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的意義,或許從來不在別人的部落格裡

旅行的意義,或許從來不在別人的部落格裡

對你來說,旅行的意義是什麼?

為了出差而周遊列國並不是一件稀奇的事,與眾不同的是,我的工作性質讓我有機會與不同文化和背景的同事,一起到另一個全新的環境去工作和旅遊。將平時根本不可能會相約出國玩的一群人湊在一起,這樣多元文化的情境本身就是一種體驗,也讓我重新開始思考旅行的意義。

與兄弟會男生的爭論

例如,把兩個在美國土生土長的兄弟會男生、一個拉丁美洲裔女孩、一個來自印度的富家小姐、和我這個在美國求生存的台灣人,一起丟到韓國首爾會是什麼樣的景象

讓我先給你一個基本的輪廓──茹素的印度女孩在充斥著韓式燒烤、無肉不歡的首爾街頭找不到東西吃;兩個美國男生和拉丁女孩已經在探頭探腦物色等一下要去哪一家最熱鬧的酒吧跳舞;而我則忙著上網找翻譯軟體、查地鐵路線。

在會議室每個人正襟危坐、埋頭苦幹的時候都相安無事,但是每要計劃下班後的夜生活和週末行程自然就是一團混亂。輪流找餐廳的時候,行事較謹慎(或應該說是很怕回不了家)的亞洲人總會先事先調查「備案」交通方式,因為首爾的計程車以拒載外國人出名,碰壁幾次我只好事先把地鐵站名的韓文都查好。

而輪到隨性又不拘小節的美國男孩找餐廳時,他只發訊息告知店名,所有人分別自行查找地址抵達後,才發現像是默契一般,我們一行人的男生都去了餐聽一號店,女生全到了二號店。最後各自在城市兩端的同一間餐廳當作"Girls night out"和"Man date"。

週末的時候,印度女孩想去看韓國的宮殿和花園、體驗韓服試穿,而我想要逛大學城、吃路邊攤。美式風格代表呢?他們還在宿醉,等醒來了再去下一攤狂歡!對他們來說,沒有事先鑽研韓國歷史及文化,去宮殿沒有意義,而按圖索驥尋找街頭美食的行為就像是在完成一張「行事清單」──"it's not fun!"。

當我問他們:「喝酒狂歡是在美國就能做的事,何必跑到韓國來做?」

他們馬上反問我:「但是部落客介紹的景點不是在部落格上就看得到了嗎?為什麼不去開創自己的景點?在酒吧可以認識不同的韓國人,這才是認識韓國文化最快的方式。」

在巴黎的意外行程

將場景搬離亞洲,如果將我們一群人放在浪漫的花都巴黎又會是什麼樣子呢?

從來沒有想過要在巴黎市區開車的我又循規蹈矩的開始查找地鐵路線,而天不怕地不怕的拉丁裔女孩連想都沒想的便答應:「提前一週先抵達的我會先去租車,等妳降落那天我會去機場接你的!」卻不忘附帶一句:「但是如果前一天認識了很迷人的法國男生的話便不能保證我會出現喔。」

好險她後來還是依約到機場接我。當天我們和來自美國小鎮的小鎮姑娘一起去吃早午餐,參加「騎單車夜遊巴黎」的行程。行程結束後,她們請單車導遊推薦附近的餐廳,導遊便熱情的邀請我們去參加工作人員平時聚會的酒吧。

在酒吧我們才知道,導遊放棄了在克羅埃西亞的家族事業,到巴黎「體驗人生」,對歷史和藝術很有興趣的他,不在乎微薄的時薪,認為能夠當英語(而非法語)導遊根本就是完美的工作。

當晚我們還認識了來自墨西哥的另一個導遊,母語非英語的他說為了這份工作,他其實是同時在惡補這英法兩種語言。當酒吧服務生過來點餐,問我們幾個陌生面孔來自哪裡,我親愛的同事便用西班牙語回應她的家鄉是波多黎各,而服務生居然也用流利的西班牙語與她交談,原來他本身也是拉丁美洲裔。墨西哥導遊忍不住插話:「老兄! 你會講西班牙語?那我這段時間用我的破法語跟你點餐是為了什麼?」

如果這就是美國同事所謂的「認識新朋友」,這一切都還在我所能接受的範圍。離奇的是當午夜來臨,服務生開始吆喝打佯趕人,整條長桌上的顧客,不論熟或不熟全部都邀請我們三人到他家續攤。意猶未盡的姐妹們還真的在考慮要去誰家玩,眼見最後一班電車已經開走,明明是最瘦小的我決定當起臭臉保鑣,緊盯著克羅埃西亞導遊的一舉一動,腦中卻不斷浮現電影「即刻救援」的人蛇集團是如何拐騙少女。

旅程中印象最深刻的回憶,不會在別人的 BLOG 裡

「到底是為了什麼要跟著 5 個小時前才認識的男生回家?」在巴黎特有的狹小電梯裡面的我這麼想著,還邊盤算著逃生路線。

導遊所謂的公寓其實只是間五坪不到的套房,一進門就可以看見套房的所有角落。他滔滔不絕的還在分享周遊列國的故事,只是現在加上了影音設施──用他小小的筆記型電腦播放照片。突然間他說:「開個窗讓他點菸吧!」我們才發現,在這簡單到甚至有點簡陋的套房,卻有著遠眺巴黎鐵塔最完美的視野,因為套房的位置類似是頂樓隔間加蓋,沒有其他建設築遮蔽,彷彿這幅景色就是他旅居巴黎的原因。「等看膩的那一天我就會離開。」他邊說邊吐出了一口煙。

導遊很貼心的幫我們叫計程車離開,一直對他存有疑慮的我才稍微放下戒心。在他熱情的與我們道別擁抱並且相約下個週末帶我們去參觀盧森堡公園的時候,一股罪惡感湧上心頭。也許這一趟旅行的意義不在於參觀這座城市,而是讓一直以來小心翼翼的我有機會用另一種視角看待周遭。不該抱持偏見、先入為主,取而代之的應該是用更開闊的心態去與人交流、去探索城市。

後來我們三個看不懂法文的女生開著車,在巴黎迷路結果卻開到了沒有在預定行程中的凱旋門;為了找不到加油站大崩潰、不敢相信加油站也有週末公休這種事;還有開進單行道的小巷卻被卡車擋住去路,只好一路倒車、再倒車直角轉彎出巷子,以及最莫名其妙與導遊分享的巴黎鐵塔夜景,成了這趟旅行最難忘也最被津津樂道的部份。

「跟著部落客按表操課,就絕對不會有這種經驗的,對吧?」同事得意的問我。「那是沒錯,但是你是到底有沒有看過電影即刻救援啊?」我答。

也許,這在兩種極端之間互相妥協及學習的過程,才是旅行的意義。

《關聯閱讀》
為了跟上潮流、或是為了「落伍」?──或許,是時候重新思考旅行的意義了
德國驚魂記──警局報案初體驗

《作品推薦》
「綠屋的安妮」和「小王子」的午餐約會,在巴黎
一切都是為了課本──窮學生時代,我學到的商場小技巧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