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北韓人的第一次接觸──誰心中的理想國?

我與北韓人的第一次接觸──誰心中的理想國?

好朋友向我推薦一本書「我們最幸福-北韓人民的真實生活」,那時的我還小。當下只覺得興趣缺缺,聽完他的分享,我回了句「喔」,便把話題給轉了。

北韓,或稱朝鮮,是我旅遊清單上從沒出現過的陌生地方,更非國人觀光首選。在我的想像中,若去過兩次的南韓是怎麼樣,北韓大概就是,嗯….大同小異吧?

幾年後,因為工作關係,要接待一群北韓人。得知這工作時,我緊張地直說,不會說韓文,怎麼能接待他們?就算得知其中有人英文流利,我還是沒辦法壓抑緊張的情緒,原因無他,這個國家我完全陌生、零概念。只透過媒體了解到金正恩的髮型是北韓人民範本,新聞總說他是肅清異己的獨裁者,其餘我真的什麼也不曉得。

身高矮小,個性純樸,或許他們真的和南韓人不一樣

初見他們,每個人都長的好嬌小,臉上稚氣的笑容彷彿什麼都可以相信,不問他們,還以為他們未滿十歲。我難以置信他們竟也二八年華,甚至有人到了二十又五。

根據收集的資料(註1),我問了第一個問題:「你們喜歡南韓嗎?」會問這問題,不是因為無知或白目,而是想聽聽網路之外的消息,真實的消息。

「是仇人,」其中一個男孩說,另一個女孩則是翻了翻白眼。這也難怪,當南韓代表來敬酒、問候時,其他南韓人眼睛瞪得老大,一副不能相信的驚訝表情,而北韓人則露出尷尬、客套的微笑。

站在南韓人旁邊,北韓人身高明顯矮一截,男女皆是。但他們的笑天真無邪,像極了毫無防備的動物,彷彿被無情世界的牆隔在另一方。他們不善交際,想說就說,生氣就走人,開心就抱住你,心情不好就大哭。不管國際禮儀,根本不在乎你的感受,閃爍的眼神透露了他們的真實與善良。這改變了我的想法,反觀在場的南韓人,又高又壯,帶點美式作風,真的跟他們有些不同。

你說服的是我,還是你自己?

其中一位北韓人告訴我,他們擁有世界最強的武器,不用怕任何國家的侵略、騷擾。我倆啜著咖啡,悠閒地聊著天,看著窗外一台台轎車奔馳著。她不以為意說道:「北韓的大眾運輸系統很方便,我們根本不需要自己的交通工具。」聽說台灣房價很高,她更是笑著說:「我們都是政府提供的,大家都有房子,像我每個月『還有』1000 元薪水讓我購買奢侈品(註2)。」講著講著,臉上露出一抹微笑,似乎很滿意他們的生活。這樣的微笑,讓我開始懷疑外面的報導是否屬實,我開始想像共產國家的制度,會不會是現今「烏托邦」的唯一可能,又或者,只有北韓人民真正懂得所謂的「幸不幸福」。

這位北韓人從小就被培養成為菁英人才,不同於北韓其他人民,她見多識廣。我好奇的是,她不知是真心愛國,或者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總之,口若懸河地說盡北韓好話。

我滑著手機,給她看世界各國的一手資訊,她頓時呆若木雞,看了相關書籍才得知,北韓人沒辦法自由登入網路,而是得通過政府的控管或只能搜尋、看見政府釋出的資料。而她選擇讓女兒學英文、念理工,因為其他行業的出路窄,除非天生條件好,後天又夠努力,否則沒辦法殺出重圍。

「只有外語好或當上工程師,才能有好工作、待遇跟令人稱羨的社會地位。」她的說法我無法和共產主義的「人人平等」聯想在一起。她一直計算著這次的旅費,頻頻擔心主辦單位沒將費用算齊給他,我順口問她之後回北韓要多久時間。

「大概快兩天,」她解釋,「坐飛機到中國以後,我們會坐火車轉回北韓,但因為缺乏冷媒,加上現在我們國家又時常斷電,有時候坐一坐,會停個兩三小時,經費有限之下,沒有替代方案。現在食物也缺乏,不過還好,還能溫飽,」她苦笑。

我想,這解釋了他們每餐吃兩三大碗白飯的原因,沒有白飯就開始躁動不安。誠如「逃出十四號勞改營」(註3)所說的,米飯是奢侈、地位高的象徵,也是力量的來源。在北韓很難取得,非權貴,別想吃到。

這位北韓人沒有智慧手機,不會用 e-mail,沒有多問什麼,我就像秘書一樣為她處理台灣人所謂的「日常瑣事」。這一小時裡,我們討論共產又聊了資本主義。看著她臉上表情的變化,我開始覺得,她想說服的並不是我,而是她自己。

你所相信的,決定了一切是否真實

心情真的好沉重,好複雜。離別前一天,我買了些零食給其餘的北韓人。為什麼不帶他們出去逛逛市區?原因很簡單,他們不被允許出飯店,也興致缺缺。

對他們來說,燈火通明的台北也是製造出來的假象,等他們走了,這裡便一片死寂。我們的熱情、好客,也只是出於禮貌。101 大樓不算什麼,他們有105 樓的「柳京飯店」。他們興奮的說,裡面很亮、很大,他們進去參觀過,這些說詞,讓我們很是驚訝。(註4)他們沒吃過蛋塔,嚐過後反應倒也沒太大,我想,可能認為這也是「期間限定品」吧?

當提及北韓大領導,每個人就像少女一樣,說道「我們出來不用別徽章,領導人就住在我們心上」,「我們大領導很棒,在我們國家,人~~~~人都是平等的」說到「人」的時候,特別拉了長音,一邊比著手勢,就怕我們不能明白,他們有多愛戴。

「在蔣經國之後,你們下一任總統是誰?」他們問道。詫異的同時,想起了那位北韓人跟我說過的話。

起碼有 3 次,他們單純的對我說:「妳趕快去學韓文嘛~這樣我們才能溝通,你以後也能來玩。」聽著翻譯的轉述,心裡好複雜。因為網路上千百張的北韓集中營照片,我們不忍給他們看;網路即時新聞報導「XXX被金正恩射砲處決」,他們會相信嗎?他們幾乎天天能吃到烤肉、豆腐鍋、燉雞,從頭到腳都有人贊助,若聽見北韓存在著只能吃樹皮、烤老鼠或是昆蟲,冬天沒有衣物蔽體而受不了的脫北者,他們還會相信「人人平等」嗎?

道別前,北韓人送了我北韓官方書籍,一本本,像極了毛主席的小紅書。這些書特別珍貴,我抱緊了它們,作為我跟這些可能一生只見過一次的朋友,也不知道他們幸福快樂的日子能持續多久,可能一下子,可能一輩子的見證。

讀完平壤水族館(註5)的我,不敢奢望、幻想我們再次見面的情景。因為未來會如何,誰也不敢保證,降生在這樣的「理想國」,是好是壞,誰也說不準。

 

註1:南北韓關係一直處在緊張情勢,北韓宣稱南韓是他們的一部分,拒絕承認「大韓民國」的存在,並稱南韓為「南朝鮮」。

註2:一個月薪水有台幣1000元,可以拿來買奢侈品。但是首都裡頭給外國人去的餐廳,一瓶朝日啤酒就要台幣約360元,相對外來客來說,1000元是相當的少,他們根本沒有閒錢購買所謂的「奢侈品」。

註3:「逃出第十四號勞改營」為申東赫之傳記。其為一名在北韓第十四號勞改營出生、長大的囚犯,也是唯一一位順利從中脫逃的人。書中寫實的令人震驚,閱讀後,會有心情不佳的可能。

註4:柳京飯店為北韓最高樓,始建於1987年。因著沒有集團願意接手完工,目前呈現荒廢狀態。所以對於他們的說詞,我們覺得很奇怪,不知道是官方統一說法,或者對於自己國家的想像(?)

註5:《平壤水族館:我在北韓古拉格的十年》該書記述了朝鮮勞動黨如何以強權來掠奪作者姜哲煥富裕家庭之所有財產及物資,以及朝鮮當局將其家人關押於耀德集中營的經歷。

《關聯閱讀》
在古巴,與世界失聯的 13 天(上):停格的 53 年
交換學生真心話:韓國,讓我有壓力!

《作品推薦》
旅行中,我們看到的性別歧視──給旅人姊妹們的一封信
不為臉書炫耀、不為標榜自己──旅行,真希望是你一個人的事情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