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薩爾瓦多的「國王」店員教我的事:「你不需要成為別人,用自己的方式活得精彩」(下)

來自薩爾瓦多的「國王」店員教我的事:「你不需要成為別人,用自己的方式活得精彩」(下)

「為什麼想來?」

「長年內戰後,接著黑道橫行,生活不易。與其等全家人餓死,不如闖一闖看,」他描述的很輕柔,就像是一個無關緊要的原因。

「你不怕就這樣死在半路嗎?」

「Hope. It is the only thing stronger than fear. 希望,是唯一能戰勝恐懼的力量,」他對我眨眨眼的說,「這是《饑餓遊戲》裡面的句子。」

Rey 在這裡十年了,工作形態都很雷同──餐館。而工時長,休假少,低薪,工作粗重,是他們拉美移工大部份人的生活形態。我看著他,他長得就像一般的美國人,就因為投胎在緯度低了那麼幾個刻度的地方,人生從此不同。

「你會不會覺得美國人好幸福。薪水高、工時也不長,四點下班,回家遛狗、遛小孩,週末看球、爬山、吃大餐。然後房子大,車子大的,」我問著。

「你們華人好像都很喜歡跟別人比,哈哈哈。我以前的老闆(中餐廳),最喜歡跟我說,哪一家中餐廳老闆又買了奧迪,哪一家中餐廳老闆又買了獨棟別墅,哪一個老闆娘又到歐洲旅遊。可是他也有好車、好房,只是他都沒有好好享受。他沒有找過朋友去他的漂亮房子辦 party,他沒有開著漂亮的車子出去兜風。他的興趣是計算別人的車子和房子數量。他的車子好棒啊,顏色是我最喜歡的鮮紅色,超級漂亮。」

「原來這就是華人深植在其他族群腦海裡的印象啊,哈哈哈,」我說的輕鬆,卻想著原來我的想法好像也落入那種以房子、車子數量計算人生成就的檔次。

「我不羨慕美國人啊,我喜歡我的人生。我存到了一點錢,因此我媽媽在薩爾瓦多現在有一個農場囉,我們養了好多隻牛。我去年拿到了汽車執照,明年就可以買一台新車來開。還有上次跟兩個美國人聊天,他們說我的英文就像美國人,完全沒有口音。(Rey 來美國前,是連 ABC 字母都不知道有 26 個的英文程度,沒上過一天學校,是街頭與 youtube 教會他所有的英語會話)。

我兒子現在開始喜歡跟我聊天了(Rey 的兒子 7 歲以前跟著媽媽,可能聽了太多爸爸壞話,以前從不開口跟他說話)。而且我覺得我現在很酷啊,我來美國的經歷比電影還精彩,然後所有台灣人都會知道,有一個叫 Rey 的薩爾瓦多人,但他們不會知道四點下班來這裡買飲料的任何一個美國人,」他細數他所擁有的,並認真的對我說。

「哈哈,我一點都不有名,根本不會有人知道你的故事,」我回答。畢竟當時只是寫部落格,每篇文章按讚數根本不超過 20,20 裡面還可能有一半的朋友是完全沒看文章的友情 Like。

「有一天會的,記得把我寫的很帥。還有告訴大家,Rey 這個名字在西班牙語裡面是國王的意思,很酷吧!根本不需要羨慕美國人。」

我想起了自己曾經超愛問周遭朋友一個問題,「如果可以選擇,你希望過誰的人生」,然後總是有點哀怨的自答著,你看那個誰好漂亮、那個誰好聰明、那個誰好有錢、那個誰好幸運。

看著Rey,我突然了解了,人生不需要跟誰比較,每個人有不同的際遇,也有不同的選擇。就算我的靈魂進入別人的人生,也不會相同,因為我還是我,我的選擇一定不同,生活與處境也就跟著不相同。

「不需要變成別人,用自己的方式過得精彩。」

是那個來自台灣在地球上所剩無多的朋友.薩爾瓦多的國王,教會我最重要的事。

《關聯閱讀》
來自薩爾瓦多的「國王」店員教我的事:「你不需要成為別人,用自己的方式活得精彩」(上)

《作品推薦》
我是博士生,華府賣珍奶和雞排玩「實境MBA」
難民的眼淚 、移民的悲歌、 住民的心酸:這個時代的悲慘世界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