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要因休假太多,有罪惡感?──從歐洲的長假制度,談勞工權益

為什麼我們要因休假太多,有罪惡感?──從歐洲的長假制度,談勞工權益

在台灣,4 天的連假剛結束。在歐洲,不久之前的復活節長假,西班牙人也早早計劃好他們的假期。

西班牙的勞工法規定,所有的人,不論資歷深淺,一年都有至少 30 天的自主假期。通常,7、8 月是休假期,尤其是 8 月,很多西班牙商店、餐廳都乾脆在 8 月關門 1 個月,老闆、員工都去度假,所以,很多非旅遊區的餐廳和米其林餐廳都關門,千里來吃美食的老饕如果沒有事先跟餐廳聯絡,可能會吃閉門羹。至於大公司,則採輪休制度,只要同一單位的同事們大家協調好,假期沒有撞在一起,都可以自由排列組合,所以,有人選擇復活節休假一星期、7 月休假兩星期、聖誕節休假一星期,有人選擇 7 月休假一星期、8 月休假一星期、聖誕節休假兩星期,有人選擇復活節休假一星期、8 月休假三星期…

不過,什麼時候休假也是依照行業而定,暑假是旅遊大旺季,旅遊區的餐廳和商店會在冬天、旅遊淡季時休假,但是,普通餐廳和商店會在夏天休假,尤其是商店,因為聖誕假期是買禮物、辦年貨的旺季,商店不能在冬天關門、店員不能休假,所以,他們只能選夏天 7、8 月的時候關門休假。

講到休假,有些不習慣休假的台灣人會說,西班牙就是因為大家懶惰愛休假才有國債問題。

事實上,歐洲國家不分經濟好壞,從德國、英國、荷蘭、丹麥、瑞典到西班牙、義大利,勞工不論資歷深淺,一年最少有一個月的休假,因為他們相信:休假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有休假才有消費;才能和家人、親戚在一起盡興地享受家庭生活;因為,歐洲人是為了生活而工作,不是為了工作而生活。

跟其他歐洲國家比起來,西班牙的休假不算太長。西班牙勞工法規定,勞工一年一個月的自主休假,也包括週末假日:例如 7 月排了一整個月長假,當中的周末也必須計算進去。所以以實際天數來說,西班牙人一年有 22 天的自主長假。但是,丹麥有 6 個星期的休假、芬蘭有 35 天的休假、德國有 30 天的休假,休假應該不是西班牙經濟蕭條的原因。

談到這裡,又會有人說,丹麥、芬蘭、德國是先進國家,可以休假,西班牙應該像台灣一樣,好好打拼!

問題是:日本一年有 20 天的自主長假,韓國和中國一年有 10 天的長假,為什麼西班牙要像台灣一樣,覺得休假休太多是一種罪惡?

「日本、韓國和中國的經濟成長高,當然可以有休假,西班牙應該像台灣一樣,好好打拼!」

可是,連厄瓜多、哥倫比亞一年都有 14 天的休假,為什麼西班牙要像台灣一樣,覺得休假休太多是一種罪惡?有些人可能還會繼續說:「厄瓜多、哥倫比亞就是因為有休假,所以才是落後國家,不會進步,西班牙應該像台灣一樣,好好打拼!

說白一點,根據傳統的勤勞概念,落後國家是因為人民休假而成為落後國家,先進國家的人可以休假,但是有西班牙人太懶散休假的前車之鑑,經濟有可能會因為勞工休假而衰退,所以,為了避免經濟衰退或是成為落後國家,勞工沒有權利休假!甚至,過勞死很值得敬佩與同情,一天工作 8 個小時叫做欠缺工作態度,休假叫做偷懶...

也因此,依照勤勞的台灣人的眼光,歐洲人很懶惰,西班牙人非常懶惰,他們一天只工作 8 小時,不常加班,他們周休二日,他們 1 年有一個月的給薪休假,他們的商店七八點(西班牙到八點半、九點)就關門,他們竟沒有把工作場地當家,沒有把家當旅館,沒有爆肝,沒有過勞,甚至連生意應該最好的星期天都沒開門,店員一天只工作 8 小時,星期天還不用上班 ....,歐洲勞工真是懶得過分!

問題是, 一個國家的經濟力跟工作時數和休假沒有關係,西班牙的國債問題是因為政府亂花錢、貪官污吏、和容忍貪官污吏的西班牙人造成的,不然,為什麼丹麥、德國、奧地利、荷蘭、法國、瑞士...有這麼多的休假,國家還繼續進步?

其實,適當的休假制度,本來就是勞工應有的權益。

講到「勞工」,我以前在台灣的感覺是,只有工廠的工人才叫「勞工」,辦公室裡的秘書不是「勞工」,醫院的醫師不是「勞工」,建設公司的設計師不是「勞工」,學校的老師也不是「勞工」。來到西班牙才發現,只要不是僱主,就是勞工。也就是說,只要是領薪水的人都是勞工,辦公室裡的程式工程師是勞工、醫院的醫師是勞工、公車司機是勞工、工廠的工人是勞工、餐廳的服務生是勞工…,所以,西班牙的五一勞動節遊行是全民參與的,不分行業,大家都是勞工,而他們的「懶惰」,是勞工們大家一起爭取來的!

在 wikipedia 裡,英文的「Labour law」是長篇大論的從工業革命開始談起,西班牙文的「Derecho laboral」更長,也是從工業革命開始談起,中文的「勞工法」 只有輕描淡寫的短短幾行字,我忍不住想,是否是因為講中文的人不太重視勞工權益,勞工法沒什麼好談的?

在工業革命之後,開始有勞工跟僱主的關係,開始有僱主剝削壓榨勞工,開始有工作意外,開始有職業病,開始有童工...或許,這在「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的東方社會裡,「僱主要勞工死,勞工不得不死」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但是,在歐洲,勞工長期受到的剝削,僱主長期的壓榨,會讓人思考,會讓勞工憤怒,勞工開始自發性的抗議、罷工、佔據工廠、組成工會,因此,各國政府漸漸地在 19 世紀開始立法保障勞工的權益,訂定最低工資、八小時工作制、重視職業安全、工作平等。

所以,當歐洲的勞工發現他們的權益受損時,他們會想到一百多年前的祖先和他們曾受到的剝削壓榨,所以,歐洲人會上街頭抗議,會罷工。

沒錯,罷工是一件很惱人的事,地鐵罷工就沒有公共交通,飛機罷工就無法出差,垃圾工人罷工就滿街臭味,但是,大家知道,今天地鐵司機罷工,我們支持他們,明天我們的行業罷工,地鐵司機就會支持我們,每個行業的罷工都會影響到其他人,但是,如果其他人支持正在罷工的行業,罷工的勞工就有爭取權益的籌碼。改天我們自己做的行業要罷工,其他行業的人也會支持我們,所以,當大家遇到罷工時,絕對不會抱怨,而會默默承受。

對歐洲人來說,事情就是這麼簡單,勞工團結起來爭取勞工的權益。

所以,對歐洲人來說,勞工法非常重要。當我在西班牙大學讀商學院時,勞工法是二年級必修的課程,雖然是商學院,我們讀的是未經刪減的勞工法,跟法律系讀的勞工法內容一樣,用同樣的教材,連考試題目都相近,因為,勞工法對每個人都很重要,對勞工很重要,對僱主也很重要,對管理者更重要。

也就是這樣,每年的五一勞動節,都會有五一勞動節遊行,事實上,我很感激那些上街頭的人,因為他們,我們可以「懶惰」,因為他們,休假成為勞工不用感到羞愧、不用感到自責,光明正大的權益!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