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p Year「奢侈」嗎?沒有瑞典的福利,我們靠自己負責任地走出去

Gap Year「奢侈」嗎?沒有瑞典的福利,我們靠自己負責任地走出去

在瑞典大學,很容易發現瑞典學生平均年齡要比其他歐洲學生大一些,二十幾歲才開始讀大學的人不在少數。探究其因,原來是瑞典有很大一部分的高中畢業生,在上大學之前會先有 Gap Year。

瑞典的老師和家長,一般而言對 Gap Year 是很支持的。學生在申請大學時,若有 Gap Year 通常也會有加分效果。他們透過這一年(有的人甚至是兩三年)去探索世界、拓展視野,並思考自己未來的人生該怎麼走。

有一位瑞典室友告訴我,她之所以法文說得這麼流利,是因為高中畢業後 Gap Year 去法國學了一年法文。另一位瑞典朋友則到台灣學了一年中文,現在中文講得超級好。還有一位瑞典朋友說他用這一年去亞洲和美洲旅行,遇到了很多新奇有趣的人事物,也連帶地影響了後來他選擇的大學科系。

這讓我想起了革命家切 ‧ 格瓦拉。當年還是醫學生的格瓦拉休學一年,騎著摩托車環遊整個南美洲,在旅行中他真正見識到拉丁美洲的貧窮與苦難,其國際社會主義思想也在這次旅行中漸漸成形。後來他放棄成為受人尊敬的醫生,而選擇踏上革命之路。

雖然一般人很少像格瓦拉這樣人生產生如此巨大的轉變,但大多數經歷過 Gap Year 的瑞典人都認為,這一年帶給他們人生積極正面的影響。

革命家切 ‧ 格瓦拉。圖/Lipskiy@Shutterstock

Gap Year 在歐美,其實並非想像中普遍

話說回來,在台灣人的印象中,Gap Year在「所有歐美國家」似乎都很普遍,但其實並不是那麼一回事。

比如法國,家長和老師會告訴學生必須嚴肅地看待自己的未來。根據周遭的一些經驗,法國的大學也多傾向只錄取應屆畢業生,或具有實際業界經驗的專業人士。單純只有 Gap Year 的經驗在招生人員看來,有時更像是個負債而不是資產。

其他經濟沒這麼好的東歐和南歐國家,一般人財務上較難負擔得起,因此 Gap Year 也不像瑞典來得這麼普遍。

那麼,為何瑞典的 Gap Year 相對之下如此盛行呢?除了社會風氣外,良好的福利制度也是原因之一。瑞典公民不只享受免費的教育,讀大學還可以得到政府的生活費補助。相較其他國家的人而言,瑞典人有較少的後顧之憂,因而能有這樣的「奢侈」,去進行一年或以上的 Gap Year。

探索世界前,先下決心替自己的決定負責

但寫這篇文章,筆者並非認為 Gap Year 不切實際,或只是北歐福利國家年輕人的「專利」。事實上恰恰相反,台灣人雖沒有瑞典的環境,更應該多利用機會出去看看大千世界──前提是,負責任地自己用打工賺的錢,規劃自己的 Gap Year。

的確,對一般台灣年輕人而言,在經濟上的確是較難負擔 Gap Year;此外,台灣整個社會和教育體制只著重在考試,對於學生的生活管理、生涯選擇等等並不重視,18 歲的高中畢業生通常也還沒有足夠能力自行去展開一年有意義的 Gap Year。(讀者可參考《換日線》另一篇文章: 〈從芬蘭看台灣:關於選擇,我們為何害孩子們如此茫然?〉)

但個人認為,台灣的環境先天不良(封閉的島國及國際政治問題)、後天又失調(不良的教育及媒體),導致許多人對這個世界有著狹隘的認知。

若是學生立定決心,能夠靠自己掙的錢去進行 Gap Year,去探索世界、認識自己。或許對個人未來生涯選擇,乃至對整個社會都可能產生正面的影響。

《關聯閱讀》
從逃避失敗,到從零開始找回自信──我的Gap Year,在澳洲
十九歲女孩,勇闖北歐當國際志工,CHING:我想離世界近一點

《作品推薦》
第一次在瑞典過「清明節」──Alla Helgons Dag
留學、生活在北歐的美麗與哀愁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