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主管發號施令」的美國職場文化──只把交辦事項「做好做滿」,好機會很難輪到你

「對主管發號施令」的美國職場文化──只把交辦事項「做好做滿」,好機會很難輪到你

「我對妳很失望,因為我一直在等妳對我發號施令。」當年主管對我這麼說的時候,我一頭霧水。

先講一下這句話的背景:當時憑藉在台灣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的兩年工作經驗,加入美國四大任職四個月後,我便順利地爭取到小組長的職位,接管兩個上市公司的查核:

一家公司是 Fortune 500 大企業,整個查核團隊有數十人,各自分工明確有條理。組上經理迫不及待地迎接我的到來,詳細交辦我份內的職務,因為每一個事業體的查核環環相扣,必須按部就班進行。

然而,我的另一個客戶規模不大,並非公司的重點客戶,查核團隊從上到下只有六個人。對於美國辦公室文化不甚孰悉的我,不敢叨擾我的主管們,只是被動的等著他們哪天才要來交辦業務。

沒想到,等到經理開口的那天,居然是這樣失望的口吻。

其實,正由於客戶的規模相對較小,它不會是主管的首要待辦重點,而是在處理完明星客戶之後,才會來關切一下這邊的進度。而我一方面自認新人不敢妄下決策,另一方面每次與主管共處一室的時候,他們都像在百忙之中焦頭爛額,我不好意思浪費他們的時間,就這樣耗在那裡。

直到這位主管問我:「現在有哪些事情要我完成?」時,我只好老實告訴他,我才是那個一直在等他來告訴我「計畫是什麼」的那個人。

另外,在台灣的工作環境下,我一直以為複核底稿是主管份內的工作,他們總有一天會看的。我不知道主管居然寄望著小組長我像個跟屁蟲一樣天天提醒他,除了寄電子郵件、發會議通知還要傳簡訊請他們複核,以免拖延整組的查核進度。

難怪有前輩曾經分享:「在美國的事務所當小組長就跟夾心餅乾一樣,不但要提攜下屬,還要追殺上司。」

主動「搭訕」老闆,展現主動與專業

今年換我升遷經理,但不安於室的從外部稽核轉組到了風險管理部門,再度成為新人面臨對於部門和主管都不孰悉的情況。

但這一次,我學會不能再被動的等通知,轉組前便先參加、旁聽部門會議,在會議結束後找到最高層的主管,向他們預告我的到來。而在整場會議中,我旁聽的重點,就是尋找可以用來當成開場白的主題,簡直像是要去跟男生搭訕一般。

「Hi 老闆,可以打擾你一分鐘嗎?」
「好啊,我可以幫上你甚麼嗎?」
「喔我只是想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愛力獅,下個月將轉到這個部門(伸手握手)。」
「歡迎你!那麼調職之後有甚麼計畫嗎?」
「剛才在會議中您提到有一個潛在客戶需要人力,我想請問你需不需要像我這樣背景的資源?」
「聽起來不錯!讓我回去跟客戶討論一下,可以麻煩你下星期再提醒我一下嗎?」
「沒問題,謝謝!」

問答一來一往過程順利,讓我忍不住想套用「把妹成功人士」的口吻說聲"smooth !"

其實,這樣一不小心就會陷入窘境的「自我介紹」和「主動提出計畫」,實在不在我的舒適圈裡。幾年前的我,也真的無法想像,又不是在應徵新職缺,為什麼好好的去上個班,還會有這種「主動找事做」的必要性?

拜託,還被老闆問「調職之後的計畫」──是你們把我調過來,不是應該有工作給我做嗎?美國職場文化,怎麼反而是下屬要自己提案給老闆?

但真的是這樣,這邊絕大多數的主管,都期待同事、下屬主動展現(哪怕未必完全符合公司需求)對職涯和工作的企圖心,與自己的想法。

機會,都是靠自己主動開拓出來的

這個月以來,我也已經用這樣的「套路」,認識了許多部門主管。我改變了過去自己不喜社交的閉俗,只要收到任何公司活動的邀請也一律參加,還主動問主辦人需不需要幫忙。

我以前常常覺得,在企業裡面,能夠得到好機會的,都是那些長袖善舞的美國人──因為他們就是很會社交,而那不是我的強項。

但幾年後,我才慢慢明白,機運都是自己開發出來的,尤其美國的辦公室文化,相當強調自發性,而不只是將被分配到的事務做好做滿而已。

大企業的確能夠提供很多讓人「美夢成真」的機會,像是到歐洲的辦公室交換、到南美洲做志工、加入迪士尼團隊等等,但是這每一個機會需要的,都是有自發性、能夠獨立運作的人。

如果說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要如何讓公司高層認為「我已經準備好了」,也是一個重要的課題。

到了美國、外商職場,是時候屏去亞洲人「敬老尊賢」的觀念,走出舒適圈,勇敢向主管「發號施令」,向老闆討工作做吧!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