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高中交換生的墨西哥賑災震撼:同樣生活在地震帶上的我們,能否將心比心,伸出援手?

一個高中交換生的墨西哥賑災震撼:同樣生活在地震帶上的我們,能否將心比心,伸出援手?

我是今年十七歲,在墨西哥南部聖克里斯托瓦爾──德拉斯卡薩斯(San Cristabal de las Casas)的交換生。

九月八日,我所在的恰帕斯州(Chiapas)沿海地區,在當地時間 23:49 時發生了規模 8.1 的大地震,死傷約 60 人左右。

九月十九日上午 11 點,墨西哥市再次發生震度 7.1 的強震,這次死傷超過了兩百人。

以「外來者」的身分,深入村落賑災

而在墨西哥時間九月二十日的早晨,身為交換生的我,由所在的城市出發,前往 Jiquipilas 參加賑災活動。

在大約三小時的車程後,我們抵達了 Jiquipilas,並深入城市內部幾個特別須要幫忙的小村落,由於道路崎嶇,顛簸不平,車子開始持續震動著。樹林中,時不時會看到在吃草的牛、馬、雞,不禁讓我為飼主養家餬口的努力感慨。

進入村落後,即使坐在車內,你仍能很明顯地感受到原先在各自忙碌的村民停下了腳步,目光火辣辣的聚集在這台明顯是「外來者」的車子上,透過車窗,我能看見有些男孩在球場上踢球,有些原先坐在一塊兒,戴著牛仔帽的男人,和站在那明顯有一道道裂痕、受地震嚴重摧殘的房屋前的婦女和幼童。

堆滿殘骸的房屋,屋頂瓦片已透光

那天,我們拜訪了很多人家,有些主人衣著雖不奢豪,但至少乾淨完好,有些則一看就知道是穿了好幾年的衣衫──有著一個個蟲蛀的洞,或者因勞動造成的破損,並且多數斑黃、褪色。

很多災民家中,女性就佔了一大半,有些家沒有男人,不知是去工作,還是家裡本就沒有男丁。帶著我們探勘那飽受地震摧殘房屋的多數是女人,有中年也有老年,很多人話講一會兒,便泣不成聲。

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奶奶的家,裡頭沒什麼家具,前廳看似完好,只是壁上有幾道無法忽視的裂痕。然而,直到我真正深入房屋內部,卻頓時瞭解何謂「慘不人賭」──本就沒上漆的磚瓦牆邊,是大片大片的殘骸,有損壞的椅子、桌子、變形的腳踏車,而更多的,是看不出原樣的物品。

我聽到了鳥叫聲,抬頭一看,只捕捉到那翅膀的殘影,原來,透過上頭掉落的瓦片縫隙,還能看到屋頂上棲息的鳥......。

鏡頭前,微笑的災民

那天尾聲,我們到了一個更遙遠的村落,這村落是我當天所見過的所有村莊、家庭中,最貧困的一個。

這裡的狗兒瘦骨嶙峋,我們所拜訪的人家裡,多數人們身上都有異味,不論大人小孩,都穿著極為破舊的衣裳,從種種細節,你明白他們沒錢,或者沒水洗澡,他們的日子原先就很難過了,兩場地震,加諸在他們身上的,是比起尋常人家多了數倍的艱難。

即使如此,他們仍熱情的歡迎我們這些一看就知道活得物質豐裕的人們,他們仍讓我們照相,臉上掛著大大的笑容。

那天我們除了些米糖鹽等食品補給,也帶了些二手的玩偶和飲料給遇到的孩子們。即使我曾在一場志工面試中知道,別給那些幫助的孩童糖果、餅乾和汽水,因為吃了一次,他們會想再吃下一次,但我們卻只是過客,一次性的給予,將造成孩童父母的困擾。

他們可能沒錢,甚至沒有販賣這些零食的商店。但看著那抱著玩偶的孩子們,一個個興奮地樣子,以及拿到汽水後那藏不住的笑容,我還是忍住,沒把制止的話說出口。

將心比心,幫助災民

這就是我那難忘的一天所看見的另一個世界、多數讀到這篇文章的人,可能還沒接觸過的世界、原先就活得不易,如今更是談何容易的世界。

如果在當地,食物器具的確能及時的幫助他們,但從台灣,光是寄封信到當地就要一個月,若想將台灣的物資送到他們手上,真的不知道還要經過多長時間,所以,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請你把那看場電影的票錢、爆米花錢,買件成衣、吃頓下午茶的幾百塊錢,甚至是吃零食、喝飲料的數十塊錢,留下來,捐給這些需要的人們?

以下提供換日線讀者幾個為此次賑災募款的網址,你不一定要透過這些網站捐款,若有個人更信任的管道,一樣可行。但請讀者們將心比心,不要吝於給予。地震無處不在,活在地震帶上  的我們,如果也遭遇了相同的狀況,一定也需要各地人們的幫助,請幫助墨西哥、幫助地震受災戶,謝謝。

資助賑災:
墨西哥紅十字會
Mexico Earthquake Relief Fund
¡Unidos para reconstruir México!

《關於作者》
Hope Chen
現年十七歲,出生於台北、台灣,熱愛攝影、生活、探索不同城市角落,現於墨西哥南部聖克里斯托瓦爾──德拉斯卡薩斯進行為期一年的交換學生學程,希望能透過文章、照片、影片等方式,讓更多人認識這對我們而言幾乎未知的國度。
個人網站:Hipster Bear

《關聯閱讀》
墨西哥連續強震,一個台灣女生與其親友的當地救災日記
在「嘎米用」上,看見最真實的墨西哥
種族偏好理所當然?──「魔幻寫實」的墨西哥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Hope Chen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