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政府為何嚴格控管「支付寶」、「微信支付」?──「電商邊緣人」的新南向觀察:黨也要走自己的路

越南政府為何嚴格控管「支付寶」、「微信支付」?──「電商邊緣人」的新南向觀察:黨也要走自己的路

2018.06.08 編輯資訊補充與更正:

去年 11 月,為吸引更多中國遊客造訪越南,越南國家支付公司(National Payment Corporation of Vietnam,簡稱 NAPAS)與「支付寶」隸屬的螞蟻金服集團簽定備忘錄,約定使用支付寶需透過 NAPAS 下屬銀行與中介機構進行交易(The Saigon Times, Finextra)。而 VIMO Merchant 是現在越南唯一可合法中介交易支付寶與微信支付的系統(Vietnam Business.tv, VIR),如今卻傳出有店家非法使用之情事: 

據多家英文媒體(如 Yahoo Finance, Asia One)引用之《美通社》新聞,不少中國遊客在越南的中國店家,使用未經授權的 POS 機,進行非法跨境支付(Cross-Border Electronic Payments, CBEP)人民幣,造成越南政府的稅收流失。

談到越南的電子支付,在我看來,當地人還是以現金為王,各大信用卡、行動支付雖然蜂擁搶進這個市場,被當地人接受比例仍低,許多消費者對於信用卡的接受程度和信任度都不高,更不用說電子支付了──其實就是臺灣 20 年前的感覺啊,一定要轉帳、現金才可以,這場景非常熟悉。

而看到越南政府嚴格把關跨境支付的消息,讓身為「電商邊緣人」的我,想起過去與越南官方交手的經驗:

聯絡越南廠商,一封回信後無下文

為了給新南向來一個響亮的錦上添花,雲端上層決定帶著台灣廠商與越南廠商來個相見歡。一聲令下,小兵啟動。

從來沒去過越南的我,盯著手上已經不知道轉過幾手,充滿前人歷史感與汙漬兼容呈現的名片,以及台灣廠商們開出的、比相親條件還嚴苛的「欲見面對象名單」,內心只有無比惶恐。但身負國家重責大任,只能帶著鋼盔往前衝。

第一步,卯起來發信。這項技能一向是我的專長,寫了數十封自覺打動人心的 Mail 過去,從官員、協會一路灑向各大企業──然而,過往無往不利的信件攻勢,打得老美一愣一愣的文情並茂,卻讓我在越南踢到鐵板。

靜悄悄,完全靜悄悄。我還連打了 3 通電話問資訊室,「我信箱有接通國際線嗎?」

「信箱沒有這問題,電話才需要申請國際線。」資訊室毫不猶豫的斷了我的希望。

好吧,一定是不夠「以人為本」。馬上請我的越南朋友,幫我在信件的頭、尾各添加了一段,越南文的問候與祝福。

3 天後,我終於收到了一封回信,滿滿的越南文,放到 Google 大神,大意應該是:要請示上層,請我等等。

「以人為本」的確有神力,至少我確認了印在名片上的信箱,是有人類在另一頭收發的,還有得知他可能也有個雲端上層。

但從此,再也沒有消息。

眼看時間一天天逼近,行程完全沒有進展,即使電話拿起來直搗黃龍,依舊節節敗退。連台灣廠商們都開始詢問,「行程排出來了嗎?」然後紛紛表示想要棄標。

就在對方大隊呈現失聯、這方人馬預備棄守的狀態下。我怯懦的回報,請恩准我退回大後方。

一位雲端上層立刻來電,只有七字箴言:「奮鬥到最後一刻」。

雖然我沒有當過兵,但當時真的有一種接到務必死守到底密令的錯覺。不過,上層能爬上雲端發號施令,就是有他的功力,雖然言簡意賅的只給了七字,也立刻協助連絡當地一位有私交的熟識官員。

長官一聲令下,黨意即民意

神蹟就從那一刻開始。

該位越南官員,馬上來了 Mail,信中的語氣再度讓人間充滿了希望。他的名字英拼,恰巧跟我名的最後一個字雷同。人不親名字親的胡亂拉關係,再把當初的以人為本越南語問候信,通通加了上去,一切終於撥雲見日。

5 天的訪問行程,越南相關單位與越南廠商瞬間填滿每個原本空蕩蕩的行程缺口。

一聲令下的神蹟,要他在哪個時間出現,就是不會有差池。一聲令下的全員到齊,是我對這個國家的最初始認識。一聲令下的效率,簡直讓我目瞪口呆。對於過往經驗,在美國、在印尼、在日本、在菲律賓,談判、書信、電話往返絕對超過 50 回合,甚至要親自到當地先行拜訪,否則不能成約的歷史,這次簡直是破除魔咒得迅速又確實。

一開始,我覺得這樣被呼喚來的廠商,應該大部分會呈現敷衍了事又咄咄逼人的不耐態度,但即使是電子商務這麼走在前端的潮型企業、即使是出來接待的高層都說著一口彷彿 ABV(American-Born Vietnamese)的英文,你仍然可以發現,黨意即民意,每個場合的每一個人,都盡善盡美的表現到最好。至於是不是真心想跟台灣來的廠商做生意,表面上完全看不出來。

總之,我的 KPI(績效指標)達成,就像在越南插上了旗幟般的完成了我的第一次越南行。

為什麼越南要突然嚴格控管支付寶?

越南政府欲嚴格控款跨境支付,理由可想而知,比如電子錢包會使越南難以監管資金,導致稅收流失。而且用手機刷帳,實體金錢都在中國過戶,紀錄進入中國的大數據系統,當然不可能與越南分享。不像美國運通或是 VISA、JCB 等資本主義卡,多花點錢就有單據,越南稅務單位能夠輕鬆與店家連線,稅款一目瞭然可以徵收到手。

另一方面,我也猜測,越南自己可能想默默的發展屬於他們的電商世界,從社群開始,越南硬是不用我們熟知的 Line 與 What's app,而是使用自己國產的 Zalo當然電子支付,越南本地也有 Zalo 自己的 Zalo PayMoMo(很遺憾,不是臺灣 MOMO 轉投資)、VTCOnePayOnonPay 等等。

當然這些電商背後的集團,不少也是有外資入股或合作的影子:例如,Zalo 背後是 VNG 集團,VNG 與中國京東就有合作。一如 40 年前的台灣,即使技術不如人,我們還是要攜手日本發展國產車的概念。

當中國網民們酸著:「越南跟中國廣西差不多的風景吧?去廣西旅遊就好了,支援中國旅遊業多好!」、「歸根結底是越南對中國還是抱有敵意的,那我們幹嘛還要去消費、投資?」時,似乎都忘記了,支付寶與微信也都是這麼長大的啊。

而這 20 年,全球化在台灣是正統正道,我們也就理所當然快速的擁抱了 Line 、Facebook 與支付寶──是好是壞,我只是個電商邊緣人,我沒有答案。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 :Gorodenkoff@shutterstock

世代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