工作,正是你我大都不願意去做的職業。但只是因為文化上或者外觀上的差異,導致讓我們對他們產生先入為主的觀念,更因為當我們身處公共場合時,發現身邊週遭都是這些外籍勞工、而不是台灣人的時候,就開始產生了反彈。

難道,我們需要這些外籍勞工來替我們做需要付出勞力的工作,卻不願意在台灣的土地上看到他們的蹤影嗎?

深深覺得,不同種族在不同國家時,我們該學會的是互相尊重彼此的文化背景。當有衝突時,則用良好的溝通取代先入為主的批判。要如何擁有國際化的思維,第一步是要學著如何接納外來文化,因為整個大環境的影響下,外籍勞工在台灣的現象看似只會攀升而不會減少,我們能做的不是一昧痛斥他們霸佔了公共場所,而是該去了解背後原因,並試著去尋找雙贏的局面。

或許在台灣他們沒有家,但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卻能帶給他們家的溫暖。

《關聯閱讀》
當我也成為「外勞」,才明白台灣的外勞為何總是在講電話

《作品推薦》
紐約最美的街景,在人們伸出援手的瞬間
「寂寞國的殺人」──隨機殺人又一樁,台灣會是下一個日本嗎?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黃明堂 攝影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