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媒體聳動報導「聖家堂醜聞」,導遊闢謠解惑:聖家堂沒被罰款,也不算違建

台灣媒體聳動報導「聖家堂醜聞」,導遊闢謠解惑:聖家堂沒被罰款,也不算違建

 受難立面。圖/BAHDANOVICH ALENA@Shutterstock

2018 年 10 月 18 日是個值得紀念的日子,巴塞隆納市政府跟聖家堂簽約,把工程合法化。以下是西班牙不同媒體的標題

巴塞隆納市政府和聖家堂之間的歷史性協議(Acuerdo histórico entre el Ayuntamiento de Barcelona y la Sagrada Familia)

因 133 年的(無照)工程,聖家堂將以 3,600 萬歐元補償巴塞隆納(La Sagrada Familia compensa sus 133 años de obras con 36 millones para Barcelona)

聖家堂以捐助 3600 萬歐元來改善附近的環境為交換條件,讓市長將它的工程合法化(La Sagrada Familia aportará 36 millones de euros para mejorar su entorno y a cambio Colau regularizará las obras)

結果,這個在西班牙大家都高興慶祝的新聞,竟被台灣媒體報成:西班牙聖家堂爆違建罰款 3600 萬歐元!(其他標題還包括:無照施工!西班牙聖家堂違建133年面臨12億天價罰款、世界遺產聖家堂爆「違建133年」 政府重罰12億等等,在此不一一詳列。)

天呀!錯誤太多、太大了:

一、根本沒有「爆」無照呀!早在 2007 年之前就已知道聖家堂沒有建築許可啦!
二、根本沒有「違建」呀!聖家堂當年在 1883 年有申請建造許可,高第更改設計之後在 1885 年又重新申請更改建造許可,是市政府沒有回應以及市政府內部作業問題。
三、根本沒有「罰款」,是雙方簽訂合約,聖家堂願意捐助 3,600 萬歐元讓市政府把工程合法化,說難聽一點,市政府因為內部作業造成聖家堂沒有建築許可,聖家堂如果耍賴、不理會市政府,市政府也沒辦法呀!

雖然,聖家堂因巴塞隆納市政府的烏龍而面臨沒有合法建築許可的窘境,但是,聖家堂有善意解決問題,更有心補償因過多的觀光客造成附近居民的不便之處,所以願意出錢改善附近環境,嘉惠鄰里,讓聖家堂能更完美地全面呈現在城市空間裡。因此,聖家堂願意盡社會責任,承諾在 10 年內用 3,600 萬歐元改善聖家堂周遭地區的交通、設施等,甚至付費維持周邊的環境與交通秩序,以換取建築許可、把工程合法化。

這是一件非常好的消息,是一個成功雙贏的協調,結果,竟成為台灣媒體口中的罰款,真是讓人瞠目結舌也!究其原因,大概又是整理幾則外電翻譯權充「國際新聞」,並未親自梳理脈絡的緣故吧!

無論如何,身為長居西班牙的導遊,看到這樣離譜的報導,除了想盡一己之力替社會闢謠之外,也在此寫下事件的來龍去脈,為好奇的讀者朋友們解惑:

市府認可聖家堂的存在,卻遲遲未處理建築許可

話說,在 1897 年之前,聖家堂屬於 Sant Martí de Provençals 市,如今為人熟知的建築師高第也不是聖家堂的第一位建築師。第一位建築師 Francesc de Paula del Villar 在 1883 年申請建築許可,後來,高第接手之後,因修改了第一位建築師的設計圖,而在 1885 年向當時的市政府重新申請更改建築許可。

雖然 Sant Martí de Provençals 市政府沒有回覆高第的申請,但是,根據 1891 年市政府的地圖,在現在聖家堂的位置上已繪有一座教堂,間接認可了聖家堂的存在。後來 Sant Martí de Provençals 市在 1897 年被規劃為於巴塞隆納市的一個區,聖家堂建築管理委員會沒有再次申請建築許可,因為,照理,這是巴塞隆納市政府內部行政問題。

事實上,高第在 1916 年跟巴塞隆納市政府提交一個「星形廣場」(Plaça estrellada)的計畫(見下圖),建議市政府在聖家堂附近預留廣場,以便大家能夠在廣場上同時看到聖家堂的兩個立面。也就是說,巴塞隆納市政府知道聖家堂正在建造,知道建築許可申請沒給回音,一拖拖了 100 多年,行政雖怠速甚至停擺,卻仍默許工程進行,這大概是只有在西班牙才會發生的事!

圖/維基百科

於是,聖家堂就在市政府沒有回應之下施工至 2007  年,因為高鐵隧道經過聖家堂榮耀立面下方,聖家堂沒有建築許可一事才重獲關注。

2010 年 11 月 7 日教宗來訪之後,巴塞隆納市政府認為歷經 120 年後,聖家堂建築委員會應該有一個新的建築執照,讓市政府可以得到聖家堂建築的第一手資料,因為市政府只有上個世紀的資料,並沒有現在建築技術的資料,雖然聖家堂沒有在晚上施工,附近的民眾沒有人抗議施工的噪音,但是,巴塞隆納市政府甚至連施工時段都不知道......。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就算高第當年申請更改建築許可有收到市政府的回音,高第 1885 年設計的聖家堂(他申請的更改建築許可)跟他去世前設計的聖家堂定案實在差很多,高第去世後,他的石膏模型在內戰時被損毀,重新拼起來之後又遺失了少數的結構設計;也就是說,在建築上,聖家堂從 1885 年到 50 年代後期,不斷更改設計。

在歷史上,聖家堂的建造年代經歷了普里莫·德里維拉獨裁、西班牙內戰、佛朗哥獨裁,依照每個不同時期的法規,是否要不斷申請更改建築許可呢?

可能誰都無法回答了! 

為此,聖家堂花了兩年的時間,積極地跟市政府一起解決延宕多年的程序問題,2018 年 10 月 18日,聖家堂跟巴塞隆納市政府簽約,把工程合法化,將在 2019 年獲得建築許可 。

這是一份值得慶祝的合約,讓聖家堂能更完美而全面地呈現在城市空間裡,結果,西班牙人民歡慶的一天,卻成為台灣媒體口中的醜聞弊案;聖家堂出錢善盡社會責任,卻成為台灣媒體口中的罰款;一件協議合作的雙贏,則成為台灣媒體口中處罰。

出生立面。圖/Marco Rubino@Shutterstock

合約內容與簽約主因

根據聖家堂跟巴塞隆納市政府簽的合約,重要內容如下: 

◆ 聖家堂出 400 萬歐元用來改善聖家堂四周的四條街道:Sardenya, Provenza, Marina 跟 Mallorca 
◆ 聖家堂出 700 萬歐元用來建造由地鐵直接到聖家堂的通道 
◆ 聖家堂出 2,200 萬用來改善巴塞隆納市區交通網 
◆ 聖家堂每年出 30 萬歐元,持續 10 年,用來維持附近公共空間的秩序
◆ 聖家堂每年出 220 萬歐元,持續 10 年,用來維持附近公共交通 
◆ 直到 2026 年,聖家堂不增加每天門票的數量,以限制觀光客的數量,而且,紀念品店將不對外開放,只能從裡面進去。

根據此合約,巴塞隆納市政府將於 2019 年初核發建築許可。而根據媒體,因為聖家堂工程而將會被拆遷的 150 戶民宅雖然沒列在合約裡,但是,以後將由聖家堂建築委員會跟鄰居協商。

而根據導遊個人的看法跟猜測,聖家堂有善意嘉惠鄰里,是有個重大原因的:

根據高第在 1916 年跟巴塞隆納市政府提交的「星形廣場」圖稿,高第建議在聖家堂四周附近預留八塊空地當廣場,以便大家能夠在廣場上同時看到聖家堂的兩個立面,如果以九宮格來想像,聖家堂在最中間,四周環繞廣場。

很可惜的是,高第的這個夢想沒有實現,現在只有出生立面跟受難立面的對面有廣場,市政府另外開闢出一條高第大道(Av. de Gaudí)讓大家能夠同時看到聖家堂的兩個立面,可是,榮耀立面因為地勢的關係,大門開在二樓高的地方,所以必須把榮耀立面對面的大樓拆遷,才能按照高弟的原始設計,建造一個橫跨 Mallorca 街的天橋,如果沒有天橋,將沒路通往榮耀立面的大門。

高第大道一景。圖/Shutterstock

所以,導遊認為,這個拆遷案才是聖家堂建築委員會最重視的地方,但是,在談拆遷案之前,工程必須合法化,所以,昨天聖家堂跟市政府簽的合約是第一步,而高第的聖家堂工程因此正一步一步邁向完成的日子。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