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著人群恐懼症的他,卻因異國旅人打開心防──被「沙發衝浪」改變的我們(下)

有著人群恐懼症的他,卻因異國旅人打開心防──被「沙發衝浪」改變的我們(下)

羅密歐與茱麗葉的故鄉維洛那(Verona),讓每個人的戀愛因子蠢蠢欲動,走在路上瞧見每位藍眼睛的男子,胃裡好像開始有兩百隻蝴蝶開始竄起,臉變紅,恨不得下一刻有顆石頭可以將自己絆倒,啪一聲,撲到他懷裡來場異國戀愛。維洛那的浪漫情懷,使人多了一分悠閒,漫步在這城市裡,若又能聽些故事,那便更好。

這次旅行,關於語言這件事,在他倆身上,我學了一堂課。

這個他,無聲勝有聲 素昧平生的人助他打破沉默

這次,我住在一間 bnb,而這個他則是 Couchsurfing 上一位給我許多維洛那資訊的當地人。聊了彼此的計畫之後,我們約好一起去加爾達湖(Lago di Garda)享用海鮮大餐,逛逛那對於我來說交通難以抵達的湖邊秘境。

初次見到這位網友兼導遊,倒也不害怕。一路上,他開口說多虧這個沙發衝浪,開啟了認識各地旅人的機會。只不過,和網路上有些不同,他說話似乎有些結巴。

他紅著臉說:「我患有人群恐懼症,在這個小鎮上,連個朋友都很難交到。第一次接待兩位韓國女生,一開始由於語言的問題,無法正常表達,只能以微笑和動作傳達訊息,這反倒讓我放鬆不少,不必硬想些話題跟他們聊。相處了幾週後,我開始覺得自己並不是沒有藥救了,原來跟人相處也不是件難事。

爾後接待了中南美洲人,他們的熱情也將他融化。這樣的變化,連家庭醫生都難以想像。

到了湖邊,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大群從沒看過的水鳥,我「哇」了一聲,試圖說服自己這裡並非天堂。他指向綿延的山脈,簡略地介紹這週遭的環境:「其實我還是有點緊張,我沒跟人介紹過這裡,昨天還在家裡練習了一下。」

這個情況,也許有些人遇到了,會認為自己有些倒楣:「怎會遇上一個連表達能力都不好的怪人啊?」但那天我倆相談甚歡,他甚至一直用韓語跟我對話,雖然我不斷跟他強調台灣真的是講中文的。

今年 8 月,這位先生即將踏出國門,前往他從未造訪,卻在心中早已熟悉的韓國。我拍了他的肩說:「放心吧!韓國很好玩,再嘗試點從來沒吃過的食物,你很勇敢,有空可以繞來台灣,這裡人也很友善。」

這個他,從無到有 用另個語言換個希望

傍晚,另個當地人跟我和朋友約了見面。一開口就是一連串流利的英文,難以信服他竟是土生土長的義大利人。我們在廣場上聊了聯合國跟美國在難民問題上的處理,他忿恨不平的說道,其實難民跟經濟有極大的關聯性。義大利在這上面艱難的處境,也使得整個國家越來越不安全,6 個月一次的工作約,讓他們的同胞常處於不安全感中,心想著過了今天,就離失業又近了一些。但這畢竟是自己的國家,除了選擇相信,似乎也沒有錦囊妙方。

他一口流利的英文是半年來被 30 個沙發客(Surfer)訓練出來的結果。「我總想,或許多學一種語言,未來也能多一種出路。雖然不知道前方在哪裡,但就只能先預備起來,這也是為什麼即使沒有接待你們,也要出來跟你們用英文聊聊天,順便繞繞這個城市。」他望著遠方笑著說,彷彿又在思考些什麼。接著,他帶我們往一個私房景點,在那個制高點上,我們看到了城市夜裡的全貌。許多情侶在那相互依偎,不過,被冷風吹著的我們,這晚並不寂寞,至少我今天,也親眼見證了別人如何發現生命的難題,面對再改變。

在台灣這小島上,人們嘗試透過語言認識另個國家和文化,從高中或大學甚至更小,我們就發奮苦讀、用力鑽研,卻可能因著一輩子不敢跨出去那面勇氣的心牆,少了練習的機會。

到了最後,我們和那些語言,像極了剛分手的情侶關係,想複習總是尷尬,放棄則稍覺可惜。可是地球的那一方,某些人花盡了全身力氣,用各種方法,只為給生命、未來一些不同的機會,從表面看,這個網站給了換宿的可能,但向下挖掘以後發現,它的確曾經,並且繼續翻轉了一群人的人生。

《關聯閱讀》
被「沙發衝浪」改變的我們(上)

《作品推薦》
與其抱怨謾罵食安問題,不如從多花 1 分鐘品嘗食物開始──義大利美食的反思(一)
我在最「義」想不到的國度,找回自信心──原來一切從發掘自己開始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圖片非當事人)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