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灣到倫敦,離開舒適圈,被迫勇敢面對自己的軟弱──留學新鮮人手記

從台灣到倫敦,離開舒適圈,被迫勇敢面對自己的軟弱──留學新鮮人手記

認識差異,自我調適

倫敦,是一個瀟灑的城市,它讓我心胸更開闊。

冷風吹拂的時候,我不再閃躲,去掉口罩、捨掉厚大衣。這裡已是台灣冬天的氣溫,卻仍是倫敦溫暖的時節。於是,我明白了,既已不身處亞熱帶氣候,便要設法融入其中。因為,倫敦多風、倫敦就是風,有時是刺骨多變的風,我決定要待多久,雙頰就會被冷風輕吻多久──這些話,是我每天走上跨越泰晤士河的黑修士橋,到政經學院上課時,那迎面的風告訴我的。

它說,我們彼此雖然陌生,但它將陪伴我,直到我離開的時候。

下雨的時候,我已不再慌張撐傘。僅是,淡淡的張望一下雨滴,繼續步行。暗自決定,是要淋雨、要戴帽,還是雨已經大到不撐傘不行。這裡的一天,有如四季,陰晴不定,又雨又晴又陰,讓人對於氣象預報都充滿不確定。

它練就一種人的淡定,不能選擇天氣,就調整自己。於是,無論下雨或不下雨,是否天空不作美,落下絲絲雨滴,倫敦人總是在街上大步邁出步伐,不會停。那是一種大而化之,能自覺不受干擾的自信。

看似花大錢留學,卻過著比台灣更簡陋的生活

日常生活,我不再挑剔。這裡的一餐,縱使高達四百台幣,仍是粗茶淡飯的等級,而縱使是這樣冷的天,冷食卻相當普及。

省水的浴室裡,有按一下只會淋 20 秒的蓮蓬頭、沒感應到就自動熄滅的廁所燈、不斷灌進冷風的窗子和又小又矮的洗手台。留學生,已經是貸款的債務人,必須盡量節省。有時候,自覺在物價這樣高的地方,花了這麼多錢,還比在台灣更感飢寒交迫,不免有些矛盾與衝擊。

在充滿異鄉人的城市,我學會與陌生人說話。在這裡,與陌生人交談,突然變得容易。我鼓起跨出第一步的勇氣,開始與警衛或店員說,"Have a nice day"。也開始學習跟學校近三十幾個國家的學生談天。因為獨自一人,所以有動機,跟許多陌生的人們開啟連結。

在異鄉思考生命,汲取勇氣

倫敦,讓我重新思考生活。它擁有許多的寶藏、有讓我心靈充實的環境。每一個角落與風景,都是文明經典的印記。它讓我既快樂,又偶爾為生活懊惱,然後,感覺到自己更接近生存的本質,做了很多過去不敢做的事。

我似乎正在解放,那個只敢做白日夢,卻不敢實踐的自己。終於,我開始大口呼吸,真實的感受自己活著,有一絲生命力與韌性──我比自己想像中的更可以自己生活。以前,只知道自己的脆弱。但現在明白,我就算一個人在異鄉,也能從柔弱中擠出一絲勇氣。

現在的倫敦,對我而言,代表著寬容、大而化之,調整自我適應環境、彬彬有禮。即便是政經學院這樣的高等學府,英國老師也會客氣的說,「記得考卷要隔行寫喔,如果你們記得的話。(If you don't remember, it's okay 的意思)」

我不會說,這裡所有的人對一切事物的態度,均是如此,我並沒有要以偏概全。但以上,是我在倫敦兩個禮拜,環境所教導我的事情。

精彩又曲折的倫敦,讓我不禁懷疑,我在台灣的生活,那整體而言更加便利與安逸之中,是否經常遠離了生命生存的本質。我們常常因舒適圈中的生活,忘卻生命本來就理所當然的充滿不確定感、多元性、孤寂、壓力,並未踏實的追尋自我生命的意義。

無論身在何方,都要直面生活的考驗

我從不說哪個城市比較好,一個城市的層次廣泛,且受主觀感受影響,學習社會科學的人,不應在選擇觀點時過於輕易,更不該受到單一觀點的限制,放棄理解其他不同的視角。所以,我不說,是因為現在的我根本不知道答案,或根本沒有答案。

來到倫敦超過兩個禮拜了,我知道的事情不多,很多事情都還需要時間熟悉。但我確知,台灣是很進步與舒適的,並不是鬼島。並且,環境艱困也好、舒服也罷,無論如何,都不應該閃躲生命的考驗──這些,都是我初識的倫敦,它低聲對我說的話。


《關於作者》
Ms.倫敦有點政經
讀完貓空大學法律系,在政經的倫敦讀心理與行為學,奇怪的行徑讓人霧裡看花,她本人也是帶著困惑。
喜歡東想西想、自言自語。人生懵懵懂懂,走一步算一步。
會一邊觀察各種事物與文化,一邊品味不同的人與他們的所留下足跡,期待在咀嚼中發現新觀點。
當把表面上看似不相干的事情串起來,會很開心的嘴角上揚,咧嘴燦笑。

《關聯閱讀》
天天碰到,還是陌生人──英國留學前,你該了解的社交潛規則
英國、台灣大不同:社交與求職,別「誤觸雷區」

《作品推薦》
這個世界上,有你特別想要歸屬的國度嗎?──愛台灣,仍然可以選擇長成自己的樣子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IR Stone@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