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多不見得快樂:一種專注的職涯思考

選擇多不見得快樂:一種專注的職涯思考

社會學家很早就觀察到,因為戰後經濟起飛,眾家廠商不斷刺激消費而從「生產世代」轉變成「消費世代」的我們,將會被過多的選擇給癱瘓。

生活在消費世代的我們,深信有選擇才是好事。我們無法想像走到超商,貨架上只有一種餅乾、一種飲料、一種泡麵的情況。我們渴望選擇,我們也以為這些選擇會為我們帶來幸福。(試想一個不吃辣的人,卻只能買到麻辣牛肉麵,那豈不是一件慘事嗎?)心理學家 Barry Schwartz 在 Ted 上,就曾經詳細地描述心理實驗證明,人確實會因為選擇過多而感到更加不幸福。

但我今天想談的,是關於職涯的選擇。

讀書考試,全都是為了更多選擇

從小爸媽告誡我們要認真讀書,努力考上好學校,是因為有了高分,你就有更多選擇。

我在大學指考考上的國企系,是當年國、英、數、地理、歷史五科平均要 80 分以上的超熱門科系。如果以從小爸媽告誡我們的道理來看,這裡的所有同學,在寒窗十年終於考進第一志願的科系之後,應該要是最幸福的一群人。大家都說考進台大管理學院之後,就不怕找不到工作,所以我們理當要放下心中的大石,開始享受一片光明的人生,不是嗎?

但是,包含我在內的大部分同學,卻沒有因為進了眾人欣羨的科系而感到更幸福,而是更加焦慮。

「我該選什麼產業?」

「我該走財務還是行銷?」

「我該去這個實習,還是做那份兼差?」

數不清的選擇讓每個人兢兢業業,就害怕自己選錯了,從此就走上錯誤的路。為了要有更多選擇而讀書考試,到最後,卻被太多的選擇搞得疲憊不堪。

幸福感是從不斷地自我設限開始

還記得大二修的哲學課上,林火旺教授說:「你們讀大學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要搞清楚你是誰,」這句話跟著我直到畢業的那天。在當時,我已經知道自己不是走金融業的料,因為看到數字與報表我就胃痛;我知道我喜歡讀政治學,但卻討厭那種讀完之後無能為力的感覺;我知道我喜歡設計思考,因為它讓我徹底發揮自己過於敏感的神經......我知道了很多事,但對於該走哪一行仍然毫無頭緒。

畢業幾年後,猛然回首才發現,當初一起在系上對未來感到困惑的同學們,一個個都已經轉往各自感到歸屬的領域。

同屆的同學中,有人是歌手、有人是華語教師;有人在劇團工作,有人出國念人類學;有人在藝術拍賣會上忙著佈展,有人則是成為每到報稅季節就焦頭爛額的國稅局專員......當然,還是有許多「務正業」的同學,成為商業顧問、證券分析師,或者在外商公司從事行銷工作。大家的路越走越遠,對於未來職涯的選擇也越來越少。因為你一旦開始培養專業,就很難 180 度大轉彎跳到其他領域。不是不可能,但非常困難。然而,即便選項變少了,這些年來,我卻沒聽說有誰覺得自己的人生因此毀了。

確實有些人跟我一樣,因為無法下定決心,又抑或者想做的事無法養活自己,但又不想就此放棄,因而花了一段時間摸索,甚至可能繞了一大圈之後又走回原本的路。這種隨時被社會價值質疑,也對自己的選擇感到極度不確定的感覺是很痛苦的,但事後回想起來,很少有人真的對自己的選擇感到後悔。

有些人可能會說:「那是因為你們讀了好學校、好科系,所以才可以有這麼多選項阿!」

但我認為,一個人因為不喜歡讀書,所以提早發現自己人生中不可能出現「讀博士」的選項,跟到了大學才發現原來我「真的無法成為證券分析師」是一樣的道理。人生有太多的路可以選擇,行行出狀元之所以成為一句陳腔爛調,就是因為它還是有點道理在的。

當你仔細去看一個人的日常生活,工作成就固然是很重要的自信與幸福來源,但許多外人看起來很有成就感的工作,其實是無數的瑣碎小事集結起來的。也就是說,能夠把每一分每一秒所面對的小事專注地做好,才能夠集結起來變成你工作的成就感。從這個角度來看,人不需要無數的選擇,因為你一次只能做好一件事。

如果人生就是在追求幸福感,那麼可以確定的是,擁有無限的選項並無法幫你達到這個目的。重要的是,找出自己的限制:不要害怕自我設限,而是擁抱限制能夠帶給你的專注與幸福。

《關聯閱讀》
從芬蘭看台灣:關於選擇,我們為何害孩子們如此茫然?
選擇的重量

《作品推薦》
「考」不上又何妨?搞清楚你是誰,是準備留學最棒的收穫!
打工旅遊,能培養國際觀嗎?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