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國度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國度各有各的不幸」──來自委內瑞拉的Pedro
圖片

今天是十年一度,難得的秘魯首都利馬(Lima)「人口普查日」。

這一天,所有人都必須待在家裡不得外出,等待普查員上門調查。餐廳停止營業、公共交通停駛,只剩下醫院、警察局、機場還在營運。但偏偏我敢拿出自拍棒在街上大搖大擺地錄影、隨意穿越馬路──因為我是不列入戶口普查對象的遊客。整條街上,也只有像我這樣的外國旅客們在閒晃。

青年旅館的櫃檯,是來自委內瑞拉的大男孩 Pedro,我剛從外面參觀完秘魯首都利馬市內完全淨空,像世界末日一樣的奇景後,回到旅館。

我問他:「戶口普查的人上門了嗎?」他說還沒,他還在等,表情看起來十分擔心。

原來,因為「戶口普查的人問什麼都要一五一十地交代」,他不確定住在另一個地方的親姊姊,會回答什麼。

我在各國遇過很多從其他國家來打工的人,他們的故事各有不同:有住在泰柬邊境,每天搭黑車過海關通勤到泰國上班的柬埔寨人;有在澳洲「跳機」打黑工的馬來西亞人;有從巴基斯坦、北非、敘利亞偷渡到歐洲求生存的難民,也有靠著歐盟護照長年聚集在英國工作的東歐人。

委內瑞拉政府無能、經濟崩盤,青年紛紛出走討生活

我問 Pedro 為什麼來到秘魯。

他說,委內瑞拉現在的經濟狀況非常糟,已經不適合生活──委內瑞拉擁有豐富的石油礦產,過去繁榮的經濟曾經稱霸南美洲,它也和中國合作密切,是美國後第二大合作夥伴,他說當地石油礦井,常常看到滿滿的中文字看板。

「是因為這樣你才想學中文嗎 ?」我插話問──我正在吃力地學習拗口的西班牙文,他的中文程度則跟我的西文一樣,大概在「你好」、「謝謝」的階段而已──他搖搖頭說不是,他對語言本來就很有興趣。

他繼續表情悲傷地說道──然而,委內瑞拉新總統馬杜洛(Nicolás Maduro Moros)上任後、雖然繼承了前總統查維茲(Hugo Chavez)推行各種免費醫療教育、公費住房等社會福利的政策,但因為執政無方,加上一心想要施行獨裁體制、規避國會監督,委內瑞拉的經濟開始走向衰敗,政治、社會衝突更是四起。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Nicolás Maduro Moros)。圖/Marcos Salgado@Shutterstock


2014 年後國際油價大跌,原本完全倚賴石油出口,且因而致富的委內瑞拉,瞬間受到重創。但習慣大把大把花錢的委國政府為了應付危機,只曉得急著大印鈔票,造成目前委內瑞拉的通貨膨脹率,高達 800%。

Pedro 上網幫我看了一下今天的匯率,他說:「今天你在委內瑞拉銀行換錢,一個月的薪水只能換到 13 塊美金。」

如今,隨著政局持續動盪,加上美國以經濟制裁馬杜洛走向獨裁專制,委國的外資企業搶著奔逃、拋售資產,食物短缺鬧飢荒、盜賊四起。

像 Pedro 一樣有能力出國的年輕人,早就已經逃出國門。而至今仍每天都還有無數的委內瑞拉人民,被迫穿越國境來到南美各國打零工。根據統計,有逾 50 萬委內瑞拉居民,陸續「逃難」到鄰近的哥倫比亞、秘魯等國。

秘魯政府一般給予觀光客 90 天的旅遊簽證,但是特別給委內瑞拉人時效一年的簽證,可以在這裡工作唸書,Pedro 說,秘魯政府對他們還是蠻好的。

「還是家鄉好」──然而,現在我無法回去

「那這裡的環境,比委內瑞拉好上許多吧?」我問。

他說算有吧,但還是想念委內瑞拉──家鄉的人心胸比較寬闊,在秘魯常看到人們為了 50 cent、一塊錢在爭吵,他覺得這裡的人,太過看重金錢、物質與經濟發展。

還是家鄉好。

但他想工作一陣子存點錢,拿到永居文件後先在秘魯待下來、念個大學。等家鄉狀況穩定一些之後,再找機會回去。

接著話鋒一轉,Pedro 突然問我台灣年輕人的月收入大概多少。我在台灣其實沒有正職工作,都是自由業,聽到這問題一時間有點愣住,後來回憶相關的報導,說年輕人平均月收大概 1,000 美金上下(約 3 萬新台幣)吧,但房價高、物價高,大家也很辛苦,抱怨不少。

他頓時嚇到,一直問我 :「真的嗎?真的嗎?」

我也被他接下來的敘述嚇到,還一度想說是不是我換算錯了台灣薪資的美元數字──他說,像他一樣的秘魯人正常工作一個月,收入大約是 300 美金(約 9,000 元新台幣),大多數人為了省錢還是跟父母同住。

而根據我在利馬四處觀察的當地物價,食衣住行在大量外資與觀光客湧入下,其實都跟台灣差不多。

幸福的國度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國度各有各的不幸

我沈默了一陣子,心裡想著,該不該告訴 Pedro,其實人均收入和福利更好的國家,遠遠還有更多。

例如明明付出一樣的時間、勞力,部分北歐國家的上班族在努力工作半年後,薪水便足以讓他們跑到經濟發展比較落後、物價較低的國家,「爽爽當大爺」過上另外半年。有的國家人民,卻要辛苦工作存一年的錢,才夠買一張機票出國幾天。

這世界很不公平。

Pedro 打開了他家鄉的照片,一個名為 Angel fall,非常美麗的瀑布──那是動畫電影《天外奇蹟》的取景原型。此外,還有好多好美的沙灘海景。

我說,有機會還是想去你的國家看一看。

「現在太亂太危險,妳不要去!但等它經濟好轉,可能要再等上十年了吧。」

以色列朋友說,他受夠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的戰亂紛爭,這輩子有機會,一定要移民出去;在韓國,民調中有 80% 以上的大學生,都想出國工作唸書;香港朋友說真想住在台灣啊,生活壓力小又舒服;中國朋友說好想移民去澳洲美國加拿大,起碼污染少一些......

當然,還有那些為了宗教信仰,翻越喜馬拉雅山來到印度的西藏難民;單純為了活下去,從北韓、從敘利亞、從緬甸逃難的人民;還有,從委內瑞拉來到此地的人們。

幸福的國度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國度各有各的不幸。

而我們都在世界各地,尋找一塊流滿奶與蜜的迦南美地。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Jess Kraft@Shutterstock

《關聯閱讀》
委內瑞拉:石油、選美皇后、查維茲
面對祕魯街頭貧窮男孩,善意付出前的掙扎反思

《作品推薦》
「世界最棒工作在這裡」──台灣女孩在澳洲昆士蘭擔任觀光大使的日子
柬埔寨少女心大叔Hank,教我不殺價的溫柔

Amber/安柏不在家

如果我不在家,就是去旅行了如果不是去旅行,那就是在前往夢想的旅途上,街頭賣藝環遊世界 ING。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