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四年中,出走!(上)──你要活在舒適圈,還是學著勇敢跨出去?

大學四年中,出走!(上)──你要活在舒適圈,還是學著勇敢跨出去?

 「你剛從義大利回來?好酷喔!好玩嗎?」『好不好玩喔…...我是不知道啦!但學習到很多東西,看了很多東西,這點倒是很有趣。』交換學生,給人的印象通常是「大學玩四年裡玩的最兇的一年」,可以換個環境,脫離原本的生活圈,好好的放肆一下!可對我來說,卻是一個在剛剛好的時間裡,去學習另一國的文化,打開不同的視野。

逐夢踏實,但要先敢做夢才行

大學裡最好的機會,說穿了,除了有個管道可以去大公司實習,再來就是能夠當交換學生。在一個擁有各國同儕的環境下,盡情地揮灑自己的青春,勇敢地跨大步伐,甚至是開口大聲發洩對這個世界的不滿。其實,久居自己的世界裡,我們往往忘記自己只是世界幾十億人口之一,常常把自己看大了,心裡卻什麼也裝不下:抱怨、害怕,內心深處擔心自己能力比不上別人,於是裹足不前。相信我,在飛出去之前,我也曾以為,這輩子大概就只能這樣了。

這四句話,包過我在內,很多人內心想了、說了好幾回:

「我好怕延畢喔!」──別怕!為什麼要怕呢?又不一定會發生,發生了再來解決啊!

「我不知道這會不會是對的選擇?」──那,做了才會知道啊,至少你有能力和機會選擇。

「我覺得我不夠有能力應付獨立的生活......」──那你過了這次之後就會更有能力了。

「好羨慕去交換學生的人,我成績達不到......」──那有沒有另一種方式可以呢?例如自費?例如隔年再申請?

從義大利回來後,我好想告訴當時的自己:別害怕、別擔心,因為在那裡每個極其微小的經驗,都是生命最美的體驗。

最刺激直接的生活學習

抵達義國之前,腦海中,早已想像了我未來的生活,會是怎樣的笑,又會是怎樣的哭。到了當地以後,和想像中沒有差的太多,但儘管已為自己打了預防針,在地人的生活習慣、當地文化甚至是環境,都使我非常的氣餒。

例如,在台灣的教育體制薰陶下,我自認平常考的好,就代表義大利文算不錯了,加上我只是交換學生,想當然爾地認為一切都不成問題。

沒想到,我還真是比較懂得動筆,而非動口的學生;到了新家,來自西西里島的室友,說話速度之快,讓我完全無法招架,聽得懂,但因著無法馬上理解,所以自卑得不敢開口。

加上,我總是一昧地回答:「是」或「不是」,他便認為我不會說義大利文,還曾跟朋友說「他不會說義大利文啦!你不需要跟他溝通」或是「我覺得你這跟他說了,他也不會了解」等等的口吻加上眼神,讓其實聽得懂義語的我,因為他的直接,而感到非常地難過。但也因為這件事,逼得我告訴自己要大膽開口,不要被別人看不起。

而課堂上,來自不同國家的人,都像是來參加比賽一樣,老師才剛發問,他們就像要搶秒數般的舉起手,有些歐洲國家的同學,甚至直接大聲回答出答案。

當時,我腦中就好像有幾百個小劇場──「好啦~下一個我就舉手」、「我覺得答案好像不是這樣,不然,再觀望一下好了」、「啊因為我是亞洲人啊,我們本來就比較害羞,這也是我們的一種特色......」

唉,這種種戲碼,應該在前兩週上演不下數十次吧!一開始也以為,教授看到我都沒有開口,應該等等會主動叫我!但這種機會大概十次只會有一次,事後教授根本不記得我的名字,久了也忘記我這個人。

再來,在台灣,我們很習慣下課去問老師問題,但在這裡,教授認為,你們要休息,我們當然也要!通常,鐘聲一響,老師就提著包包到樓下去喝咖啡了。想問問題?除了上課當下問,其他時間,幾乎都是撲空比較多!於是我的課業問題就越堆越多,也越來越不懂。

對每件事情的不習慣──從愛派對、愛吃冷食、喜歡慵懶並且活在當下的義大利人;到和台北截然不同的地鐵;觀光必去但得冒著重要物品可能會丟失危險的南義等──凡此種種都讓從小被台灣那安全環境保護得很好的我,感到錯愕。我曾站在馬路旁,淋著雨,因著思鄉而流淚,也因為不習慣自主學習、鼓勵發言的學習環境而感到挫折。

直到一晚,我一個人哭著坐在房裡禱告,外面派對的喧鬧聲,和我的內心,就彷彿兩個世界。

當時,我問自己:「我能不能放棄,也許搬出去自己安靜一點,我可以重新思考來到這裡的目的,也可以好好規劃時間。」很感恩的是,不到幾分鐘後,我在心中出現一個想法、思緒慢慢清晰:「你想要像在台灣一樣,活在自己的舒適圈,還是想要學著跨出去,勇敢迎接即將全新的自己?」

下定決心後,我隔天開始學著勇敢的舉手發問,從一題慢慢變成兩題,之後,也開始挑戰回答老師的問題,不管是什麼題目,回答就對了!就算那是內心怕被駁回的答案。

我開始發現,這裡的老師十分尊重學生,就算學生回答的問題不是他要的,他也會告訴你:「很好~接近囉!」或者「不錯,但我還想聽聽別的答案!」直接否定學生的老師在義大利可能是絕種生物。接著,我主動認識來自各個不同國家的人,不管膚色,不管人種,不管語言,甚至不管他們想不想認識我,我就勇於走過去介紹我自己。

慢慢地,從勉強變成稀鬆平常、自然而然,一切其實沒有這麼難,難的只是決定勇敢的那瞬間。

曾有句話「人有自由意志」,我們可以使用它做出人生當中重要、不重要的決定。但是,有些決定,你光想,就知道它會多美好,甚至使你心情亢奮。我們的敵人,其實就是我們自己,就如同我那晚遇到的轉折點所描述,外面的不熟悉跟內心的掙扎,若當下我選擇了搬出去,或是永遠沉默面對室友,那我接下來的生活,可能就此不同。

在我出走後,我不時提醒自己:走吧!每一步,都別讓自己回頭!

《關聯閱讀》
大學四年中,出走!(下)──被歧視的亞洲人?你呢,你怎麼去看待自己?
去法國交換不是在浪費青春──游詠仁:原來我比想像中勇敢

《作品推薦》
在義大利面對「強國人」,我驚呆了!卻逐漸從排斥到理解……
我與北韓人的第一次接觸──誰心中的理想國?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