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移居泰國清邁,當個自由的「數位遊牧民族」

我移居泰國清邁,當個自由的「數位遊牧民族」

來到清邁,已經住了近 2 個月。這次會決定在這裡落腳短租,是因為它聚集了非常大量的「數位遊牧民族」(digital nomad):這群使用網路的遠端工作者,無需受限於國境或辦公室等任何空間,只要有網路,便可以和世界各地的同事工作接洽。

特別是泰國清邁和印尼峇里島這兩個地方,因為集結各種因素(包括適合短期休假、物價相對便宜、各國人士造訪度假、居民多通曉英文⋯⋯等),有著大量年輕的自由工作者在此聚集──他們大多從事網路行銷、設計接案、設計攝影、軟體開發等等,更形成了一個特殊的跨國「數位遊牧民族」社群。目前,光是清邁的 digital nomads 社團成員數,就高達 3 萬多人。

數位遊牧民族的新熱門據點──清邁

現在的清邁,有非常方便的短租公寓、附設無線網路的咖啡廳林立、幾乎人人通曉英語、發達的觀光與文創產業,以及比台灣和曼谷都要便宜的物價。加上泰國一直有大量來自西方的西方退休移居和旅遊人口,使得這裡開始成為亞洲「國際數位遊牧民族」聚集的重鎮之一。

我現在住的地方,就是清邁現在常見的「短期出租大廈」:有游泳池、健身房、 24 小時警衛,但是不用一次就簽下長期居住合約、可以找到最短租期 3 個月的短租。大廈進出的面孔,有非常多歐美中港日韓的退休者或自由工作者。整個城市,更像是為西方遊客而建的度假天堂,路上很容易看到歐美人士摟著泰國女孩出雙入對。(確實有許多泰國女生嚮往嫁給白人男性,最近泰國地方政府還成立了「跨文化多元社會泰國女性諮詢診所」,讓泰國女性理性選擇結婚對象)

泰國政府也積極地利用這個數位經濟的新趨勢,吸引新一代的人才:從去年發布的 Smart 簽證 中便可看到,當中設立了專為 digital nomads 、最長可達 4 年期的項目──只要符合條件,便可申請此簽證長居泰國。

圖/Haydn Golden on Unsplash

「數位遊牧民族」的 Lifestyle

「大多數人都選擇在一個地方安定生活,可是我沒有辦法,我必須一直移動。我喜歡在每個不同的地方生活,我的國籍也不代表我來自的文化──每個國家都混了那麼一點點我喜歡的事物,集合成現在的自己。」他說。

我坐在清邁上百間咖啡廳裡的一處,聽著眼前的青年訴說自己的故事。他是目前成千上萬,聚集在泰國清邁的 digital nomads 之一。

來自美國的他,從事軟體開發工作。公司允許他以「遠距工作」的方式上班(詳見:《從舊金山看遠距工作趨勢,與四大挑戰》一文),因此他在冬天的時候來泰國「避冬」、接下來去印尼跟南美住幾個月;夏天的時候則到俄羅斯「避暑」⋯⋯而無論走到哪裡,他都能定期在線上,和世界各地的同事開會討論。

「數位遊牧民族」的工作類型多元,自不只上面所述的跨國企業軟體工程師一種:有人是獨立接案的設計師,有人透過網路、跨國提供各式內容或產品服務,也有人簡單地在泰國進口當地產品、然後放到 Amazon 等平台上行銷。

在清邁的咖啡廳裡,常常看到一堆人抱著電腦工作。這裡更有越來越多專為這類型工作者提供的「共同工作空間」或「工作咖啡廳」──例如在清邁一間大型購物中心 MAYA 的最上層,便是 24 小時開放的「共工咖啡廳」,提供相當大的空間給前來此處的自由工作者、學生們付費使用。

生活開銷的「性價比」,和個人對自由的嚮往、對世界的好奇心,是我選擇成為「數位遊牧民族」、如今先選在清邁落腳的最主要原因。圖/安柏不在家 臉書專頁

從台灣「移居清邁」的理由

「那你呢?你為什麼來到清邁住?」他問我。

生活開銷的「性價比」,和個人對自由的嚮往、對世界的好奇心,是我選擇成為「數位遊牧民族」、如今先選在清邁落腳的最主要原因:

我在清邁租了一個獨立的小房間,房租價格是台北相同格局的一半。台北的土地太貴,我沒辦法簽約長租一年、然後一直往國外跑;短租的價格與條件,更是不友善。而我每天外出吃飯,泰國餐館的價格、各種開銷,也都遠遠少於我在台灣的花費。

例如泰國朋友和我說,他們的平均日薪大約 3 - 400 泰銖(約等值台幣),在泰國的咖啡廳點一杯冰咖啡 60 元,對當地人來可能稍微有點貴;但我在台灣常常要花 2 - 3 倍的價格才能買到一杯咖啡坐上一陣子──所以生活在這裡,對我來說經濟上確實輕鬆不少。

也曾搬去中南部和花東、甚至綠島住過。雖然生活物價同樣相對低廉,但我更喜歡每隔一段時間,待在不一樣的環境、在不同的文化中生活看看,所以選擇來到這裡。

另外,「數位遊牧民族」本身依不同的工作型態,收入有可能相對上班族較不穩定;但「自己對自己負責」的自由、和自主安排生活型態的空間,是更吸引我的一點:

說到這裡,每個來泰國找我的朋友,都說他們想要離職。他們說,在台北工作一個月的薪水,可能有三分之一要拿來付房租、三分之一要拿來吃飯,再扣掉學貸保險孝親費之後,省吃儉用才能勉強存下一點──而「上班打卡制、下班責任制」的職場文化,更讓他們常有不知為何而忙的感慨。

我曾在英國工作過:在當地一個月的薪水雖然高上許多,但若將月薪拆成四週,前兩週的薪資要拿來付房租、第三週的薪水拿來吃飯,最後一週的薪資,才是我真正能自由花用的錢。

也曾在澳洲、在中國短暫工作過。我在每個國家,實際用當地的薪資和物價感受著,泰國相對來說,確實是一個我目前能夠舒適生活和工作的地方──但接下來,我很可能還會出發前往下一處,繼續探索這個世界、尋找或許更適合自己的地方。

咖啡廳中的對話暫告尾聲。眼前的他露出笑容,說他完全懂我的想法──我們,都喜歡不斷變動的生活。

我則想起了張國榮在一部電影裡,喃喃地訴說著一種沒有腳的鳥──牠一生只能在天空中飛行,飛累了便睡在風裡。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安柏不在家 臉書專頁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