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中,我們看到的性別歧視──給旅人姊妹們的一封信

旅行中,我們看到的性別歧視──給旅人姊妹們的一封信

「我一直渴望著一個大家庭,生 4 個女孩,個個打扮得像公主,捧在手心上,正如父母親對我做的一樣。但跟妳們聊完天以後,我心裡用力祈求著上帝能賜給我幾位兒子,我不能保證能把他們教得何等優秀、或者事業有成,可是我會嚴格教導他們煮飯,從我們家開始,學會照顧一個家。教他們如何對待女孩,把她們寵上天,讓女孩們知道,不管外面世界多繁亂,至少有人打從心底尊重她們。」──Patrizia,女,義大利人

Dear 旅伴:
「正如我們 4 個背包客今晚所討論的,世界上衍伸出來任何方便旅人的 APP、網站,身為女性,我們需要一層層地把關,一次次地與對方討論溝通確認,才願意使用,進而成行。

在歐洲紅透半片天的 BLABLACAR,駕駛只要是男性,我們總下意識的先跳過,AIRBNB 主人若是男性,我們會先擔心是否要跟他們共處一屋,他們留言數若沒有兩位數,就嚴格審查所有評價甚至謝謝再連絡。好不容易決定要坐費用較昂貴的火車,卻又因著旁邊坐的『傢伙』一直對著我們看,而懷疑他是否心懷不軌,甚至將手伸進包裡把防狼噴霧握緊,等著讓他曉得我們的厲害。世界各地捷運站、地鐵所設計的『夜間婦女等候區』讓我們感覺窩心,覺得這是文明社會的表率,現代化的象徵,卻又暗示我們『夜晚的男人很恐怖』。決定自助旅行時,腦中 h-o-s-t-e-l 就會反應在鍵盤上,google 完第二件事就是看它是否為男女混住。

我們很小心地保護自己,因為這是經驗所教育我們的,但我們從另個角度來看,這樣的態度和行為,是否也為對男性的一種歧視?

而讓我們情緒更為激動的,當然更是各種對女性不公平的對待方式。就像今天,我們無法討論到太晚,大家住在不同的 BNB,距離不一,太晚回家總是因著被吹口哨,被問:『美女,怎麼那麼晚不回家?家在哪?今晚要不要跟我回家?』等字句、行為或眼光嚇得把外套抓得更牢,期望 google map 能正確領我們到至今還停留不到幾小時城市的歸處;也希望看了一天古蹟、博物館而疲乏的腳,在遇見危險時,還能帶著我們拔腿就跑。

就算從膚色、行為舉止透露出了我們非本地人的身份,仍願那些懂這世界多元的人,至少能尊重我們幾分,但事實總不如所想的發展。其中黑髮的妳,無奈地闡述著在印度,『處女』這標籤的強烈重要性與比例極高的性犯罪率,成了最諷刺的對比。而出生巴西,大眼睛如洋娃娃的妳說根本不在乎性騷擾,因為妳的性自主權極高,想和誰何地何時做,有自己的自由和想法。

『但現實社會不會讓女性這樣做,當旅行碰到豔遇,並和他發展一段關係,別人會說妳隨便、放蕩;但同樣的情況,身份轉換一下,大家會說那男生手段高超、魅力無邊。在巴西,人們否認有這樣不對等的事情正發生著,可是事實就是如此。

不要在乎別人的想法嗎?但社會就是由這些人所組成的,私下八卦或輿論的影響也不容小覷,除非站得穩,不然妳有天也會懷疑,身為女性,怎麼做才是最好的自己,抑是別人期待下,沒有自我的次等品。』

這大千世界,人們來了又去,眼睛、髮色、身高、背景有著極大差異,我們無法選擇被如何對待。嘆了一口氣,我們開始討論以後的家庭,孩子該如何教育。旅行為我們上了一課,它是各自早已被同化的社會無法教育我們,卻要我們自己挖掘的題材,我們將自己的想法丟了出來,統整以後挑出最適合的法則生存。

對男性也好女性也罷,我們深信著除了自身文化和教育背景,用「旅人」的角度或許更能尊重及對待兩性。女人們,當他在火車上看著妳時,可能只是要幫妳搬行李。妳所在意的男女多人混住,要知道男人們也只是想找個地方安眠。而當女人單獨走在馬路時,若需要關切及幫助,她會用最合宜的方式告知你,在路上看到一個很美的女孩時,除了吹口哨,相信身為男性,你有更好的表達方式。

一個心態的扭轉,一種視角的轉換,卻又內含了矛盾的思維,在個人舒適範圍、安全環境及保護好自己的前提下,也許這是種旅行延伸的思考模式。

時間不早了,互道晚安後,我們記好彼此的電話,說好先到家的人要報備。我走在離競技場附近的小巷中,心裡擔心著,這次會不會又有人對我帶著譏笑口氣對我喊:"Mi piacciono le asiatiche!!!!!! Vieni da me!!!!!!!!"(我喜歡亞洲女生,到我家來吧!)」

Jhen Cheng
2015.09 Verona 維洛那

作品推薦:
大學四年中,出走!(上)──你要活在舒適圈,還是學著勇敢跨出去?
大學四年中,出走!(下)──被歧視的亞洲人?你呢,你怎麼去看待自己?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