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化就是照我的方式來」──方便當隨便的美國人

「國際化就是照我的方式來」──方便當隨便的美國人

都說牛牽到北京還是牛,怎麼平時還算好相處的美國人,飛到了上海就變得把方便當隨便?

我說的並不是那種拿著旅遊書,背著大包包的刻苦耐勞背包客,而是拎著筆記型電腦到處找 Wi-Fi 的商務人士──他們大聲的抱怨為什麼(有些)商家不收信用卡;除了瓶裝氣泡水其他的水一律不接受;點了調酒才發現它「被冰塊汙染」,所以不敢喝;認為高級牛排館的廚師烹飪牛排的方式不正確而要求退費;覺得辦公桌之間的隔板太低沒有隱私;還有因身體不適而向醫務室拿藥,卻又因為藥丸是從瓶子裡倒入鍊夾袋交給他的,讓他感覺非常不衛生,所以寧可把藥丟掉繼續頭痛。

這一次與不同公司跨部門的合作,並且一起從美國到上海出差共事,才讓我發現,不少思想封閉的美國人會以為所謂的「國際化」,就是一切比照美國辦理。不同於熱愛探索異國文化的美國背包客,或是被外派中國已經做好心理準備的美國人,短期出差的商務人士們只想要不費力氣的完成他們「出國工作」的使命,任何讓他們發覺自己身處異鄉的文化差異,都變成值得拿來抱怨的點。

是誰給予他們這樣的期待?

我們一群人被安排住在高級的大飯店,所有的客房服務人員都英語流利。餐廳提供自助式中西式佳餚,另外還有美式酒吧餐廳。這裡有著一整層樓、整片落地窗採光良好的健身房和游泳池。緊臨著飯店的是美式的購物商場,地下樓的超市裡賣的全是進口商品,甚至在商場裡的美式餐廳服務生是不會說(或是不願意說)中文的。

每天上下班我們都搭著飯店的專車往返辦公室,也就是說,如果真的不願意,一個人可以完全不用接觸到外面的上海,也不用翻譯機。就連到購物商場都有通道可以走,所以不論外面的天氣如何,在這裡生活可以一滴雨都不被淋到。

到哪裡還能找到像這樣對外國人如此周到的一家飯店?也許是有的,但絕對不是在美國。

也許因為出國的身份不同,當時做為留學生的我們哪敢奢望美國的校園及社會給我們一點特別待遇?就連在美國工作,一開始也會擔心無法融入同事圈或是因為自己的英語沒有美國人流利而跟不上小組進度。我們總是為了自己在美國社會裡面顯得不同而感到不好意思,甚至是在亞洲城市被外國人用英語問路而無法流利的應答也要不好意思。就連我在上海跟同事們一起搭上計程車,都被司機問我是秘書還是翻譯?難道身為亞洲人就不能跟這些金髮藍眼同等階級了嗎?

也許,美國人的驕傲和過份的期待,是被我們慣出來的。

在異地打拼的我們大多數的時候都不會想到,自己能夠被錄取與美國人同班或共事,就是因為已經具備一定的能力和水準,明明精通更難學會的中文,卻總是自卑的害怕英語不夠好而「不融入」。來自台灣的我在高中要留晚自習,沒有跑班制度,上學要穿制服配黑皮鞋,沒有受不受邀畢業舞會的壓力。在如此不同背景成長的我,怎麼可能一夕之間被同化?

好險到後來我已經學會接受自己的獨特性,也許我的高中生活不像同學們那麼多采多姿,但反正屬於自己的少女時代早就結束了,既然自己很會考試就早點把證照考到手。也許我的閱讀能力永遠比不上美國人快,那就先自告奮勇把數據分析的項目拿來做,至於合約統整就交給能夠速讀的同事。與同事聊天時,每聽到新的詞就大聲的問那是什麼,同事也會很樂意分享解說,也許那是一種新的手機 app 或是新的用語(但是碰到工作上的專業術語就最好還是自己回家做功課,不用大聲問了);與其似懂非懂卻裝懂的加入「夢幻足球隊」選角討論,虛心的請教每個人的戰略也未必不是一個相談甚歡的談話。

只有在根本上先接受自己的不同與不融入並不代表是次等,善用自己獨特的優勢和條件,才能夠不迎合也不被看低。

《關聯閱讀》
15歲馬來西亞小男生教會我的「國際觀」
從茶道看自己:當別人強詞批評你的文化時,該如何應對?

《作品推薦》
「不要用華麗的詞彙包裝你想要利用我的事實!」──除了怒吼,何不反過來利用老闆給的爛缺?
大二就先進職場:「早鳥」實習找志向,美國正熱門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劉國泰 攝影(示意圖,非當事人)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