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已可歇業?獨立小店的店長,你可以不必急著加盟

中華民國已可歇業?獨立小店的店長,你可以不必急著加盟

華府賣珍珠奶茶的店家很多,有中國人開的,有日本人開的,有越南人開的,還有台灣人開的。光用嘴說,我是台灣人,珍珠奶茶是台灣創始,大部份的外國人不會買單。從商品到服務、到銷售方式表現出的樣子,讓人知道這一間台灣的珍奶店「感覺」不一樣,有特色才是活下去的關鍵。不一樣,也是面臨美式大型連鎖咖啡館夾殺,消費者又普遍喜歡喝咖啡的情況下,小店生存的方法。

馬英九會前、會後記者會,呈現出來的「樣子」(氛圍?),就是完全「沒有」表現出任何一丁點台灣和中國「價值不同」的地方。這場會談的重點從頭到尾就是在確認,兩岸本質上,從心裡到外表,一模一樣。

為什麼要表現不一樣?


從政治面來說,那是增加台灣(以下為顧及藍綠心情感受,每當提到台灣時,皆可自由選擇替換中華民國。因台灣二字較短,為免去騙稿費之嫌,故後文以台灣稱之。)維持現狀的籌碼。因為那才是確認兩岸是「分立分治」的現在進行式,也是「需要」分立的原因。而這個「不一樣」的特色是什麼?可以是言論自由、可以是新聞自由、也可以是人權、可以是法治。而這也是讓台灣在世界上能真正凸顯價值的地方。


從經濟面來說,在記者會上表現出「不一樣」的訊息更是重要。它可以是再一次透過國際聚焦的時刻,把台灣的經濟實力點出來(即便現在經濟很慘),我們可能依然比中國有經驗(?)、可能比中國有創意(?)、可能比中國勞工素質高(?)、可能比中國有低廉的工資(驚!)。這些都不是一個目前只「有錢」的中國,馬上就可以「買」到的東西。這些也正是增加台灣加入區域經濟整合的條件。換句話說,既可以「說服」中國,讓台灣幫中國拉攏亞洲和世界的關係;或「引誘」美國,讓台灣成為制衡影響力的一顆重要棋子。


馬英九政府把經濟問題,簡化為能不能加入經濟組織的單一命題。不僅視角錯誤,也非常糟糕。一來,你把決定權雙手奉送給中國,誤以為只要中國點頭之後就沒有貿易障礙,卻忘記在世界的夾縫中生存,經濟命脈靠的就是大國角力底下的機運。二來,看輕我們在經濟上的相對利益。例如,在亞投行、TPP或RCEP的議題上,試想當我們想要加入亞投行時,政府表現出來的,幾乎都是一副需要「施捨」的同意,而非我們能為亞投行做些什麼。如果在經濟的談判上,沒有看到自己的優勢,凸顯差異,我們加入,就彷彿只是要瓜分別人的大餅。我們,真的這麼不堪嗎?(回去想想經濟課本第一課教的比較利益啊,我們總是有那麼一丁點價值吧?)


連最卑微的差異都無法表達,很難想像上了經濟談判,會知道台灣的優勢和劣勢在哪裡。很難相信這群人可以堅持台灣利益的底線。這大概就是過去經濟談判(服貿、貨貿)很難說服人的地方,即便我支持自由貿易,也很難相信這紙協議,真的能夠幫台灣經濟加分。


從文化面上來說,馬英九的表現「一樣」,就等同於告訴西方世界,我們比較喜歡中國式的價值。看那記者會的形式,對待抗議的方式,自我閹割的記者證等等,幾乎和威權中國毫無兩樣。西方世界的民主自由價值,你不一定要在現場說出來,但你有很多方法可以做出來。做不出來,就表示你的大腦裡沒有這些價值,這些價值如果不是台灣的資產,那什麼是台灣可以引以為傲的不同?


從兩方的記者會可以清楚得知以下四個簡單的結論:「我們有一樣的政治主張」、「我們有一樣的歷史文化」、「台灣的需求中國知道」、「中國底線台灣清楚」。而總統對於「可能存在歧見」的記者質疑,回應都是「我有表達」、「我想習先生有聽進去」之類的回應,而非「我們要求、我們呼籲、我們希望」來得有力。


馬英九「先生」,為何你會如此表現?除了大家猜測你心裡就是想去看習大大一面,參加「握手會」外,我覺得問題根源在你很明顯不認為,台灣其實是有談判籌碼的,所以渾然不知,你可以抓住機會彰顯台灣的不一樣


試想,共產黨為什麼要給你機會見面?國際局勢絕對是主因,很多人討論過了,在此不再贅述。但你卻似乎想成,這是人家的憐憫,所以不好意思說難聽話,破壞氣氛傷感情。所以你抱持著感恩的心態,就去「拜見」了。


但其實你也可以想成,即便我稍微在這些議題上刺了一下他們,可能人家只會當沒聽到,即便中國不爽,也許下一次「國際局勢」還是會幫助我。風險本來就時時都有,機運也是瞬息萬變。可惜你沒有看清楚如何得來的握手會門票,所以你不知道你的籌碼有多深。回去翻翻新聞吧(真的有在看報紙嗎?),看看歐巴馬和安倍見面後互相說什麼,安倍和習近平見面後,記者會互表(婊)什麼,梅克爾和齊普拉斯,是不是在同一個台上「各自表述」。


這一次,我覺得真正傷害「中華民國」或「台灣」的,並不是馬英九沒有說「各表」這幾個字。(一中框架其實從2008年之後,在國際上幾乎就確認了這個事實,「各自表述」這四個字真的只是對內自己講(騙)爽的,國際新聞上根本沒有出現過各自表述的官方英文翻譯。(不然我們請英文程度最好的馬英九翻譯給我們聽看看) 而且,政府對外也從來沒有表達「一個中國是中華民國」這句話,所以表述的實質內涵根本也沒有傳遞給國際。更遑論外國人要怎麼了解「創造性的模糊空間」到底是什麼?


傷害最重的是,經過這場轟轟烈烈的宣傳,在一個週末喧天動地的促銷活動後,許多人卻覺得:「你們這家小店好像跟旁邊大型連鎖店一模一樣?」中國、中華民國同一個老闆?只能靠連鎖店客人塞爆時,大老闆大手一揮,叫一些客人分流到隔壁。這樣的小店如何不走向歇業?


最後,容我再說一件事:
2015年9月30 日巴勒斯坦已經在聯合國升旗了,雖然美國和以色列事前強烈反對。不管你是中華民國守護者,或台灣共和國信仰者,或維持現狀的愛好者,其實可以想想我們該怎麼往前走!

 

核稿編輯:張翔一

《關聯閱讀》
侯智元:開創新局面,我對馬習會的希望
「了解自己,站穩國際,願我們能大聲說:我的國家是台灣。」──一個德國留學生的「台灣意識」
每天與「台灣其實是中國的你知道嗎?」奮戰──堅強的台灣年輕人,哪裡比不上別人?

圖片來源:總統府新聞稿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