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檸檬水的老男孩」:靠合約規範一切的商業世界中,他是過於天真、還是選擇信任?

「送檸檬水的老男孩」:靠合約規範一切的商業世界中,他是過於天真、還是選擇信任?

我家旁邊有一個湖,天氣好的時候是個戶外活動的熱門景點。有人散步、有人慢跑、有人遛狗,甚至有人直接跳進湖裡游泳,很是人滿為患。雖然湖邊散步看似很悠哉,但因為風很大,通常還沒繞完湖的一圈,我就準備打道回府了。

除了遇到 Matt 的那一天。

那一天,在心血來潮下,決定非要走完湖濱一圈不可,這也是我搬來西雅圖這麼多年以來,第一次的「環湖壯舉」。終於走完後,我坐在長椅上休息,看小狗們滿臉笑意地在我面前經過。

「送檸檬水的老男孩」

圖/Shutterstock

第一眼瞥見 Matt 的時候,覺得這個人也太不合時宜了──因為他在草地上擺了一個檸檬水攤位(lemonade stand)──就是美國小女孩暑假時,會在自家門前擺來販售自製果汁那種。

雖然他身穿黑色襯衫還打了領帶,但怎麼看都不像賣檸檬汁的小女孩那般純真。好奇心驅使我靠近觀察,才發現原來他的檸檬汁是免費發送的:他一邊介紹自己的特調配方,一邊發名片:「調酒師 Matt ,白天兼差辦活動,晚上在酒吧上班。」

就這麼剛好,那星期我為了籌劃公司的活動,已經打電話給好幾家酒吧詢問報價。在公司舉辦活動是很繁瑣的,與新的廠商簽訂新合約,更需要經過層層簽核的流程,因此從已經合作過的廠商名單裡面來挑選,是比較容易的。

然而敝公司之前合作過的夥伴,一個是連一疊衛生紙都要寫上報價單,如此「錙銖必較」導致總價超出我們預算的酒吧;另一個,則是接電話時明顯宿醉未醒,說要回撥給我結果再也無音訊的兩光調酒師。總之,都無法達成協議。

於是,我喝了一杯免費的檸檬汁,也拿了 Matt 的名片,跟他說我剛好要辦活動,會再跟他聯絡。也許那天有很多人喝了免費的檸檬汁後,也對他說過一樣的話。

「隨興但負責」的性格

但為了那誰也不會放在心上的「一諾千金」,我是真的開始跑流程,執行新增合約廠商這件事,並與辦公室秘書確定合約須涵概的內容、辦活動需要購買的保險金額⋯⋯等。

這些都是在我正職工作之外的雜事,説起來也真挺麻煩的。但好險,要求「一切依流程規定處理」的只有我自己的公司──當我在處理請款支付訂金這件事情的時候,為了簡化手續,我問 Matt 能不能收個人支票,因為如果要用公司的名義支付又多了一項申請、等核准的手續。結果如同孩子們小指一勾的承諾,他乾脆地說:「那就不用給我訂金了吧!」

到了活動前一週,辦公室秘書提醒我:「 Matt 的東西多嗎?需要搭貨梯嗎?」 同時要我跟大樓管理室「預定貨梯時間」,這被我認為是枝微末節的事情(連搭電梯都要預約?!)不問還好,一問之後,竟被大樓管理員以及物業公司發現我們要辦活動,而且還要提供飲食,物業公司便依規定行事、向我們索取保險證明。

原以為他要的是之前簽署過的那一份,卻被告知「這是 Matt 跟你們公司簽的合約保險,我需要的是 Matt 為這棟大樓買的保險,因為這個活動牽涉到飲食提供,物業公司必須確保如果在『大樓裡面』發生了食物中毒而被捲入訴訟案,Matt 的保險公司會理賠給他們⋯⋯。」

真沒想到會有這麼多眉眉角角,只好十萬火急地請 Matt 在最後一天多買了一份保險──結果當天他也沒用到貨梯,隨興地開著自己的車,從後車廂拿出幾箱東西,請兩個男生搭客梯下去幫忙就搬完了,當中最大的物品只有一桶啤酒的 Keg 。而且他也沒有用到大樓幫他保留的停車位,還自己去外面付費停車。

是他的「經營模式」過於天真,還是我們已不再互相信任?

圖/Shutterstock

終於,我們依計畫在辦公室辦起調酒 party 了!

來參加活動的同事們,都又驚又喜地說這也太周到了,非但不用到外面的酒吧去排隊等位子、等調酒師,還碰到像 Matt 如此友善爽快的廠商──他說不想把多拿來剩下的備用啤酒帶走,要大家隨意喝完不用另外收費。

身為主辦人但事實上並不喝酒的我,在當天主要活動結束後便先離開,留下Matt 跟同事們玩成一片。臨走前,我特地提醒他:「記得發帳單給我。」結果這整個活動結束之後, Matt 竟還悠哉地消失了幾天,催著要帳單的反而是我而不是他。

住在大城市裡,見識到從「貪小便宜」:如濫用 Costco 退貨政策;到「知法犯法」:如謊報 Amazon 包裹丟失⋯⋯等等新聞,大公司人性化的政策,卻演變成消費者「沒有佔到便宜就是吃虧」的心態。也導致人與人之間的允諾、信任,必須被條文化、合約化,所有利害關係、責任歸屬,更得一條一條白紙黑字地訂下。

相較於物業公司「怕大樓內發生食物中毒受到牽連被告」而要求額外保險,Matt 這樣的經營模式,是否跟賣檸檬水的小女孩一樣過於簡單、甚至有點純真了?還是,他的隨性乾脆與不計較,反而展現出大都會中已日漸少見的大度與信任,並為他自己換來了更好的商譽?

第一次走完湖的一圈,意料之外的,還經歷了「金斧頭與銀斧頭」的反思。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