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國的殺人」──隨機殺人又一樁,台灣會是下一個日本嗎?

「寂寞國的殺人」──隨機殺人又一樁,台灣會是下一個日本嗎?

還記得2008年在日本東京都發生的秋葉原隨機殺人案件嗎?兇手加藤智大因為性格上過於悲觀跟孤僻,以及對於自身遭遇容易自暴自棄,更有易怒的行為傾向,導致這起案件的發生。沒想到卻在2014年的台北捷運發生了鄭捷隨機殺人案件,鄭捷本人曾說過想要仿效日本的案件,而展開這個行動。

為什麼一個人可以輕易說出:「殺任何人都可以」?

人這個字,對我來說代表了互相扶持,而當一個人沒朋友、沒家人,只剩下自己一個單獨的個體時,就形成了所謂的孤獨感。當孤獨再加上工作不穩定等原因,造成對整個大環境的無力感時,人往往會更加退縮到自我的小圈圈內。

當個人臨界點在重重擠壓下終於退無可退地被引爆時,悲劇往往就此發生。

我想先談談日本。

當踏上日本國土時,除了日本人超乎想像的禮貌態度外,你還感受到什麼呢?對我來說,在日本的東京等大都會中,我看到了人與人之間的疏離感,我看到了孤獨。

記得我在日本搭地鐵時,看到了一個老太太提著笨重的推車行走著,然後因為地鐵人潮過多,老太太不小心跌倒了,推車也跟著倒在一旁。當時,或許因為大家都在趕時間,所以數百人完全視若無睹的經過,竟沒有人一個人願意伸出援手幫助老太太。

我不禁在心裡浮出一個問句:「在重視禮貌、尊重他人空間之餘,對明顯需要幫助的人伸出援手,不也是應該的嗎?」

日本學者研究這類隨機殺人案件,發現加害者通常除了家庭或社會等方面的先天問題外,因為長期與人疏離,導致行為出現偏差卻不自知,更是最終造成隨機殺人悲劇的原因。而後,因為媒體大量報導形成效仿效應,甚至還有一件接著一件的隨機殺人案件接連出現。

我想:殺戮悲劇的背後,不應該是無止盡的模仿和更多的殺戮,或許我們能夠遏止這一切。

我相信大多數的人身心靈都是健全的,而且是願意去主動關懷周遭親朋好友的,當社會快速變遷下,我們或許該反問自己:忙碌之餘,是否都忘了去關心一下自己生活周遭的人事物了?或許他們表面上都看起來若無其事,但背後是否隱藏了許多不開心與委屈,是我們所不知道的?

柯文哲說:愛的相反不是恨,是冷漠;但我想,回應冷漠的,不該是冷漠或標籤,而應該是多點關懷。

人類終究是群體行動的生物,而這個大環境就是我們的活動範圍。當我們走在路上、搭地鐵、逛百貨公司、餐廳用餐時,在我們身邊的始終是無數個陌生人。我們避不開這些陌生人,更永遠無法知道那他們的心裡在想什麼,是「好人」或「壞人」。但至少可以確定的是,這些陌生人們的心裡深處,一定也和我們一樣,需要他人的尊重、了解和關懷。或許當我們一起主動對身邊的人伸出援手、多點友善和關心時,誰知道呢?也許已不知不覺地阻止了下一個隨機殺人案發生。

我們已無法喚回那些被傷害的人,但或許,我們可以提早預防未來的悲劇。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