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街頭的「垃圾桶尋寶」,讓我反思全球消費主義

西班牙街頭的「垃圾桶尋寶」,讓我反思全球消費主義

我們在巴塞隆納實行飛根主義(Freeganism,免費素食主義者,是一種反消費主義的生活方式)。

簡單來說,就是兩個女生在深夜挖垃圾桶尋寶,尋找被浪費掉的完好食物(英文稱這個行為叫做dumpster diving)。

深夜街道上的外國人都像喪屍一樣,看到就要秉住呼吸停止活動裝沒事,直到喪屍消失在盡頭才繼續行動(因為挖垃圾桶還是有點害羞)。

才打開第一包塑膠袋,就得到「三顆果皮有點瘡疤的橘子」,比特價區賣的橘子還來的漂亮。

來到超市外面,垃圾桶已經被人翻過一圈,還是撿到一顆底部輕微發爛的高麗菜、一袋不完整的青椒和生菜水果。

這些準備當垃圾丟棄的食物,足夠補充我們三天份的蔬菜水果。後來又陸續挖到七八袋大量完整的胡蘿蔔,和各種只受到輕微碰撞就被丟進垃圾桶的蔬果。

這趟來歐洲,除了實行不消費主義,也想了解歐洲人到底有多「討債」(台語),我們討論的是,為什麼垃圾桶還有那麼多能吃的食物被丟掉呢?

事實上,問題正出在消費主義文化:超市為了在視覺上給顧客豐富的選擇、刺激消費慾望、並總是能買到喜愛商品,貨架上總是塞滿琳瑯滿目的充足貨品。大多數的經營者相信,如果貨架空空蕩蕩,消費者會轉往更氣派的超市消費。

進貨過量的損失,遠遠小於流失消費者帶來的影響,於是,超市進了不合邏輯的數量,賣不出去的過期、碰撞商品,就出現在超市外面的垃圾桶。

而超市為了聲譽、顧客權益、以及營收機密,往往隱瞞丟棄食品的數量,有些超市甚至聲稱怕撿拾的人食物中毒,在丟棄的食品中加入漂白水或上鎖,以防止流浪漢撿食。

他們通常花費千百倍的金額在買廣告上,對幾塊錢的賣剩食物,卻怕影響生意而不讓拾荒者取用。

猴子在想:「那個繼承我們高貴血統的人啊!最好徹底消失……你永遠看不見,要是有隻猴子在椰子樹旁拉起了籬笆,讓椰子白白浪費掉,不分給其他猴子嘗一嘗……為什麼呀!如果我在這棵樹旁圍籬笆,飢餓就會逼著你過來偷我的財產。」─ 
〈猴子〉,大衛.巴洛謬。

在美國,丟棄的食物可以養活另外一個美國;在台北,每年浪費13億新台幣的食物;英國糧食零售商每年丟棄160萬噸糧食,而世界每7秒就有一個孩童因為飢餓死亡。

通常這些被丟棄的食物大部分都還能食用,除了「到期日」的誤導,以及過度的審美標準,有四成的人會把還未腐敗的食物扔掉、放在冰箱忘記食用、以及過度購買。

許多飛根主義的人原本是素食者,這些被丟棄的肉品讓他們改變飲食。動物在惡劣環境中長大,被屠宰販售成爲食物,他們犧牲生命並不是理所當然,吃下牠們是尊重這些生命。近來dumpster diving在歐洲盛行,許多人在超市垃圾桶撿到完好食物,上傳到社群網站,呼籲大眾省思這些浪費行為。

而法國於今年五月通過一項新法規,將禁止超市隨意丟棄還可食用的商品。新法規定必須捐予慈善團體、供農場餵食。

走到晚上扔出大量廢棄食品的超市門口,營業時間內明亮的玻璃窗依舊擺滿琳琅滿目的商品和人潮。

每一次的浪費也許起因於慾望,但我們每一次的消費選擇,卻能改變社會的趨勢。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