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害怕!」──我在巴塞隆納攻擊現場,與死亡擦身,見證當地人的勇氣、鎮靜與熱情
圖片

民眾前往悼念巴塞隆納攻擊事件的罹難者


編輯導言:西班牙時間 8 月 17日(週四)下午 16:50,加泰隆尼亞自治區首府巴塞隆納的著名景點蘭布拉大道(La Rambla)上,發生一起廂型車衝撞人群的攻擊事件,至截稿為止,已知 13 人死亡、逾百人受傷。西班牙警方稱之為恐怖攻擊,並認為其與週五凌晨的坎布里爾斯(Cambrils)攻擊有關,目前尚未確認具體犯案人數。

我是巴塞隆納少數的中文官方持照導遊,相當熱愛我的工作,住在高第的城市是一種榮耀,以玩為生更是一種享受,整個巴塞隆納城都是我的工作空間。然而,每天進出巴塞隆納各大觀光勝地的我,卻萬萬沒想到,自己竟然因此親身經歷了 2017 年 8 月 17 日的恐佈攻擊。

事發當下,我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直到回家三小時後,才能詳細地紀錄下當時的情況──儘管仍舊心有餘悸。

距離事發現場僅 150 公尺,我與意外擦身而過

當天下午,我帶一個私人導覽,在老城區步行參觀,三點左右進到 La Boquería 菜市場,逛完菜市場,又沿著後來發生恐攻的 La Rambla,走到 Escribà 甜點店,因為裡面擠滿人,沒有地方可以坐下來喝咖啡,我們只得繼續往下走,直到歌劇咖啡廳(Café de l'Opera)。

喝完咖啡後,我們在 16:10 離開 La Rambla,往歌德區走,悠閒地觀賞了松之聖母瑪莉亞教堂的大人偶、逛了百年刀具店,接著轉進約與 La Rambla 平行的小門街(Carrer de Petritxol)。

就在我們於小門街內的一家紀念品店結帳時,一位法國爸爸帶著小孩慌張進店,叫店員把店裡的鐵門拉下,他說路上有人狂奔,有許多警察,感覺很危險,他的小孩已經被嚇哭了。那時候,是 17:01。

店員一聽到這個消息,先把對著入口的鐵門拉下來,但是,對著櫥窗的鐵門還是開著的,我們從櫥窗往外看,看到三、四個人匆忙跑進對面的商店裡,兩秒鐘之後,對面商店的店員同樣拉下鐵門。一看到這情景,店家馬上警覺地把對著櫥窗的鐵門也拉下來,外面的陽光瞬間被店內的燈光取代,我們在店裡面面相覷,大家滿臉疑問,有點緊張,但是,沒人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我在第一時間打電話回家,店員也打電話給剛好不在店裡的店長,卻都問不出所以然來。後來,店員不知是從哪裡聽說,有人鬧事砸櫥窗,但是,沒人能證實消息的真假。

隔著鐵門,我們聽到一群人吵雜地經過門口,鐵門還「轟隆」的響了幾下,不確定是那群人意外擦撞到鐵門,抑或刻意敲打鐵門。到了這個地步,我的團員們已開始緊張地猜測,是否遭遇恐攻。

店員說她的店長被困在外面,只知道有人狂奔、有不少警察在街上,步行街被封鎖,店長回不來。講到路上有人狂奔,我還在想,去年,有人在巴塞隆納北邊海岸阿羅堡 Platja d'Aro 玩「快閃行動」,狂奔之後引起恐慌,一旁的民眾誤以為是恐攻,跟著狂奔,不知道今天是不是也是虛驚一場?

我上網查新聞,卻一直沒結果,直到 17:28,才看到網路新聞說,巴塞隆納警察 Mossos d'Esquadra 發布消息:La Rambla 發生貨車撞行人的事件。當時,我們已經困在店裡半小時了,新聞沒有讓我們更平靜,反而更不知所措,沒人敢出去,也沒人知道該怎麼辦。

17:40 左右,店長回到店裡,跟我們說:我到 La Rambla 辦一件事,突然看到一大群人往同一個方向跑,然後一堆警察就出現了,還封鎖附近街道,我繞了很多路才走回來。La Rambla 離這家店只有 150 公尺的距離,走路只要兩分鐘,但是,這位店長被困在 La Rambla 的時間,卻長達四、五十分鐘。

因為在第一時間通知老公,我們在店裡躲了一小時之後,老公來店裡接我(離開紀念品店前,店長還一再表示,如果我們途中遇到危險,可以再敲他們的鐵門,他們會開門讓我們再躲進店裡)。我們兩個「在地人」帶著團員離開那家紀念品店,走了將近半個鐘頭,遠離老城區之後,送他們上計程車,我們才回家。

回家路上,我們走進一家店買東西,跟店員談到恐攻事件,店員說,他的姊姊在 La Rambla 的商店上班,事發前五分鐘剛經過慘案發生的地點,現在跟客人躲在店裡,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離開。大樓下小超市的巴基斯坦裔老闆則說,他的老婆跟小孩沒帶手機出門,從下午三點到九點音訊全無,不知道被困在哪裡。

恐懼、悲傷的同時,感到無比的幸運

回到家,越看新聞越心驚,想到事發前不到一小時,我還很安心地跟團員走在 La Rambla 街上。而恐怖貨車撞人的路徑,剛好是我們走過的路徑──從加泰隆尼亞廣場到利塞奧歌劇院(Liceu),我們甚至在歌劇院對面的咖啡廳坐下來喝東西。

恐攻事件發生於 16:50,距離我們離開 La Rambla,約 40 分,如果我們延遲 45 分鐘,後果將不堪設想。同樣地,如果我們當下不在商店裡,而在巷道中遇到狂奔的人群,後果可能是團員跟我失散、跑錯方向,或是被狂奔的人撞倒、踩傷,想到這裡,我不敢再看下去。

而想到那些死傷者,更讓我難過。他們,可能曾與我在 La Rambla 街上擦肩而過、可能都喝了 La Rambla 上的 Fuente de Canaletas 的泉水,希望再度回來巴塞隆納(根據傳說,喝了 Fuente de Canaletas 的泉水,就會再回到巴塞隆納)。

大家有多少期望的未來、多少期望的計畫,卻都因為恐怖份子而煙消雲散。醫生救一條命,是多麼辛苦,但是,卻有惡人能如此輕易地毀掉一條生命。一時間,一大堆感想湧上心頭,淚珠不斷的從臉上滑下,只能真心祈求死者安息、傷者早日復原,天佑西班牙!天佑巴塞隆納!

自從恐攻事件之後,我接到許多朋友、團員的關心,讓人非常感動。同時,我也感到很幸運:恐攻前,我們就已離開 La Rambla、恐攻發生時,沒有遇到狂奔的人群、恐攻後,警察封鎖老城區,搜索逃逸的恐怖份子,卻通融老公進入,接我們離開。那些在 La Rambla 附近餐廳、商店避難的人們,直到隔天凌晨才被放行。真的,我們很幸運!

三十年來第一次遭遇大型攻擊,巴塞隆納人一夜無眠

這是巴塞隆納近三十年來,第一次遭遇如此重大的攻擊案(另一次巴塞隆納的恐攻事件,是 1987 年的 Hipercor 事件),恐攻發生的地方,是巴塞隆納人潮最多、最著名的 La Rambla。

"Rambla"這個字在阿拉伯文裡是「沙地」之意,原本是位於第二、第三道城牆間的溪流,十八世紀後,因為人口驟增,城牆被拆除以興建房舍,溪流也因此被改成散步道,成為現在蘭布拉大道(La Rambla)的樣子。為了讓團員容易記得 Rambla,我將之直譯為台語的「爛芭樂」。

這條不到兩公里、被 Discovery 頻道列為全球 13 條名街之一的大道,連接加泰隆尼亞廣場和哥倫布紀念塔,中間有寬闊的人行道,兩邊綠樹林蔭,佈滿了露天咖啡座、花舖、報攤和各式裝扮的街頭藝人,共分成六段,許多知名景點、重要地標都座落在此。(註)

由此可知,La Rambla 是巴塞隆納當地人常去的地方,也是觀光客必訪之地,而這次的恐攻,對當地人來說,確實是一個非常大的打擊。那一天晚上我沒睡,熬夜到西班牙時間凌晨兩點、台灣時間早上 8 點,才打電話給台灣家人報平安,講完電話還是無法入睡。而且,我不是唯一睡不著的人,我在凌晨 3:11,收到一家餐廳的預定確認,想來餐廳老闆也睡不著,那一晚能睡得著的巴塞隆納人應該很少很少......。

迅速回歸日常,當地人高喊「我們不害怕!」

恐攻隔天,巴塞隆納的氣氛不是緊張,而是憤怒。當天中午 12 點,在加泰隆尼亞廣場的一分鐘靜默哀悼集會中,大家都憤怒的高喊「我們不害怕」。沒錯,恐怖份子破壞了我們原本無憂無慮的生活,緊張是難免的,但是,震驚之後,大家感到的是憤怒──對恐怖份子的憤怒,如果恐怖份子的目的是要散播恐怖,我們不會讓他們得逞。

恐攻對於觀光,可能會有一些影響,不過,就像大家不會因為在路上會發生車禍,而足不出門,我們也不會因為有意外、恐攻,而影響我們的遊興。

對當地人來說,我們還是會照常生活下去──我還是會照常帶團,前往觀光客聚集的景點區、在 La Rambla 上班的人們,還是照常上班、去 La Rambla 菜市場買菜的媽媽們,還是照常去買菜。

La Rambla 以前是巴塞隆納人的生活中心,未來還是巴塞隆納人的生活中心;La Rambla 以前是觀光客必訪之地,未來還是觀光客必訪之地。恐攻無法遮掩它的光芒,我們不會被恐怖份子威嚇,我們不會屈服在恐怖之下。

恐懼、暴力和殺害,不會強過我們熱愛這座城市、尊重生命、友善熱情的心。

註:這六段分別為:

1. 卡納雷達斯的蘭布拉大道(Rambla de Canaletes),"Canaletes"是街口水泉的名字。
2. 學院的蘭布拉大道(Rambla dels Estudis),曾是大學的所在,直到十八世紀時才被遷除。
3. 花卉的的蘭布拉大道(Rambla de les flors),是十九世紀城裡唯一的花市,一百多年之後,花市依然。
4. 嘉布遣會士的蘭布拉大道(Rambla dels Caputxins),那裡曾有一座嘉布遣會士的修道院。
5. 聖莫妮卡的蘭布拉大道(Rambla de Santa Mónica),那裡有一座聖莫妮卡教堂。
6. 海上蘭布拉大道(Rambla de Mar),連接港邊和游艇港購物中心。

所以,La Rambla 又稱為 Las Ramblas,因為由六段不同的 Rambla 組成。在這一條街上,著名的景點有:

1. 卡納雷達斯泉(Font de Canaletes):據傳說,喝過這個水泉的外地人會再次回到此城,而對在地人來說,這個水泉則是巴塞球迷慶祝贏球的地方。
2. 總督夫人府(Palau de la Virreina):為十八世紀,秘魯總督的年輕遺孀度過餘生的居所,裡面出售巴塞隆各個藝文活動的門票,二樓還有個展覽廳。
3. 波格利亞市場(Mercat de La Boqueria):是當地最具名氣與人氣的傳統市場,販售各種新鮮的農牧產品,並設有不少很棒的小吃店,將西班牙的美食文化展露無遺,曾獲選為 2005 年的全球最佳市場。
4. 雨傘之家(Casa del paraigües):十九世紀中整修時,建築師在建築上加了當時人們趨之若鶩的東方風,以鑄鐵東方傘、紙扇和蒲扇來裝飾立面,以一隻啣著燈籠的中國龍和一只大雨傘裝飾轉角。
5. 骨頭廣場(Pla de l'Os):是西班牙近代藝術家米羅的作品,用色彩鮮艷的地磚拼出童真的造型,充滿了米羅的特色。這次恐攻從卡納雷達斯泉(Font de Canaletes)到這裡結束。
6. 利塞奧大歌劇院(Gran teatro del Liceu):於 1847 年 4 月 4 日開幕,未設置皇家包廂,僅出售席位或包廂,所以,是當年新興的加泰隆尼亞資產階級的象徵。一百六十多年來,一直以歌劇為主要的演出項目。
7. 皇家造船廠(Drassanes Reials):建於十三世紀,是哥德式非宗教建築獨一無二的典範,全世界最大、保存最完整的中世紀造船廠之一,於 1976 年被西班牙列為國家級歷史藝術遺產,現為海事博物館。
8. 哥倫布紀念塔(Monumento a Colón):為了 1888 年的世博會,巴塞隆納市政府熔掉蒙居意克城堡前的大炮,制成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哥倫布全身立像,立像底下的柱子裡,是巴塞隆納最早的電梯。
9. 其他百年老店如樂譜店貝多芬之家(Casa Beethoven)、甜點店(Escribà)、襯衫裁縫店(Xancó Camiseria)、歌劇咖啡廳(Café de l´Òpera)。附近還有成立於 1401 年、高第去世的聖十字醫院(Hospital Santa Creu)、高第的早期建築桂爾宮(Palau Güell)、高第年輕時設計的路燈等。

《關聯閱讀》
【倫敦現場】Keep Calm & Carry On──面對「恐攻的日常」,英國人的堅持
【波士頓馬拉松事件四周年】那天,在櫻花樹下

《作品推薦》
中午關店睡午覺?西班牙人「懶散」的迷思
政局動盪時,為何立憲廢除死刑?──導遊問答,你所不知道的西班牙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Lena Osokina@Shutterstock

王儷瑾/認識西班牙

王儷瑾,台灣出生,十幾歲移居西班牙,至今已二十多年,在西班牙完成中、高等教育,是通過國家考試、精通藝術建築歷史人文資產的中文官方導遊。
目前在加泰隆尼亞擔任全職專業官方導遊和翻譯口譯,以巴塞隆納為工作空間,帶過上萬名來自全球各地講華語的觀光客,其中有年輕的背包客,也有活到老學到老的爺爺奶奶,有攜家帶眷的父母,也有企業老闆、電影導演、政府官員、明星歌手等。
著有:《巴塞隆納,不只高第》與《西班牙,再發現:跟著中文官方導遊深度行》等書。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