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24歲,用六萬預算周遊歐亞非十多國──街頭賣藝環遊世界,這是我的生存方式

我24歲,用六萬預算周遊歐亞非十多國──街頭賣藝環遊世界,這是我的生存方式

每到周末,倫敦東區的 Brick Lane(紅磚巷)就變得特別熱鬧,這一帶是倫敦次文化聚集地,一般認為創意市集的起源就是從英國發展,我在 Brick Lane 的市集租下一個攤位,每個周末都提著大包小包過來擺攤,和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交流玩耍。

故事要從大二休學跑到澳洲當街頭藝人說起,大三跑去印度旅行時,看到路邊有人在畫 HENNA(印度傳統暫時性紋身),就問當地的印度人可不可以教我。他們說好啊,開口就要價 3,000 塊台幣一個小時。原本轉身就要走,他們眼看肥羊要跑了,急忙拉住我說:「那不然 50 塊台幣一小時就好了。」 (我發誓我真的沒殺價!)

在澳洲我是擁有執照的街頭藝人,回台灣開學總是要想個辦法謀生,嘗試申請台北街頭藝人執照時,因為顏料的關係不讓我申請,文化局建議我去擺市集。於是一直到畢業前跑遍各大市集,過著周一到周五上課、周末就靠畫畫維生的城市游牧生活。

有了台北和澳洲街頭賣藝的經驗,我把野心拓展到全世界,想靠街頭賣藝一邊走一邊賺旅費,環遊全世界。

於是畢業那年夏天,我和朋友跑到綠島租下一個攤位,白天在島上玩水釣魚淨灘抓螃蟹、晚上就點起燈在大街上和遊客們做生意,就這樣一人帶著在綠島街頭賣藝存下的 2,000 塊美金(約 6 萬塊台幣),和一個 3 公斤行李的背包,踏上街頭賣藝環遊世界的流浪生活,沒有路線、期限、目的地,一不小心就橫跨歐亞非三大洲十多個國家。

一張單程機票從泰國開始

畢竟只有 6 萬塊台幣的預算,能夠打平開支是最理想的狀態,一路從泰國搭車到柬埔寨、寮國,北上到雲南西雙版納,每個國家都有不同的風俗民情和語言障礙要去克服。

泰國是觀光大國,除了一般的西方遊客願意消費,最大的優勢是會說中文,在清邁曼谷的市集,因為會講中文,我們幾乎通殺所有陸客,在泰國玩了一個月,收支完全打平。

隨機應變的生存方式

攤位就是撿路邊的厚紙板用奇異筆寫招牌,攤開一塊布就開始街頭賣藝了。

當然並不是每個國家都這麼順利,柬埔寨因為窮困,我們就乾脆到當地當志工幫忙;寮國的人不擅英文,只能比手畫腳還是擺得很開心;一路玩到西雙版納,被共產黨員逼吃保育類動物大餐得了急性腸胃炎。走到雲南大理時,身上的錢也快花完了,只剩下五百美金。

意識到該開始認真賣藝存錢後,我們改變銷售策略。

在台灣,人們喜歡聽有故事的東西,當我說這是從印度學的,他們通常都會有興趣。大理和麗江號稱豔遇之都,雲南一帶習慣早婚,基本上會來散心的遊客很多都是外遇、婚變、小三。看清這些心裡苦但不說的遊客們,我的同伴 SUN 開始用塔羅幫人算命,成了他們尋找解答和心靈救贖的慰藉。也因此意外成了當地有名的台灣流浪塔羅師,在大理一炮而紅。

當然也有一部分遊客抱著豔遇遐想前來大理,除了把妹(因為當地台灣人少而奇貨可居,我也變成了大理陳妍希)。跟遊客介紹圖案畫畫時只要半開玩笑說:

「這個圖案會招財/招桃花!!」

基本上就能成交 80% 了!

總之,靠著對準遊客的心理猛攻拚銷售,我們存款從一人 500 美金一路飆升到 2,500 美金,轉了山跑到藏區,我們又開始踏上旅程。

中東穆斯林的挑戰

一路玩到埃及,穆斯林國家的女性不喜歡拋頭露面,因此我們拓展出到府服務,由當地穆斯林女性邀請、深入到她們家中幫她們畫畫,也因為這些機會,看到平常人看不到的、穆斯林女性私底下生活的一面。

就這樣在以色列的巴勒斯坦戰亂區沙發衝浪、搭便車,往南歐邁進,生意不好就主動出擊,在海灘主動詢問有沒有人想畫畫、和酒吧合作當駐點藝術家,也在義大利和難民建立起革命情感來採訪,在西班牙解放乳頭,在比利時以物易物,實行飛根主義(Freeganism──反消費和浪費主義)揭露食物浪費。

一路不斷隨機應變、順應當地風俗民情,我們靠著六萬塊一路橫跨歐亞非三大洲十多的國家。

旅程還沒結束。街頭賣藝環遊世界,這是我的生存方式。

《關聯閱讀》
在美麗的匈牙利街頭唱台語歌,我實現了街頭藝人夢
西班牙街頭的「垃圾桶尋寶」,讓我反思全球消費主義

《作品推薦》
實際走過不被國際承認的「國家」,發現其實我們多麼幸福
一群台灣年輕人,悄悄改變了倫敦街頭的風景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David in Lisburn CC BY 2.0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