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旅遊,能培養國際觀嗎?

打工旅遊,能培養國際觀嗎?

暑假到了,你打算去國外打工旅遊嗎?

前往國外打工旅遊,儼然成為近幾年台灣二十幾歲年輕人的熱門選項,也曾經引起類似「澳洲台勞」之類的爭議。

筆者僅是曾經在 20 歲那一年暑假到美國遊樂園打工三個月的「打工旅遊人」,並非想透過這篇短短的文章提供什麼關於打工旅遊的深刻見解。每個人選擇的打工旅遊國家、長度、工作內容以及出國的目的與期待都不同,從中獲得的心得與經歷也不同,所以如果你想在這裡找到一個「是」或「否」的答案,恐怕只能失望了。

然而,如果你現在仍以為會有一個「是」或「否」的答案,或許看完這篇文章,會讓你有更進一步思考的空間。

許多關於打工旅遊的爭議,來自於無論是參與哪個國家的打工旅遊計畫,參與計畫的台灣人到了國外,多半是從事基礎服務業或一般的藍領工作。很多人因此會懷疑,去國外當服務生,或者到屠宰場去當工人,能夠培養「國際觀」嗎?

國際觀是個很菁英的詞彙

什麼叫做國際觀?是誰定義什麼才算國際觀?在台大讀書,尤其是在學生平均家庭收入遠超過台灣平均值的管理學院,身旁不乏從小被送到國外唸書、過暑假,或者在大學時出國當交換學生,畢業後出國工作、念 MBA 或其他碩士的同學。為什麼沒有人質疑當交換學生或出國念 MBA 是否能真正培養國際觀,但卻有這麼多人質疑出國打工與培養國際觀之間的關係?一樣都是出國,大眾卻給予不同的評價,我認為原因在於階級歧視。

我不喜歡用「人生勝利組」這個詞來概括某一群人,但不可否認的是,如果家裡有錢,你在這個社會的遊戲規則中,就已經取得了大半贏面。家裡有錢,不只是能夠讓你出國唸書,更重要的,是讓你沒有必須負擔家庭或自己生活經濟重擔的壓力。家裡有錢,你的大學暑假可以去做任何事,可以出國遊學、旅遊,也可以在家窩在沙發上看三個月影集。家裡沒錢或甚至負債,那炎熱的三個月則成了馬力全開賺錢的珍貴時光,到路邊頂著大太陽發傳單,賺那一小時 115 元的微薄薪資都比什麼不做要來的重要。

所以階級歧視與打工旅遊有什麼關係?

我記得在大學時,每次有人得知你到某某公司實習,總會有那一兩個人在閒聊時問:「那你覺得在那裡工作值得嗎?」這些人之所以想要知道「值不值得」,是因為他們有太多其他選項可以選擇。一樣是三個月的暑假,有選擇的人當然會想知道我到底是出國玩比較值得,還是窩在辦公室裡幫忙跑腿值得。對於家裡有錢資助你去做任何事情的人來說,到國外去當三個月服務生,恐怕不是什麼特別「值得」的事情,但是對於家裡沒有閒錢供你揮霍的人來說,想要出國體驗國外生活,並沒有「旅遊」或「留學」的選項,而是只有「打工旅遊」。

當然,參加打工旅遊的人,絕大部分還是家中經濟狀況不錯的人,有很多人只是想圓一個國外生活夢,但也有很多人知道唯有出了國仍然可以賺錢,自己才有圓這個夢的籌碼。

遠離台大這個菁英圈回到高雄後,我到了一個小型非營利組織當志工,裡頭有個社工剛在澳洲打工一年,現在回到他出國前的工作崗位上。他每個月仍然在還助學貸款,我問他去澳洲工作應該存了不少錢,為什麼不一口氣把剩下的助學貸款還完。他打趣地說:「澳幣現在一直跌,我不敢換。」在 25 歲到澳洲打工,是他第一次出國。他需要助學貸款,因為從小爸爸在外面欠了一屁股債,所以上了大學就不敢再向家裡要錢。畢業後好不容易有了一份穩定的工作,存了一點點錢,終於可以出國圓個夢。

我不知道他在澳洲做了哪些工作,但我知道當有些人大肆批評台灣人如何在澳洲淪落為「台勞」時,在澳洲做苦工對他而言不是純粹為了錢,也不是純粹為了圓夢,更不是純粹培養國際觀,而是這三者的綜合交織起的複雜情感。大眾對於到國外去做粗工、當服務生的污名化,實際上也間接地污名化了這些僅能夠透過打工旅遊好好地在國外體驗生活的人,彷彿出國做粗工就是一種自我貶低、只有魯蛇才去做的事。當你需要為自己所做的正當選擇辯解時,其間所凸顯的多半是來是社會的某種歧視。

人生課題在於你選擇的視角,而不是眼前的風景

我所定義的國際觀是一種態度,是願意傾聽並且試圖了解不同文化與故事的態度。是一個看到西子灣綿延不絕的遊覽車時,從只是在腦袋裡想著「吼,到處都是陸客」,然後暗自翻了一個白眼,轉變成閒逛到落單跟在整個旅行團後面的那個大媽身邊,從「你從哪裡來?」開始跟她閒聊個兩三句的態度。也就是說,國際觀與你去過哪些國家,讀過哪些學校,或者參加過什麼厲害的青年參訪團無關,而是你是否可以在接觸不同文化的當下,放下成見,與這群來自不同文化的人閒聊幾句。

如果這樣定義國際觀,那到倫敦端一年盤子不見得比在歐洲各大城市遊覽三月個要來的沒有國際觀,反之亦然。

我到美國遊樂園打工的暑假,被分配住的宿舍,有兩層樓都是台灣人,我的同寢室友甚至就是系上的同學。其他台灣同事們,也常常會故意一起排休,然後一起搭公車到鄰近的城市遊玩。對於出國經驗不充足,涉世未深,又來到異地的20歲女生來說,這是一個安全,令人放心的環境,也是一種讓你漸進地磨練膽量的好機會。然而,太過安全,讓你不需要獨自面對路人對你言語性騷擾的恐懼;上了公車卻發現沒帶零錢,卻有好心大叔幫你付車資的感動;在賭場試圖闖關去玩場 Black Jack 卻還是被識破未滿 21 歲的窘境……即使到了國外,一旦太過安逸,能夠體會到的東西就無法深刻地在你生命中留下印記。

打工旅遊跟交換學生、旅行、留學一樣,可以過的很安逸、很安全,也可以過得很冒險、很深刻。人生中的選擇沒有值不值得的問題,只有你用什麼態度去面對它的問題。打工旅遊對某些人來說,是個可有可無的東西,但對另外一群人而言卻是唯一的機會,但重要的是,在踏上飛機後,你是用什麼視角來看待這段旅程。所以或許真正該問的,不是打工旅遊是否能夠培養國際觀,而是如何在掃地、撿垃圾的工作中,發現能夠增添生命強度的養分。

《關聯閱讀》
「放心吧,離開台灣一年,台灣也不會有多大的改變」──打工度假,是勇敢還是逃避?
澳洲打工度假,「黑工」與「白工」差在哪?
打工旅遊,能培養國際觀嗎?

 

Photo Credti: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