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瑞典和台灣工作有何不同?──大集團到小公司,我重新體會「平等」

在瑞典和台灣工作有何不同?──大集團到小公司,我重新體會「平等」

上一篇文章,講了六個在北歐求職的案例。那麼拿到 offer 後,在北歐國家工作是怎麼樣的體驗呢?這篇就要來講講我個人在瑞典工作的例子。

在來瑞典前,我曾經在兩個台灣公司工作過,我的體驗或許和大部分的台灣員工一樣──對台灣公司的管理制度和老闆,沒什麼好印象。

據我和台灣同儕們的觀察,台灣的公司相對強調階級、輩分,老闆或上司說什麼就是什麼,員工通常只能默默承受一切「合理」與「不合理」的要求或規範;當然員工也可以據理力爭,但通常下場都不會太好。更甚者,不少公司連基本的《勞基法》都沒遵守,長期違法壓榨勞工,以「無良企業」稱之,一點也不為過。

以我待過的台灣公司來說,雖然沒有誇張的違法行徑,但公司的文化仍讓人難以苟同,尤其是其中一家公司的董事長,以情緒性言語和要求,高壓對待主管的方式(然後主管再高壓對待下屬),幾乎毫無尊重可言。

我目前在瑞典也待過兩家公司。當地的企業文化和我所經驗過的「台式企業文化」剛好相反──它們特別強調平等。

大集團到小公司,北歐企業格外重視「平等」

其實在瑞典的校園,就有較低的階級觀念,例如學生通常直接叫老師的名字(first name),而不是尊稱(Mr / Ms + last name)。上課時師生也常以對等的方式溝通,鼓勵討論辯論,而非上對下的「指導」。

這個文化在瑞典企業、職場中也延續著:上司和員工相對平等,雖然職階、責任有別,卻更像是夥伴關係:不會因為上司職位較高,就可以任意要下屬處理責任外的事物,或是情緒性地責罵下屬

我第一家公司是個大集團。總公司辦公室內有個小廚房,大家要輪流當「值日生」負責清潔維護──連集團的 CFO 也不例外。從這件小事上,就不難看出瑞典職場的「平等」,是真正落實到各個層面。

事實上,因為工作內容非我所愛,我在這第一家公司待得並不開心,表現當然也不盡理想。不過 CFO(也就是我直屬主管)並沒有嚴詞責備我,而是以鼓勵的方式,希望能幫助我的表現。雖然我最後還是離開了,但同樣的情況(績效)在台灣,我恐怕早被主管罵得狗血淋頭。

在瑞典就職的第二家公司是個小公司,所以我每天跟老闆一起工作,而且老闆位子就在我旁邊。如果是在台灣,坐老闆旁邊壓力多大啊!我一開始也是這麼想的,但後來發現其實如果老闆人好一點的話,倒也不盡然。瑞典這家公司的老闆,除了常開玩笑外,還常跟我 high five,一點也沒有架子。

以下再講一些實際例子:

1. 下午四點多老闆說他今天比較累想早點走,然後跟我說: 「你可不可以也早點走啊,不然我會覺得我給你太多工作,有罪惡感。」這種事情發生了不只一次了。

2. 我外婆癌末即將不久於人世,我告訴老闆這件事後他說:「你就做你該做的事,先不需要考慮公司,你想的話,這段時間可以把工作帶回台灣做也沒關係。如果你在台灣工作需要租個辦公室也可以,公司會出錢。」我後來就真的回台十幾天見外婆最後一面,這段時間不算請假,只是遠距工作,且分配的工作量較少。

3. 某天老闆忽然問我,「改天帶你去買套高級西裝好不好?」原來是他認為,當企業的 consultant 穿得越好,越能讓客戶感到專業。老闆出錢,我當然說好囉。

個別案例之外,更重要的是友善員工的法規制度

如果我一直在台灣公司工作,恐怕是怎麼也想不到,原來「老闆」這種「生物」,可以這麼友善地對待員工(註)。

當然,上述都只是個人經驗與實際案例,並沒有「每個瑞典老闆都這麼好」這回事。真正能確保員工權益的,也不會是老闆的個性或「佛心」,而要建立在具體的制度上:

例如瑞典法定一年的帶薪休假是 25 天,而且第一年就有,不像台灣還要做滿一年,才有所謂的 7 天特休(瑞典大部分的人會選在夏天休假,整個瑞典到了七月幾乎是空城,大家都度假去了);如果生小孩,父母更可以享有共 480 天的有薪育嬰假

北歐國家普遍薪水較高──當然所得稅和物價相對也高(瑞典首都與台北的 living cost 差異,請見此表),但初階員工(entry level)的工作月領十幾萬台幣,是滿普通的事(我覺得年薪要不破百萬台幣還滿難的);另如前述的工作環境和企業文化較優,給予員工的彈性較大(如許多企業如今均可以在家工作等等);準時下班是常態,員工比的是誰「工作完成提早下班」而不是誰「拼命加班加比較久」(因此下班後有時間陪家人,或是發展自己的興趣)。

能在北歐工作,是件幸運的事。不過我並不想藉此一直批評台灣公司,也認為兩者的差異並不是「慣老闆」、「無良企業」等等三言兩語就可帶過。

公共政策、教育觀念、工會文化造就的員工權益

歸根究柢,瑞典和北歐國家的勞工權益,在許多地方看起來比台灣吸引人,其實是整個國家的教育、文化和制度造就的。

首先,北歐的教育從小就灌輸小孩平等、彼此尊重和團體合作的觀念,鼓勵獨立思考,而不是事事要聽從長輩、權威;此外北歐也不用填鴨式教育來僵化小孩的思想、毀滅小孩對學習的熱忱。

我和老闆曾討論過相關議題,他說瑞典人看起來好像很懶惰,但其實不然,而是他們做一件事前要知道 Why,如果知道「為什麼要做」,就會願意全力以赴,提出各種方法來解決問題,而且團隊能夠合作得很好。

另外,工會的力量,也是瑞典勞工權益的堅強後盾──謂「慣老闆」,也要有「奴性重」的員工才有辦法「慣」得起來──但如果在瑞典甚至歐洲許多國家,這類「慣老闆」的員工早就群起罷工,想當慣老闆也沒辦法

以瑞典為例,除了前述許多員工權益,是工會逐步爭取立法而來。再以「薪水」為例:我的老闆要僱用我,首先要先將合約給工會審批──若薪水低於市場水準,是不會通過的。這是工會為了確保了勞工本身是有能力的,而不是因為接受低於水準的行情,保障的不只是勞工個人,更是整個同產業同職階的員工。某種程度上,這樣的方式也能確保外來移工不會削價競爭,傷及本地勞工的就業權益。

在瑞典生活的這幾年,我深切感受到台灣和瑞典的差異:瑞典並不完美,但確實有很多值得學習的地方。我希望自己的故鄉能進步,但我無法靠個人改變台灣的現狀。唯一能做的,就是將自己的經歷分享在這裡。

如果正在閱讀的你是老闆或主管,或許可以參考一下瑞典公司的做法;如果你是員工,或許也可以檢視一下,自己是否在不知不覺中,成為了慣老闆的幫兇。如果你不喜歡現狀,不妨起身與同樣處境的人,聯合起來爭取應有的權益。或者,乾脆想辦法到北歐工作吧!

註:客觀地說,老闆願意對我好也是因為我帶給公司很大的價值。他說以前的員工中有麻省理工博士畢業的,但卻只會說而無法實際解決問題,反之老闆隨便丟什麼問題給我,我都能自行想辦法解決,而且常常比老闆想的方法還好,所以他對我的工作能力很滿意。

不過我覺得最大的差別是,就算表現很好,台灣老闆會這樣對員工的,恐怕全國也找不到幾個。個人認為瑞典老闆是比較有遠見的,對員工好大部分的員工會更盡心工作,反之若一心只想壓榨員工,那員工當然是能混就混,交差了事。

《關聯閱讀》
瑞典求職記:當暗夜無邊的冬季來臨,你要怎麼走下去?
樂當正直的「傻瓜」──不怕被人佔便宜的芬蘭社會

《作品推薦》
追求「夢幻」薪資與福利,背後說不盡的辛酸血淚──北歐求職甘苦談,六個真實案例
世界自由度評比,北歐獲滿分的啟示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