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博士生,華府賣珍奶和雞排玩「實境MBA」

我是博士生,華府賣珍奶和雞排玩「實境MBA」

當朋友們一個一個從名校的MBA畢業,一個個走進高盛、花旗、谷歌….我這個連托福80分都有點吃力的英文,外加大學時代,除了約會和社團,根本搞不清楚有幾堂課的慘烈GPA, 能幹嘛呢??最棒的成就應該就是就是實現我從小到大最大的願望,嫁人。
 
偏偏不知道是前男友們都太有才還是怎地,我一路辛苦追著他們的腳步,先是念了研究所、博士班,然後誤打誤撞申請了交換研究,來到出了最多諾貝爾獎得主的芝加哥大學,在美國交換研究晃了一趟,搞得全世界的人都以為我是個有想法、有抱負的新時代女性。其實我只是一路陪著每個階段不同的男友,就串起了這樣的經歷。絕對沒有驕傲的意思,畢竟出來跑久了,終究還是要還,草包還是會被戳破。
 
果然,最後為了『合法』留在美國陪伴當時的男友,才發現,這口破英文跟破成績當然是不可能找得到工作。拜託,優秀強國人的H1都排到天邊去了,我的芝加哥大學交換研究經歷,只能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拿出來安慰自己。
 
一個瘋狂的決定油然而生,既然被名校MBA拒絕那麼多次,姊姊我自己辦『實境MBA』。
 
也就是留在美國,開起了一間珍珠奶茶+台灣小吃,名字中有個CAFE的台灣茶館(美國所謂CAFE是指販賣各種小點心的店面,並非只賣咖啡)。拿著存了幾年的幾萬美金,沒有奧援,直接走進大華府的許多餐館跟老闆提案,請求合作(幾萬美金是無法在美國撐起一間店)。我只有一丁點資本,但可以提供創意與人力,一起創立新的事業。打著沒有了就是睡地鐵站跟遊民搶地盤的心裡,厚著臉皮勇往直前。
 
打從一開始找店面就困難重重。理論上在華府,應該就該開在離歐巴馬的白宮越近越好,人潮多、遊客多,如果歐巴馬不小心微服出巡踏進來,我整間店就比鍍上黃金還閃亮了。可惜,預算不夠,信用不夠,選來選去,只能開到捷運紅線最後一站,還要再搭巴士20分鐘才會到的小鎮。以台北市來比喻,DC的市中心如果等於信義計劃區,而我的店面呢,在紅線最後一站-淡水,還要再往裡面走,大概就是開在金山或貢寮吧。最後,我在臨近DC的一個小城鎮落腳,有了一間自己的小店,開幕在去年那個還在飄雪的耶誕夜。
 
就這樣,從開始籌備的這一整年裡,店面需要的計畫評估、風險管理、營運企劃,到每天睜開眼就要碰到的成本會計、消費者心理學、經營理論、金融理論、國際貿易、勞工理論,外加一定要的英文會話、以及能陪客人說天說地的經濟知識、地理百科、美國通史、世界音樂、通俗電影,甚至家庭糾紛、愛情解疑一樣都沒放過。
 
另外,客人百百種,還得修練一下西班牙文、日本語和大陸腔。最後,隨著店面賺錢,合夥人之間問題開始浮現,於是學校從來沒教的找律師、上談判桌,通通都在這兒學到了。
 
幾年前曾經流行過一個很熱門的話題,博士賣雞排,沒想到現在我也成為了其中一員,喔,不,我還多賣了珍珠奶茶。如果你問我,『念到博士,還出國做研究,最後賣珍奶,你也太浪費國家資源了,既然要賣奶茶,乾脆不要念大學就出來賣。』
 
要我摸著良心說,那就是我根本沒料到我會賣奶茶和雞排啊。只能說,生命總是蘊藏著很多驚喜與意外。成大那幾年,我的想法是念完碩士、博士,可以找份穩定的助理研究工作,然後結婚。雖然我對能源真的不是非常在行,也不算是有興趣到可以廢寢忘食,但我依然很認真的做研究,我是以就算未來不能教學生,好歹我可以教自己小孩的態度努力著。到芝加哥的交換研究,雖然我想的是芝加哥結束後,飛奔到丹佛,跟他一起生活並養一隻狗。但是我依然很享受與沉浸在芝加哥的一切,在那裏,我遇到了全世界最聰明的人類,我看盡了諾貝爾獎得主們的風範。我看著他們對於研究的堅持,與對於學術的執著。
 
這些,都跟後來的開店沒有直接關係,卻深深的隱藏在我的血液裡。每一個階段,我都非常用力地過著我的生活,沒有浪費。最後,走出了學術圈,有了一間店,也或許因為這些,讓我的店有一點點的不一樣,我的店有一點學院派、有一點不商業,但也吸引著有一點不一樣的客人,很快的在華府附近存活下來。
 
誰說夢想不能轉彎,誰說立志一定要從小,誰說興趣只能夠專一,人生很適合逗留一下,看看路邊的風景。夢想的過程,就是一連串的探索,沒有浪費、沒有不值,每一個過去,都讓我變成現在不一樣的自己。走到現在,我知道的是,我喜歡賣東西,我喜歡行銷,我喜歡發想一些創意活動。至於未來要做什麼,開一間店後就是終點了嗎?雖然姐已三十,還是沒有定論。就是慢慢的走,慢慢的發覺,沿途風景很美,我沒有打算一下子跑到終點。總會找到的,我這麼告訴自己。只要不失去勇氣,不失去好奇,對未來抱有想像,也許偶爾失望,偶爾喪氣,但永不放棄,永不妥協,就算永遠都沒有一個說得出嘴的夢想,仍然很精彩不是?!
 
曾經有個客人告訴我,『他的小孩即將去打威廉波特(Williamsport,世界少棒錦標賽),現在每天所有的生活就是繞著棒球打轉,這群孩子從小的夢想就是未來有一天可以站在大聯盟的主場上。可是其實長大後,真正能上大聯盟的少之又少 。』我看不出這個爸爸臉上的表情是驕傲還是擔心。
 
『那如果有一天他沒有上大聯盟,你會不會後悔應該在這個夏天讓他去參加夏令營,而不需要那麼辛苦練球?』我問。
 
『不會啊,我們很清楚的知道
,如果哪天你打的球再也無法飛過全壘打牆
,你就不再適合打棒球了。
但是你仍然可以繼續喜歡棒球,

然後,可以當總統(小布希打過威廉波特) 
、可以當廚師 、
可以當賽車手  、可以當太空人 
、可以當企業家
、更可以買下一個球隊

。』他給了一個很自信的微笑。
 
人生,其實無限可能。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換日線專刊】
《世界教我的一堂課》,獻給「不知天高地厚」的你
立刻帶著走→ //bit.ly/2cSOoit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