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旅途上美好的陌生人」──自我保護的同時,學會向生命中的冒險與未知說 " Yes! "

讀者投書

2017/10/12

圖片

2015 年,攝於黃石公園。由左至右為:我、Neil、Luke 及 Lucus。

出國前,常聽說要提防陌生人,但出國後的經歷,卻給我了我不同的想法,我想,陌生人「可能」不全是都這麼危險!

因為,誰也沒想到,當初在懷俄明州的大提頓國家公園偶然認識的朋友們,會在兩年後的舊金山再度相聚。

美國沙發衝浪初體驗,踏出未知的第一步

2015 年夏天,我藉拜訪朋友與轉換工作和心情等理由,赴美國自助旅行 3 個月。當時,大多數的時間都生活在猶他州。憑藉著在教會認識的眾多朋友們的幫忙和自認不差的英文能力,我十分享受一個人在異鄉自由自在的生活。

但是,朋友也會有忙碌和無法空出時間的時候,所以我開始嘗試使用沙發衝浪網站,想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旅行。就在建立了個人資料不久,我找到一位想找人一起在 Antelope Island State Park 露營的朋友,而那個地方剛好就在我住的地點附近。

那位朋友名叫 Luke,年約 34 歲,是一位來自美國加州的白人,職業是木工。沒太多露營經驗的我一直都很想嘗試更多戶外活動,可能人在國外獨立生活,膽子被養大了, 在看過他的簡介和幾張照片,並傳過幾次訊息交流意見後,我當天就決定加入他的活動。

「你覺得安全嗎?你確定可以?」我當時借宿的朋友 Ethan 擔心的反覆詢問。

我跟 Ethan 說儘管放心,我會跟你保持聯絡,如果他真的想對我做些什麼,我就用這個東西保護我自己,我指著配戴在胸前銳利的箭頭石燧項鍊。話雖說得輕鬆,其實我的內心很緊張,但不曉得為什麼,那緊張的感覺與恐懼無關,相反的,我對未知的冒險感到興奮。

在約定碰面的地點等待不久後,Luke 開車依約現身,我們一起驅車前往州立公園。路途中,我們聊得十分愉快,他也分享了沿路上與其他背包客旅行的事。

到達公園時已晚上 9 點,我們在夜色中開始組裝露營帳篷。不幸的是,空中突然襲來狂風暴雨,強烈的風使我們無法成功組裝帳篷,而轟隆作響的雷聲,也讓我們不敢待在公園內的寬闊露營區,只得直接將車內椅子躺平,簡單的「車內露營」起來。

攝於 2015 年,大堤頓國家公園。左邊是我、右邊是 Luke。

旅行結束,該分道揚鑣還是繼續冒險?

隔日天氣爽朗,一掃前日陰霾,我們登上公園內的小山丘,飽覽一望無際的曠野。

Luke 跟我分享他接下來的旅行計畫,他開車從加州出發來到了猶他州,接下來將前往愛達荷州,並在懷俄明州的大提頓和黃石公園各待2天1夜,露營、登山,最後是西雅圖和加拿大沿路的各個國家公園。他問我,是否願意同行?

一聽到有機會去知名的黃石公園,我怎能輕易放過?那可是我的夢幻觀光地排行榜第一名!

雖然和 Luke 認識不深,但如果他真的有意傷害我,應該昨天晚上就動手了!想到這裡,我立刻答應。

接下來的日子,我們一路向西北方前進,為了省錢,晚上在森林區露營,三餐則隨意地用花生草莓三明治或水果果腹。

公路旅行,因緣際會認識新夥伴

在大提頓國家公園登山的路上,我們認識了來自北卡羅萊納州、剛辭掉工作的 26 歲美國白人 Lucus 和來自威斯康辛州、同樣也是美國白人的 24 歲體育老師 Neil。同樣追求大自然風景和冒險的我們,馬上就氣味相投成為好朋友。

我非常驚奇於美國人對旅行的大膽,以及那無懼的冒險心,而他們對於我這個穿著不適合登山的牛仔褲,也沒有一丁點露營和登高山經驗,就貿然接受陌生人邀請,一同旅行的台灣人充滿興趣。原本在台灣的時候,我對登山和露營並沒有特別的愛好與興趣,但這段旅程中,我似乎也被他們對大自然的熱情感染。

雖然我們在大提頓公園的登山目標不盡相同,但巧合的是我們都打算去黃石公園。在互留聯絡方式後,Lucus 和 Neil 各自前往目的地,而我繼續跟隨 Luke 向更高的山峰前進。不知道是不是命中注定的機緣,在結束 2 天 1 夜的露營登山之旅,回到旅客中心的我們,碰巧又遇上了 Lucus!一行人於是一同前往黃石公園去找 Neil。

因為美國國土遼闊,國家公園和露營區內通常沒有訊號,所以在只約略知道他會住在哪個露營區,卻無法聯絡他的情況下,我們就只能拿著手電筒照每一輛車的車牌,尋找來自威斯康辛的車子──最後終於找到了他!

在黃石公園的旅行結束後,我因為體力無法負荷,在蒙大拿州就與他們分開,搭乘灰狗巴士回到了猶他州的朋友家中。而他們三人則繼續刺激的公路旅行。

朝夕相處,感受文化差異

在約兩個星期的長途旅行中,Neil 和 Lucus 教導我如何使用登山露營器具,Luke 教我如何在這艱辛的登山過程中保持意志力,幫助我不被疲累打敗。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美國人熱愛冒險和台灣人保守與避免風險的文化差異,同時感到自己的不獨立,與脫離舒適圈的壓力。

我努力的想克服語言溝通上的困難,也學習如何與認識幾天的陌生人朝夕相處。我很感謝他們的協助,更為與他們成為朋友感到幸運。

在結束美國的自助旅行後,我回到了台灣,並與這群美國朋友保持了兩年的聯繫,知道 Luke 和 Lucas 都剛好搬到了舊金山,後者找了份資料分析師的工作,Neil 則繼續留在威斯康辛的小學擔任體育老師。

積極的態度,會自然吸引美好的人事物

2017 年的夏天,我剛好有機會能再次到美國自助旅行。我開心的聯絡了昔日的友人,期待再次相聚,Neil 因此特地從威斯康辛的密爾瓦基飛到舊金山,一夥人又在舊金山和優勝美地展開一段冒險。

在舊金山的酒吧,我在與 Lucus 的談天中,開玩笑說我真的很幸運,旅途中沒有遇到危險,也沒被你們殺掉。

「你不是幸運。是你的正面、樂觀的態度,自然就會吸引好的人事物。」Lucus 如此說道,這番話真的讓我感動的內心流淚。

誰能想到呢?我竟能有此機緣,與遠在地球彼端的陌生人產生連結。誰又能想到, 如果我因為恐懼而無法脫離舒適圈,將會失去多少生活的樂趣?

攝於 2015 年,從蒙大拿州搭車返回猶他州的路上,由左至右為 Neil、Lucus、我和 Luke。

學會保護自己,並無懼於突破舒適圈

我想起了一部金凱瑞主演的電影《沒問題先生 Yes Man》,劇中,他因為上了奇怪的心靈成長課程,迫使自己對一切事物只能說 YES。雖然遇到了些倒楣事,但他也嘗試了平常絕不願意做的新事物,我想,我也是這樣把自己推出舒適圈的。

聽了我的故事,包含美國和台灣的所有朋友,無不口徑一致的說我這行為簡直是瘋了。輕易接受陌生人的邀約,可能會讓我被綁架或是被謀殺,但細細想來,對邀請我的朋友來說,與一位陌生的外國背包客旅遊,何嘗不是冒著相同的風險呢?

話雖如此,我也同意外出旅行,必須學會保護自己,我自己採取的方式,是告知周遭親友我的出遊對象,並留下他們的資料。同時,我也會觀察同行友人的行為與臉書等社交軟體,出門在外,防人之心終究不可鬆懈。

註:關於文中的 Lucus 和 Luke,其實剛認識他們的時候,他們的名字都剛好叫 Luke,前者是 Luke A、後者是 Luke G。最近得知 Luke A 的本名叫 Lucus,因此在文中以 Lucas 稱呼,以避免讀者混淆。

《關於作者》
何羅賓
台北土生土長的農家子弟。網頁設計師。過於脫線的樂觀,喜歡快樂有趣的事物,熱愛旅行。自從嘗試了三個月在美國當背包客的甜頭後,就沒辦法停下名為冒險的油門。Taiwan won’t know what to do with this adventure guy! 這是朋友為我下得最貼切的註解。

《關聯閱讀》
曾經對戶外活動毫無興趣的我,為何一路走上 4256 公里的美國太平洋屋脊步道?
「我是路癡,但我不怕」──從初次冒險的八小時單車行,到為期兩個月的加拿大旅程
「危險」的登山不要去,「華麗」的健走沒問題?──臺灣的「戶外教育」該怎麼走?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何羅賓 提供
 

讀者投書

《換日線》集結了來自全球各地超過 50 個城市的 200 名新世代作者,他們就是你我身在異鄉的朋友,無私而自然地分享他們的故事、他們的見聞、他們的觀點,與他們從台灣出發,在地球不同角落留下的足跡。
也歡迎大家投稿給我們──換日線在等你的故事──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