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少女心大叔Hank,教我不殺價的溫柔

柬埔寨少女心大叔Hank,教我不殺價的溫柔

從泰國邊境入境柬埔寨時,所有車子都會停在那裏的陸路關口,讓旅客們下車辦理簽證入境柬埔寨。

我熟門熟路地走入簡陋的關口,無視在路上拉客的掮客──這些人專挑單純觀光客騙去假辦公室,用一堆文件讓旅客付出高額簽證費。而海關的官員們穿著制服,相較於瘦弱的柬埔寨人民,這些人看起來「滋潤」多了。

我把文件和大頭照交到窗口,好幾位官員閒閒無事的坐在外面抽菸聊天,其中的一個人居高臨下的看著我,手壓在護照上,用手指頭小小的暗示著:他要小費。

柬埔寨常見的文化之一,賄賂。

習慣在東南亞旅行的我假裝無視這一切,好整以暇的跟他們耗。

在某些東南亞國家的邊境,是油水非常多的好地方,因為天高皇帝遠,沒人管的到,這些官員們會強行索取旅客小費,好換取通關時間加快。

終於抵達暹粒後,由於對這些官員強索小費的不滿,先入為主的認定當地人都愛坑觀光客的錢。Check In 民宿第一件事,就是先詢問當地民生用品、食物大約價位,以防自己被坑錢。旅館老闆是台灣人 Hank,幾年前他拋下一切來柬埔寨當志工、幫忙蓋學校、教書上課發送物資,這間青年旅館也接待志工團,是他付出一切心力經營的地方。

Hank 回答我說:「你覺得價格合理,就可以付了。」
當下我以為他是懶得回答我的問題,沒有放在心上。

隔沒幾天,民宿中卻發生了一件插曲:原來是 Hank 看見自己的住客花大錢跑去按摩,卻對辛苦接送的嘟嘟車司機殺價一點零頭小錢,他竟然生氣地拿出抽屜裡的住房費,退還給這位客人,不願再接待她。

後來 Hank 才對我說,人家也是要賺錢,如果你覺得價位合理,被坑一點又有什麼關係?在當地,柬埔寨人平均一天收入不到 30 塊台幣。大多數人都是非常辛苦的在生活,活在貧窮和飢餓中;反觀我們一出生就在衣食無缺、環境優渥的台灣,就算真的被他們多坑幾十塊錢根本無傷大雅,但對柬埔寨人來說卻是非常大的幫助。所以他在柬埔寨買東西從不殺價,覺得合理就會付錢。

聽到這些話的時候,當下讓我覺得非常羞愧。

是啊!我已經習慣當個窮困的背包客,對任何小錢都要精打細算,竟然變成害怕多付那一點錢,而無法用同理心去替別人設想的人。

Hank 沒有說什麼大道理,這段話卻深深烙印在我心裡,成了往後旅行的原則之一:只要到了窮困落後的國家,便不去計較得失,帶著這樣一顆柔軟的心,遊走各地。

這並不代表我失去了自己的原則:在當初那個關口,我和官員無聲對峙了將近 20 分鐘,看他們故意動作慢吞吞地、還想拷問,護照翻來翻去卻問不出什麼,眼見沒油水可揩,悻悻然地把護照扔還給我。

我清楚在那樣的環境下,即便再重來幾百次,我仍然是一毛小費都不會給。

可是在往後踏遍數十個國家的旅程中,我心裡一直記得 Hank 教給我的事:每到貧窮落後的國家,多了更多的寬容平和的心去面對,所謂「坑」這些事。

那個不殺價的溫柔。

《關聯閱讀》
繁榮奢華與破敗萎靡,極端天平上的國度──柬埔寨,旅程的開端
我在柬埔寨打「亞洲盃」:看不到本地貨的混搭國度,人民過得幸福了嗎?

《作品推薦》
為什麼要取一個英文名字?我們都搞錯重點了
我24歲,用六萬預算周遊歐亞非十多國──街頭賣藝環遊世界,這是我的生存方式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Andrey Bayda / Shutterstock.com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