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天,讓我們一起穿上橘衣──我在加拿大,體會真正的「全人教育」

讀者投書

2017/10/13

圖片

加拿大橘衣日的由來

9 月 30 日,在加拿大的許多地方是"Orange Shirt Day",為什麼學校在這一天要求孩子們穿橘色衫到校呢?

原來,在這塊土地上的居民(各種族皆有,多數以原住民為主),因新移民(英國)的到來,而遭受迫害,甚至殺害,其中的不人道待遇,包括孩子們被迫送進 residential schools 進行再教育。

Residential schools 是十九世紀,加拿大政府針對原住民子女開設的寄宿學校,旨在將其與原生文化隔離,並以主流的加拿大文化,對其進行同化教育。許多孩子在校內死亡,再也沒有回家。

橘衣日的典故來自一名原住名小女孩 Phyllis Webstad,在第一天進入寄宿學校上學時,穿的那件橘色上衣。1970 年代,Phyllis 是家中就讀寄宿學校的第三代,長大後,她曾發表聲明:「橘色一直提醒著我,沒有人關心我的感受,我覺得自己一文不值。我們所有的孩子都在哭泣,沒有人關心。」

Phyllis Webstad。圖/PHYLLIS' STORY:the original orange


最後一所寄宿學校直到 1996 年才關閉,前任總理哈波曾以官方身分,溫和地表達對過往迫害的「遺憾」,現任總理楚鐸上任後,才正式以官方身分,代表政府對受害者、罹難者表達歉意。是的,這遲來的官方道歉發生在二十一世紀、發生在加拿大,值得各個致力於族群融合的國家借鏡!

加拿大學校,如何紀念「橘衣日」?

這一天,學校會請孩子們穿橘色衣衫到校,並集合全校師生,透過聚會,帶領孩子們省思相關議題。此外,在紀念日當周,許多教師也會配合主題設計課程,喚起學生的重視,當然,還是有些學生會對著老師說:"I don't care!"(我才不在乎呢!)

誠如教導環保議題時,有人會說:"I don't see any point for recycling!"(我不知道做回收有任何意義!)」、"Why should I care!"(我會什麼要做回收!?)、"I don't care!"(我才不在乎呢!)──不管老師多麼努力備課、不論是在哪個國家,總有對相關議題毫無興趣,或是根本不在乎的孩子。

但是,教育是百年樹人的終身事業,在這個充滿歧視與仇恨的詭異世界,能多在一個孩子的靈魂裡,種下善的種籽,都是好事!老師們的努力與堅持,值得被分享、鼓勵。

比學科教育更重要的事

在加拿大,學科教育和台灣非常不同。六年級的數學課,還停留在台灣小學二年級的乘法,孩子因為在台灣的學習起步較早,來到加拿大以後,還因此被老師送進類似資優班的 Gifted Group。

然而,來到加拿大第三年,經過這些年的在地融合,慢慢的,我擺脫根深蒂固的亞洲式升學主義觀點,逐漸覺得孩子學習哪些學科知識都是其次,反而像強調 Orange Day 這種具人道關懷的學習內容,比較深得我心,也才是這個日新月異的世界裡,所謂「全人教育」應該努力的方向。

看著孩子六年級的課表,每天都在課堂時間上工藝課、烹飪課、自選社團課(包括三種課程)、三堂體育課、三堂英語課、兩堂法語課、三堂數學課、三堂科學或社會課、一堂課去圖書館、一堂電腦課,還有三堂課叫做 Exploring(探索)......, 豐富的課程,全部都在上午九點至下午三點間完成(其中包含:上午一個十五分鐘的休息片段、短暫的十五分鐘午餐時間、午餐後三十分鐘的戶外自由時間)。

學科的學習內容與臺灣相形之下非常的少,倒是滿滿的生活技能要加強──要做木雕、要烤點心、要會用縫紉機、要會露營......。

教育的方向與目標,是改造世界的關鍵

孩子在小學二年級時,在臺灣所習得的數學基礎在這裡非常「實用」,至今六年級還在吃老本,完全沒有新的學習,遇見認真的老師會為他準備額外的學習內容,遇見一般的老師就沒戲唱,只能每天當小老師,教同學數學。同學稱讚他教得好,解釋得比老師更淺顯易懂,孩子跟同學說,我可以收你一塊錢當家教,同學卻答:「這太便宜了,不行!」

人生至此,不禁回想起自己的中學生涯,印象只停留在每天讀書到半夜、早上五點半起床坐校車去上學,就連寒暑假也在課輔的日子。近來,我不禁開始質疑:過去所學的那些東西,是否還有記憶?說真的,都還給老師了。

而反思歷史,想起許多受過教育的、看似「文明」的「菁英」,到了一塊新的土地,還是做出迫害其他生命的粗暴舉動,可見教育的方向與目標有多麼關鍵。而那些曾經被禁止說母語的受害者,據老師跟孩子們說,即使經過七代,還是無法抹除傷痛。

多想讓世界上的每一個人知道,每一個生命都是其他人的摯愛,但傷害的故事在世界上,並沒有因為年代久遠而消失,相反的,卻不斷地重複發生著──這絕對是人類的悲哀。

喜歡學校的橘衣日,喜歡這樣默默地、嚴肅中不失溫和地,對尊重每一個生命所進行的全人教育!它讓我覺得世界希望無限──那怕世上有再多的恐怖、暴力、哪怕這些來自老師的心力,終究可能只是"Tiny bits"(一點點),至少,它已經遍地發芽、日益茁壯了!

《關於作者》
許瑋倩,筆名 Tara。
一個從小就對體制教育適應不良的平庸靈魂,2014 年隨臺加混血女兒旅居加拿大至今,喜歡分享世界的美好,懷著希望世界更美好的心將所見聞付諸文字,整天滿腦袋總思索著東西方文化與教育互相截長補短會蹦出何等火花?!

《關聯閱讀》
用婚姻平權,慶祝立國150年──加拿大推郵票慶同婚,魁省撥兩億台幣反恐同
「要教科學,不要教性」──加拿大亞裔家長上街示威,反對性教育課綱
為什麼台灣拿正式駕照只要兩三個月,加拿大魁北克省卻至少要三年?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Orange Shirt Day - Every Child Matters 臉書專頁

讀者投書

《換日線》集結了來自全球各地超過 50 個城市的 200 名新世代作者,他們就是你我身在異鄉的朋友,無私而自然地分享他們的故事、他們的見聞、他們的觀點,與他們從台灣出發,在地球不同角落留下的足跡。
也歡迎大家投稿給我們──換日線在等你的故事──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