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異鄉的紅海生存之道──我賣的不是珍珠奶茶,是溫暖

華府異鄉的紅海生存之道──我賣的不是珍珠奶茶,是溫暖

我們開幕於那個還在下雪的耶誕夜,我們店裡有綠茶、紅茶、奶茶、調味茶和冰沙等一切在台灣熟悉不過的冷熱飲,還有外國人不是太懂的鹽酥雞。你問我幹嘛選在一個應該大口喝啤酒、大口啃火雞的時節裡開門?沒辦法,裝潢、執照無限的追加延期,原本預定十月要開幕的小店,延宕到了歲末,才好不容易趕在2014年前悄悄的開了門
 
『我看到你整個假期都在工作,今天開幕,一定要來看看這個愛工作的女生是誰?』他是我的第一個客人,我從來不知道他的名字,大約40歲左右的白人男性,高高壯壯的褐色髮、琥珀綠的眼睛,臉上掛著疑惑的禮貌性微笑。

『謝謝,你有聞到我的香水味嗎,應該像是錢的味道吧,這就是我為什麼耶誕節還在工作,』我說。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可以想出這麼不好笑的開場白。

『什麼是bubble tea?』他問的第一個問題。
 
『太好了,一個完全不懂的傻蛋,』我內心竊喜。嘴上一直掛著微笑,瘋狂的解釋了珍珠的原料、怎麼製作的,茶是怎麼煮的,這間店的特色,還說了好多好多無關緊要跟自以為有趣的笑話。
 
『你知道這附近只要是亞洲人開的店,都有賣珍珠奶茶嗎?越南人賣河粉,也賣珍奶。韓國人賣炸雞,也賣珍奶,日本人賣壽司,也賣珍奶,更不用說中國餐廳。而且茶其實喝起來都差不多,隔壁就是星巴克,他們也有茶,你不擔心嗎?你不是這裡人對吧?』他緩慢地說著。

『哇!他都知道,原來我才像傻蛋,』我想著,臉上掃過了一絲憂慮。

我的確是有點衝動的就跑來這兒來,這間店其實是合夥人原本規劃要開的,可是地點不夠好(一個冷門的小鎮),主打飲料,沒有餐點(他們過去開的是中國餐廳),因此沒有其他人想合作,大家都覺得一定撐不久。在美國,除了星巴克,很少人能只賣飲料活下來,因為咖啡對美國人來說是必需品,茶對美國人來說是偶爾喝喝的小玩意兒,尤其是在華人還不夠密集的東岸。大家都說我傻傻的。對,到底是誰教會我,人定勝天,這種自殺式的觀念。
 
『我知道啊!!可是你看,我們的店面很有質感,而且你看我設計的菜單,我們用一種全新的方式在選擇飲料,有好多種選擇,在這裡買飲料是一種樂趣,你可以根據你的心情來挑選,很酷吧!!!』我一定是瘋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

你知道嗎?如果以後這家店成功了,一定是你的笑容和友善。』他臨走前說了這句話。
 
那是我第一次見到他,也是最後一次。後來,他再也沒有來過店裡面。但我想,他一定是耶誕夜的奇蹟。因為那句話,從此之後,我都是掛著暖到溢出來的笑臉,不厭其煩地和客人博感情。

行銷學上念到快爛掉的4P,我自己都感到汗顏,產品價格和銷售品項掌握在合夥人手裡,我無權干涉,關於產品面,我能改變的只有行銷策略、產品風格、店面擺設、產品組合。

我只知道,我們的產品不夠特別,這裡到處都有人賣珍奶。而茶這種飲料,對大部份美國人來說,是喝不出好與不好差別的單純飲料。我們價格不夠低廉,隔壁星巴克的綠茶都比我們便宜一元,而且看起來更大杯。我們的地點,又剛好在人家俗稱的死亡之角,一個不好停車,又不容易被發現的角落......。

但是我用微笑,記住了每一個進來的客人。
 
我會在草莓哥一停好他的紅色Jeep車時,馬上奉上他的特大杯草莓珍珠紅茶,半糖外加一隻紅色的吸管。我會在Hawaii下班的5點一刻,告訴他,你今天比較晚喔,你看你去約會又忘了我!!我會在優格妹妹來的時候,問她今天怎麼喝半糖,跟男朋友吵架了?我會在芋香父子一起出現的時候,告訴兒子,你爸爸今天跟你一起來,看起來好開心,平常自己來都悶悶的。

我記得他們的生活、記得他們的需要,記得他們人生裡與我分享的片段,以及他們日常習慣上的小細節。
 
我在店裡面被擁抱了43次,平均每一個星期,都會有一個客人給我一個擁抱表達謝意,有的時候是意見交流的謝意,有的時候是表達"you are so sweet."的謝意,有的時候則是傷心安慰的謝意。
 
他們跟我說,喜歡在一天很累下班後,過來看看我,像是回到熟悉的家。
他們跟我說,度假一回來,還沒回家,先過來買飲料,因為知道我會很興奮的問他,假期如何。
他們跟我說,希望拉拉隊比賽前,我跟她說加油,因為我是他們生活的一部份。
他們跟我說,因為這家店,他那個很酷的兒子開始跟他聊天了。

每個人都說要創造商品的附加價值。每個人都說蘋果賣的不是手機,是時尚。每個人都說星巴克賣的不是咖啡,是一種FU。每個人都說迪士尼賣的不是遊樂園,是歡樂。

我只知道,我打不過星巴克的平價,我打不過美國人仍舊喜歡咖啡的偏好,我打不過這裡滿坑滿谷的亞洲人賣的珍珠奶茶,而我更無法掩飾我的口音,我的長相,就是一個外國人的事實。在這裡,沒有人在意珍珠奶茶是不是來自道地的台灣,它可以是日本、可以是韓國、可以是越南人的產品。在這裡,沒有人在意是不是用正統茶葉泡茶,茶香夠不夠,他們善於分辨咖啡的優劣,卻不在意茶的好壞。飲料的先決條件,只要是甜的,就已經過關一半。

但是我賣的不只是一杯茶,我賣的是溫暖。
 
當他們覺得開心、覺得不開心,都會想要走進來,就算只是聊個幾句話、分享一個擁抱、甚至只有一個淡淡的微笑。
 
你說這城市需要溫暖的人多嗎? 
 
我只能說,每個人都有需要被記得、被關心、被擁抱的那一刻。
 
更重要的,溫暖,沒有國界限定,無法價值衡量。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