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國會大選】前情回顧:從輪流貪汙的「兩黨獨大」,邁向「總理好難喬」的「多黨林立」

【西班牙國會大選】前情回顧:從輪流貪汙的「兩黨獨大」,邁向「總理好難喬」的「多黨林立」

左起:人民黨(PP)拉荷義、西班牙工人社會黨(PSOE)桑傑士、我們可以黨(Podemos)伊格萊西亞斯、公民黨 (Ciudadanos)里維拉、VOX 黨阿巴斯卡爾。圖/Shutterstock

西班牙國會大選剛結束,因為政黨眾多,前因後果有點錯綜複雜,所以,在談西班牙政黨關係之前,先在這裡先跟大家介紹一下幾個西班牙的政黨跟政治人物。

西班牙政黨簡介

溫和右派「人民黨(PP)」:原本兩大政黨的其中之一,黨魁換了好幾個。1989-2004 年的黨魁是阿茲納爾(José María Aznar),他當過兩任西班牙總理,第二任因為國會議員過半而單獨組閣執政,當時相當強悍,不顧全國反對而參加伊拉克戰爭。

阿茲納爾在找接班人時,沒有傳位給黨中野心最大、汲汲營營的拉多(Rodrigo Rato)(註一),而是找了拉荷義(Mariano Rajoy)當黨魁。後來人民黨(PP)在 2011 年、經濟危機之後,拉荷義當上了西班牙總理。他實施「無為而治」、「以不變應萬變」:面對西班牙的失業問題,他沒做出什麼應對措施;面對西班牙的經濟問題,他沒做出什麼應對措施;面對歐盟裁減預算的苛求,他沒做出什麼應對措施;面對自己黨內的貪汙弊案,他也沒做出什麼應對措施。

溫和右派「人民黨(PP)」的拉荷義(Mariano Rajoy)。圖/Shutterstock

而拉荷義執政 7 年,唯一一次真正勤奮工作的時候,是面對加泰隆尼亞獨立事件(其實不是他主動的,而是被時事所逼),算是在加泰隆尼亞獨立事件中堅持死守西班牙憲法的人物。

2018 年 5 月 25 日古特弊案(Caso Gürtel,一起牽連甚廣的人民黨收賄案)定讞,三名「人民黨(PP)」主嫌被判刑,反對黨「西班牙工人社會黨(PSOE)」的黨魁桑傑士(Pedro Sánchez)提出「不信任投票」倒閣議題,在 6 月初把拉荷義拉下台。拉荷義下台之後,繼續無為而治,連接班人都沒有安排,很乾脆地跟政壇說再見,回到他以前的公務員職位,過起公務員生活。

因為拉荷義沒有安排接班人,人民黨(PP)自己內部選舉,而曾當過拉荷義部長的黨內元老德聖瑪麗亞(Soraya Sáenz de Santamaría)竟輸給後生小輩卡薩多(Pablo Casado),最後跌破大家眼鏡的卡薩多就因此當上現任黨魁。

溫和左派「西班牙工人社會黨(PSOE)」:原本兩大政黨的其中之一,黨魁桑傑士曾當過兩次黨魁,第一次當上黨魁後,因為黨內鬥爭而被拉下台;第二次敗部復活,再度當上黨魁。他汲汲營營,跟無為而治的拉荷義完全相反,他的政見變化很快,同一件事有 10 個不同的看法──在加泰隆尼亞獨立事件中,先聲援獨派,再支持統派,在非法移民事件中,先歡迎難民,再拒絕接受所有的難民。

相當左派(幾乎極左派)的「我們可以黨(Podemos)」:2014 年成立,崇拜共產黨、古巴政權跟委內瑞拉政權。黨魁伊格萊西亞斯(Pablo Iglesias)跟桑傑士一樣,常常說話自相矛盾:在 2014 年一直主張說要退出歐元,2016 年又改口。他不斷以左派眼光攻擊任何一個有錢(置產)的人,結果,2018 年被爆料出買了一棟 60 萬歐元(約新台 2,066 萬元)的別墅(註二)。在加泰隆尼亞獨立事件中,他先支持獨派,再支持統派。

「公民黨 (Ciudadanos)」:2006 年成立,黨魁里維拉(Albert Rivera)在左派右派之間搖擺,雖說是溫和右派,但是他主張的資源分配福利政策又有點偏溫和左派,因為堅持在加泰隆尼亞獨立事件中死守西班牙憲法,而在西班牙聲望大增。

極右派「 VOX 黨」:黨魁阿巴斯卡爾(Santiago Abascal)在 1994-2013 年間屬於「人民黨(PP)」,後來因為政見不合,退出「人民黨(PP)」而於2013 年創立極右派「 VOX 黨」。2018 年底在安達魯西亞自治區大選一下子取得 12 個席位,2019 年國會大選拿到 24 個席位。

西班牙主要政黨與現任黨魁對照。圖/換日線編輯部

其他政黨:

ERC:左派加泰獨派政黨
PDeCAT:右派加泰獨派政黨
Compromís:左派瓦倫西亞獨派政黨
EH Bildu:左派巴斯克獨派政黨
PNV:右派巴斯克獨派政黨

國債問題引爆廣場抗議:促成 2011 執政黨更迭、小黨興起

介紹完政黨跟人物之後,就要從 2011 年開始談起西班牙政治的前因後果:

以前,西班牙的政治算是兩黨獨大,都是兩大政黨「西班牙工人社會黨(PSOE)」跟「人民黨(PP)」輪流執政,直到 2007-2008 年的經濟危機,西班牙國債問題嚴重之後,西班牙的政壇才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2007-2008 年經濟危機時,執政的是「西班牙工人社會黨(PSOE)」,因為他們面對經濟危機沒有應對措施,只是不斷花公帑,反而造成嚴重的國債問題。當時,台灣的媒體大肆報導西班牙的國債問題,好像西班牙的國債問題全是「西班牙人好吃懶做」引起的,但是,事實上,國債問題是因為政府亂花錢、把公帑花光之後造成的。

2011 年 5 月西班牙舉辦地方選舉,候選人中竟有涉嫌收賄古特弊案(Caso Gürtel)的涉案人,在人民飽受經濟危機摧殘的時候,大家發現西班牙的官員不但貪污嚴重,還享有許多特權──普通老百姓要繳 15 年的社會保險,才有權領到「最低額」的退休金;要領高額的退休金,不但要繳 35 年的社會保險,還要是屬於高收入高社會保險費階級。而西班牙的議員們不但只要任職 11 年就可以享有全額的退休金,如果一個議員任職 7  年,上議院也可以幫助他們補足差額,讓議員領全額的退休金。

而且,議員們可以自己放假、自己訂定薪水,連隨便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鄉鎮,負責舉辦小鎮節慶的「鎮議員」領的薪水,都比大學教授或是公立醫院的外科醫生還多!

所以,在 2011 年 5 月地方選舉之前,一群被稱為「los indignados」(憤慨的人們)住紮在馬德里的太陽門廣場街頭抗議,其他城市受到感染,也開始佔據城裡的重要廣場抗議。他們不支持任何黨派,只是純粹抗議貪官污吏和無能的政府,抗議貪官污吏政客和大企業以及銀行勾結,抗議富人政客連手壓榨窮人的體制。而當年從西班牙發起的這個「佔據廣場」運動,後來還演變為「佔據華爾街」運動。

2011 年底西班牙國會大選,「西班牙工人社會黨(PSOE)」因為國債問題而下台,「人民黨(PP)」的黨魁拉荷義當上總理。而自從這個「佔據廣場」運動之後,西班牙開始出現其他政黨,其中最有名的是相當左派、接近極左派共產黨的「我們可以黨(Podemos)」跟中間偏右的「公民黨 (Ciudadanos)」。

2015 喬不攏,改選後 PP 成最大贏家

2007-2008 年的經濟危機影響到全世界,也改變了全世界的政治,引起極右派的興起,但是,西班牙人經歷過 40 年的佛朗哥右派獨裁,對右派反彈,也對右派相當恐懼。所以,美國人在 2017 年選了川普當總統,但是,西班牙人在 2015 年底大選時沒有投給極右派,反而投給幾個新興的小政黨,政治思想接近極左派共產黨的「我們可以黨(Podemos)」從中脫穎而出,第一次打破兩黨獨大。

不過, 2015 年底大選後因為票數太分散,沒有一個政黨有足夠的席位組閣,政黨跟政黨之間又無法達成協議,無法聯合執政。

當年,「人民黨(PP)」雖然得了最多的席位,但是不夠組閣,所以黨魁拉荷義按兵不動,「我們可以黨(Podemos)」的黨魁伊格萊西亞斯本來可以跟「西班牙工人社會黨(PSOE)」聯合組閣,但是,他的野心太大,想要當總理,不想屈居副總理,所以,在無法組閣的情況之下,西班牙在 2016 年中再舉行第二次大選。

結果,第二次大選後不但讓反體制的「我們可以黨(Podemos)」失去選票,還讓「人民黨(PP)」獲得大勝。或許,對許多西班牙人來說,經濟穩定比貪官污吏還要重要,換句話說,對許多西班牙人來說,如果經濟政治都很穩定,官員們貪污一些沒啥關係。

而且,經過英國的脫歐公投之後,大家覺得,在這個以市場經濟主導的社會,老百姓在體制內是被大企業壓榨剝削的;但是,在體制外的風險更大──2008 年經濟風暴之後證明,經濟風暴、經濟蕭條只會讓有錢人更有錢、窮人更窮,大企業和有錢人永遠不會被經濟蕭條影響,所以,老百姓永遠是輸家;大家只能在「輸一點」或是「輸得一無所有」之間選擇。

因此,「人民黨(PP)」成為 2016 年中選舉的贏家,黨魁拉荷義連任總理。

不過,因為「人民黨(PP)」的議員席位沒有過半數,年度預算一直沒有通過,2017 年的年度預算是拿 2016 年的來用,所以,拉荷義在 2018 年最大的目標就是通過那一年的年度預算。

各黨聯合拉下 PP──2018 總理換人當

2018 年 5 月 23 日,拉荷義因為巴斯克獨派政黨 PNV 黨的 5 張票而通過年度預算,但是,幾天後──

「西班牙工人社會黨(PSOE)」的黨魁桑傑士利用古特弊案,聯合「我們可以黨(Podemos)」的 67 票、ERC(左派加泰獨派政黨)的 9 票、PDeCAT(右派加泰獨派政黨)的 8 票、Compromís(左派瓦倫西亞獨派政黨)的 4 票、EH Bildu(左派巴斯克獨派政黨)的 2 票、PNV(右派巴斯克獨派政黨)的 5 票和 Nueva Canaria(加納利獨派政黨)的 1 票,在 2018 年 6 月 1 日通過「不信任投票」,把「人民黨(PP)」的黨魁拉荷義拉下台,「西班牙工人社會黨(PSOE)」的黨魁桑傑士當上了西班牙總理。

「西班牙工人社會黨(PSOE)」黨魁桑傑士。圖/Shutterstock

不過,桑傑士當上西班牙總理那一天,幫他打垮拉荷義的 5 個政黨(我們可以黨 Podemos、ERC、PDeCAT、Compromís 跟 EH Bildu)馬上對一星期前通過的年度預算投反對票,桑傑士從 2018 年 6 月後跟這 5 個政黨聯合執政的過程因此非常艱辛。

雖然說,「西班牙工人社會黨(PSOE)」把拉荷義踢下台,但是「西班牙工人社會黨(PSOE)」也沒好到哪裡去──不是貪污,就是亂花公帑、弊案一堆(例如安達盧西亞的 ERE 弊案,Caso ERE)。

而跟他聯合執政的「我們可以黨(Podemos)」沒有替奉公守法、乖乖繳稅、繳社會保險、罰款、房租與房貸的老百姓著想,反而為那些非法移民、非法移民攤販(top mantas)、非法霸佔房舍者(okupas)說話。這樣的左派政策,形成奉公守法的老百姓得負責養政府官員跟非法移民的不公現象,造成西班牙老百姓的不滿。

桑傑士把拉荷義趕下台前誇口,他當上總理後會盡快辦大選,但是桑傑士一當上總理,就對大選絕口不提,倒是對搭專機的特權非常有興趣,甚至在 4 天內用 5 次專機──不論公務私事,全用專機當交通工具,連去聽音樂會、參加自己小舅子的婚禮都搭國家專機。

預算照樣過不了,乾脆宣布大選

儘管搭專機搭得很愉快,但若桑傑士想要繼續執政,就要通過年度預算,所以,他從 2018 年就開始跟支持他倒閣的政黨妥協,請大家幫幫忙。

就在桑傑士跪求加泰獨派支持他的年度預算時,西班牙人認為他為了執政而「割地(指加泰隆尼亞)賠款」,更因為西班牙左派沒有替老百姓說話,所以,極右派「VOX 黨」開始興起。

2018 年底,西班牙最大的自治區安達魯西亞自治區大選,40 年來一直是左派死忠,一直支持「西班牙工人社會黨(PSOE)」的安達魯西亞人,為桑傑士的「賣國行為」,憤而投票給 3 個右派政黨,結束了左派「西班牙工人社會黨(PSOE)」在安達魯西亞 40 年的執政時期。而 3 個右派政黨中,極右派「 VOX 黨」竟跌破專家眼鏡地搶了 12 個席位。

2007-2008 年的經濟危機沒有讓西班牙人支持極右派,但是,2018年因為「西班牙工人社會黨(PSOE)」桑傑士跟加泰獨派的曖昧關係,以及左派政黨過於偏激、過於接近極左派,反而讓左派死忠的安達魯西亞人投票給右派,這就是極端招致極端的結果。

另一方面,加泰獨派政黨支持年度預算的條件,是桑傑士允許他們(違憲)公投──於是,整個 2018 年後半年,就是鬼打牆的對話:桑傑士雖需要加泰獨派的支持,卻也無權允許違憲公投;加泰獨派既然要獨立,西班牙的年度預算應該不關他們的事;桑傑士既然要當西班牙總理,總不能當個「西班牙少個加泰隆尼亞」國的總理最後⋯⋯桑傑士的年度預算未在 2019 年初通過,他終於在 2 月宣布大選。

下篇:【西班牙國會大選】結果出爐:執政黨勝選未過半、席次與票數不成正比,組閣變數仍多

註一:拉多後來當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但在 2015 年因為欺詐、洗錢、盜用公款等罪行而被關進監獄。
註二:因為西班牙的土地是台灣的 14 倍大,人口只比台灣多一倍,所以西班牙的房價沒有台灣高,而且,西班牙銀行的貸款條件嚴苛,普通人能買一棟 20-30 萬歐元的房子就不錯了,所以,60 萬歐元的別墅是西班牙人眼中的豪宅。

執行編輯:關卓琦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