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版權成為爭議,創作者應如何自保?──在道歉和義憤填膺之前,請先打給律師

當版權成為爭議,創作者應如何自保?──在道歉和義憤填膺之前,請先打給律師

近來,台灣出版業爭議不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且都造成巨大的社群輿論,據此,出版業者/編輯與作家間的關係,似乎成為許多文化工作者與書迷們迫切討論的新課題。

上週,印刻文學(以下簡稱印刻)及作家賴香吟,相繼在 9 月 29 日及 9 月 30 日,於各自的臉書專頁上發表了一則「道歉啟事」。啟事內文指出,印刻於今年 8 月出版的賴香吟《翻譯者》一書中所收錄的四篇小說,版權應為聯合文學出版社(以下簡稱聯合)所有,作家不應在尚未解約的情況下,將小說交由印刻出版。

據傳,作為賠償,聯合除了要求下架市面上的《翻譯者》外,還向作家索賠五十萬元,令許多作家與書迷相當憤慨,紛紛在臉書撰文聲援作家,並譴責出版社的行為。

在這個越來越重視版權的時代,身為創作者,究竟應該如何保護作品?換日線特別邀請到具商法經驗的律師,針對此類情事,提出專業的法律意見。

什麼是「獨家版權」?

出書前,一般寫作者和出版商會簽訂「獨家出版權」或「非獨家出版權」。

從法理上來說,如果在合約內簽訂了獨家出版版權,那就是在合約約定的期限內,只有合約簽訂的出版商可以出版該刊物。一般合約都會有相對應的時間,或者有相應的解約條款。合約時間和解約條款,會根據簽約時的習慣和該國的風俗制定,而作品的獨家出版合約,常見到的有效期有五年或者七年。

當然在雙方都同意下,也有可能出現本次爭議的「永久獨家出版權」。但同時,在一個完整的合約內,也一定會有解除條款和違約時的賠償方法。

除非是刻意欺瞞或者是詐騙,一般不會有作者簽約,但是不知授權的範圍和時限的情況。

解約就是不守信?當目的不再相同,「解約」是你的權利

一般提到「解約」一詞,乃至於後期因為無法解約而演變成的「違約」,總是讓人覺得心慌,有種自己「做錯事」、「不守信用」,而受到道德譴責的感覺 。但其實,若因此產生心理壓力,自覺有負於人,被迫道歉,那大可以不必。

在《民法》裡,契約本是秉持著「自由原則」,即兩個擁有完全行為能力的個人或者法人,根據自己的意思,進入了一個共同協議,並且在共同目的一致時,按照契約規制的內容,履行彼此的約定。

請注意,這個前提是在於「共同目的一致」時。

當共同目的不同時,契約的結束或者解除是必然的。違約條款和解約條款的存在,也正是為了這個目的──除了約束彼此之外,也提供相應的退出機制。

法庭示意圖/Ben Harding@Shutterstock

告知解約意願,是展開談判的第一步

說得比直接一點,解約一定有辦法,只是價碼的問題。因為一方的目的已經變了──比如作家已不希望作品由原出版社出版,則為了減少、彌補另外一方對此變更的損失,因此提出的解決辦法。

當雙方無法對價碼達成共識的時候,就可交由法院進行協調乃至判決。當作者已經溝通了想要解約的意願,而遭到對方沉默的對待時,雖然會受制於合約內其他細節的規定,但作家已經開始了解約的第一步──履行告知的義務。

確實,最理想的處理方式是,先解除第一段契約關係,無論透過和解還是法律訴訟,接下來再進入下一段契約關係。但現實上來說,談判和訴訟可能都會耗時過長,而創作發表又往往有一定時效性,因此將人夾於兩難之中。

起初合約的訂立無論如何公平,一但進入了想要分道揚鑣的階段,常常猶如感情不再但又有一方心有不甘的情侶,陰魂不散的過去,讓雙方的生活都無法前進。

雖然從律師的角度,總是希望當事人可以按部就班的處理每一段法律關係,讓法律關係可以清楚明白,避免後期紛爭。但人非機器,也有許多其他非法律上(如情感、讀者、其他商業計劃)等考量,違約因而發生。此種情況雖然不盡人意,但同樣的有相應的解決方法。

訴訟作為手段──輸贏不是非黑即白,毋須害怕進入訴訟

商業訴訟在某個層面上是一種談判的手段,輸贏也並非那麼非黑即白,如果可以將原來要求的 50 萬賠償金(不論定性)降低到 20 萬甚至 10 萬,並收回版權,無非也是另外一種贏。

同時,在訴訟過程中,由於雙方都可能承受來自內部或外界的壓力,隨著訴訟的進行、雙方優劣勢的轉移,在商業訴訟中,一方在中途和另外一方達成和解,也是家常便飯。

畢竟在考慮兩方爭議的過程,除了考慮作者違約的情形、原始合約簽訂的條款是否公平、作者是否已經多次表達想解約,但溝通未果,甚至出版方是否在過程中也有其他違約之情事,也會被納入考量。

雙方是否能夠提出相應的證據(從作者角度:證明自己多次溝通未果;從出版社角度:索賠金額的計算依據是否合理),也會影響最終判決。法院確實不會無視作者的違約,但也不一定會完全支持出版社的訴求,而營業的公司比起個人,有時更受制於法律訴訟的壓力。

在本次事件的討論中,許多人援引《民法》518 條,說明就算授權了永久獨家出版權,作者還是可以向法院申請,要求出版社在一定期限內,再出新版。逾期不尊行者,則喪失其出版權。若作者若能提供過往和出版社溝通未果的信件往返內容或者其他證據,其主張之論據將更有力。

誠然,進入法律訴訟後,時間和金錢都會被大量消耗,並且同行之間也有彼此的業務牽制關係,因此是否要先行和解、進入法律程序,甚至於進入法律程序後,要進行到哪一個環節,均有許多因素要考慮。

但有時,訴訟是逼迫雙方進入同一個談判平台的方式,並不絕對是一方一定不願意和另外一方對話,而僅僅指望法律做出最終決定。訴訟可以是個結局,也可以是個手段。

遇上法務問題,不妨多請教專業人士

今天無論是何種作品,都是作家嘔心瀝血的文學結晶。對於有商業考量的出版社和愛惜作品的作家,針對作品出版和版權處理,難免會有不同主張,但所謂「合則聚,不合則散」,如同情侶,如果真的不適合,還是條件談好,然後放過彼此吧。
 
最後,謹以本文向讀者們「告白」:雖然刻板印象中的律師,都是圓滑世故又陰險,但其實我們從事的,也是能夠促進人們日常生活順利運作的服務業。有問題(最好是可能發生的問題還沒發生時)不妨先諮詢法律專業人士,或許能減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煩和慌亂。

《關聯閱讀》
小毒販的正午審判
當鄉民突然開始關心文學
電玩遊戲的娛樂文學密碼──《不夜城》與人中之龍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印刻文學生活雜誌出版《翻譯者》封面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