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除了是知識殿堂,為什麼不能試著當個完美資方?」──從美國奶茶店現場,看台灣校園兼任助理納入勞工制度

「大學除了是知識殿堂,為什麼不能試著當個完美資方?」──從美國奶茶店現場,看台灣校園兼任助理納入勞工制度

8 月中,附近的大學開學了,大學生們陸續回來上課,店內多了一些生面孔,來找兼職工作的人也增加了。

這幾天,我關注到一則台灣的新聞,大學內工讀的助理是否該納入勞工制度規範底下的這件事情。

在美國,大學學費不算便宜,唸書成本頗高,以馬里蘭州(Maryland)為例,即使你是這一州的美國人,留在本州就讀州立大學,大約需要 1 年 10,000 美金(約台幣 32 萬元)的學費,私立學校則落在 20,000 至 30,000 美金的區間,對很多家庭來說,是一筆不小的開銷。如果選擇跨州念大學,例如我先前文章中帥氣的草莓哥,從東岸跑到了丹佛(Denver),學費基本上就是相當於外國學生的概念了,從兩倍開始起跳。更遑論常春藤類型的私立名校,除了校名高貴,學費也是能讓人心臟病發作的高貴。不久前見報的幾個真實故事,就是美國名校女孩們,跳鋼管脫衣秀籌學費。總之,打從即將升大學的暑假,很多應屆畢業的高中生們就會開始找打工的機會,端盤、收銀、招待的服務業,多賺一點生活費也好。

對這裡的大學生來說,選擇校外工作或是校內工作,其實並沒有太大的差別。一般服務性質的工作,無論校內外,起薪都落在該州最低薪資附近起跳。選擇在校內工作,工作內容大都是在圖書館、學校書局、系辦等,一樣的是必須納入勞工制度,有嚴格的工作時數、需要繳稅、有保險(稍微優於一般學生保險,端看學校的能力與誠意),不同的只有老闆是學校、或是外面的企業。

若是研究生(以博士生為主。碩士生,尤其是 MBA,通常是被學校視為肥羊的收錢學系),以我知道的學校而言(美國大學相當自主,各校情況會很不相同),當校方通知你入學時,就會告知你,你可以從事的工作(大多是擔任教學助理或是研究助理)、可以拿到多少薪資,學校能提供的年限。這是一種像助學金的制度,但學生必須以勞力的方式換取,這筆金額通常都足夠繳交學費,還能應付生活開銷。這也是一份兼職的工作,身份屬於勞工,繳稅、付保險一樣都跑不掉。

有的系可能會有一、兩個名額,是純粹給獎學金,不需出賣勞力,那絕對是萬中選一,學校求爺爺、告奶奶,只差沒用 8 人大轎抬進來唸書的準天才、未來神人。其他接近地球人平均能力的學生,畢竟學費太貴,碩士、博士的學歷,並非身為人類所必要的標準配備,學校願意培養你,卻怕你念不下去是因為錢而不是能力,所以搭配出賣勞力,換取資金的這個條件,供你選擇。(當然這裡是資本主義大本營,全世界有錢人家,豪氣帶錢過來投靠名校的大有人在,目的只想好好唸書(?),順便刷學歷的就不在此討論範圍了)

像是一個正式工作的 offer,通知錄取的同時,就會明白告訴學生,我們提供了未來幾年的獎學金,學生需要做什麼樣的工作,然後有機會能順便完成學位。在外面工作,你考慮的是薪水多少、公司名聲、工作內容、未來升遷、還有老闆是不是太機車。入學前,你同樣可以考慮,校名、學系、這個學位和目前講定的獎學金,是否值得花上 5 年,未來是否能容易找到更寬廣的天空。如果不,換個學校,或是繼續原來的工作。世界很大,唸書是個選項,但不是唯一的道路。

最特別的,是有些學校的助理們會成立所謂的「工會」,在你拿到薪水的時候,跟著州稅、聯邦稅和保險一起,多扣了一筆工會基金。工會做什麼呢?跟現實世界的工會一樣,保障所有學生的打工時間、和學校談判薪資漲幅、還有嚴格的限制助理們什麼事情該做、什麼事情不該做。能不能罷工?我還沒聽過。不過,這裡是美國嘛,什麼都有可能。

在台灣的大學校長們上書中,我讀到一段有趣的內容。校長們主要反對的理由在於此件事涉及師生關係、校園倫理傳承。他們認為,學校有義務教導學生職業技能、工作倫理,使畢業學生可以無縫接軌進入就業市場,因此將學生納入勞工制度,徒增教導困擾。簡而言之,就是談錢就臭了嘛!當學生是受教,什麼都不會,不應該太在意錢?

拿了錢,是不是就無法做中學、學中做? 沒有經驗,是不是就不該談論薪水?

來店裡打工的學生,有的人連珍珠都沒看過,需要花雙倍的時間教他們,但是我還是找他們來,只因為他的笑容足以融化客人,光是這個笑容,我就應該付錢。來搖奶茶的學生們,除了學習如何搖奶茶、配置調味茶、填裝珍珠,我也很認真的教導他們認識各種亞洲特有水果、茶葉,甚至有機會,介紹亞洲的世界。也曾在某幾個工讀生申請大學時,告訴他們如何美化自傳或是製作精美 PPT。即便如此,也不可能因為我多私相授受了點東西,或是老闆娘我有芝加哥大學經歷(大誤),就可以霸氣的說,「算你們賺到,1 小時薪水少 1 元美金」。

知識,是不限於課堂或課本的;傳授知識,更不該限定時間與對象。既然如此,在同一個地方,學校,傳授知識和出賣勞力並不衝突,付出了就應當拿相對應的報酬,而在這份工作得到多少、有沒有學到,或是有沒有成長,這真的就是個人造化的問題了。再者,將學生工作納入勞動規範後,學生們也會更加體認到,現在是正式工作,不再是單純上課,失戀、感冒或跑趴而不想上班時,都得付出相對的代價與承擔。

若要說與外面的世界有什麼不同,就是學校不會惡意倒閉,還有當這份工作做不好的時候,不會馬上得到「You are fired.」的台詞。例如,大學部的死小孩抱怨我這個有濃濃台灣腔的台妹,上的助教課有夠爛,學校並不會馬上通知我不用再上課了,而是找我去好好關切一番,「有什麼問題?」、「需不需要協助?」。這是學校最窩心的功能之一,但並不表示提供了這種溫暖的義務,就能將工作的學生畫在勞動市場外。我自己天真的認為,學校除了扮演傳遞知識的殿堂,也可以扮演真實世界最接近完美資方的模型啊。

另一方面,明白的規定工作的內容,是不是以後老師要請研究生幫忙額外的事情都不行了?!請你吃完晚飯順便來看一下實驗數據,你都要給我頂嘴了。這樣還有師生倫理嗎?!

我們的店裡面,常有一個坐著輪椅來買飲料的奶奶,每次她買完飲料,都會請現場的員工推她回對街,他的家住在店的另一頭。這件事情,不在工作範圍內,有的人會幫忙,有的人會拒絕。幫忙這件事,完全是依照不同人的不同個性,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考慮。不幫忙推老奶奶過街的亞裔弟弟告訴我,他不會推輪椅,害怕把她給推跌倒了。另一個白人妹妹說,老奶奶可以自己來店裡,為什麼不能自己回家。

你可以說他自私,你也可以說他不夠敬老尊賢。世界上,總是有的人很貼心,有的人有個性。我在台灣唸書時,從來都不覺得幫老師接送小孩有什麼關係,即使這件事從來沒有列在研究助理的工作項目上,離開充滿元素氣味的實驗室去呼吸一下新鮮口氣也挺好的(特此註明:我的老師沒有小小孩要我接送,只是聽過別人類似的要求)。就像出了社會,你的頭銜是行政助理,但老闆要求你給他的小三買午餐,有的人會願意,有的人抵死不從。如何談判、拒絕或是始終維持傻呼呼的熱情面對世界,是在學校就可以好好學習的一件事情。

當然,我知道校長們反對校內兼任助理納入勞工制度的最大原因,是學校開銷變大了,其他冠冕堂皇的理由,可能佔不到百分之一的因素。我完全可以體會這種看到支出帳單暴增的痛苦,只是不能因為我要幫我們家的員工負擔部分的稅率,就想要找黑工,人家至少是付出每小時的體力與微笑站在這裡。也許校長大人們該上書的,是真正的鬆綁大學,讓大學找到更多的方法自籌經費來源,或是檢討目前的學費制度。經營學校和經營一間小小的奶茶店,都一樣是要面對開源與節流兩面的掙扎。我想不該的,是在成本這一端,用道德倫理與禮義廉恥包裝降低學校營運成本的想法。

大學,從來就不是獨立在真實世界以外的樂園啊。

關聯推薦:
【周四專欄】管中祥:大學校長的焦慮

作品推薦:
從創作歌手到紅酒業務──「草莓哥」將就的人生夢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黃明堂 攝影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