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交換生最重要的事:不長不短的時間裡,要和別人「交換」什麼?

國際交換生最重要的事:不長不短的時間裡,要和別人「交換」什麼?

我在 2016 年秋季學期,到芬蘭的韋斯屈萊大學(University of Jyväskylä)交換,寫這篇文章時,我已經回來一年了。

其實,對現在的台灣大學生來說,有所謂的「出國體驗」,並不是件特別稀奇或值得說嘴的事──在報紙雜誌、電視電台、網路上甚至捷運站四處可見的遊學廣告,各大學交換生計畫的推廣,教育部的「學海計畫」獎助學金,各類海外志工服務團,乃至於利用暑期到海外打工換宿......。

不一定非要「家境富裕」或「成績優異」不可,如今一般大學生只要有心,多的是到國外大學體驗短期或長期交流的機會。

只是,在這短期或長期的「海外體驗」中,你最想得到的,或者說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呢?

芬蘭在地體驗:「桑拿趴」

基本上大家想要當交換學生的原因千百種,但我想其中有一項,一定會是「體驗在地的民情文化」。所以,先簡短談談我的一些有趣體驗吧:

也許受氣候影響,芬蘭人從外表看上去相當嚴肅冷漠,芬蘭老師們的說法是,「芬蘭人生性害羞」──在芬蘭的文化裡,非常講求「內斂」與「尊重」,所以當你在跟芬蘭人講話時,他們通常會安靜地等你講完後才回話,不會你一言我一語地講成一氣。有時候甚至可以說,他們有如「句點王」,常常只回答你說的話,你必須自己找尋話題,別讓場子太冷。

但是,芬蘭人其實一點都不冷漠或傲慢,更貼切的說法,他們其實是「悶騷」──只要幾杯黃湯下肚,就可以感受到他們的熱情。芬蘭人在北歐可是出了名的好酒,根據我在當地的經驗,可能因為天氣冷且日照時數不長,當地朋友最常進行的休閒活動,就是三五好友帶著小酒到桑拿屋裡,開個「桑拿趴」。

桑拿(台灣也稱三溫暖)在芬蘭,其實很接近我們的社交場所如咖啡廳、小酒館,在這裡,人們很容易拉近彼此的距離,也能感受到芬蘭人溫暖的一面。

而除了體驗當地文化,交換生到了國外,其實也非常有機會,接觸該國以外、來自四面八方的學生:

不只台灣這幾年的海外留學或遊學風氣盛行,各國大學生也常在這個階段,利用青春歲月多體驗不同的環境和文化。以我所在的芬蘭為例,歐盟自己就有成立於 1987 年、行之有年的「伊拉斯謨」交換生計畫(E-rasmus)。因此,在芬蘭交換的期間,同樣可以和歐洲各國的國際學生有許多互動,也更能體會即使同樣位於歐洲,各國文化和價值的顯著差異。

去國外交換,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

回國後,我最常被朋友們問到的一句話,是「你覺得去國外交換,最重要的是什麼?」

除了上述提到的親身體驗當地文化之外,在常被稱為「國際孤兒」的台灣,我想我們常常覺得最重要、也最有責任的,不外乎是「國民外交」了。

但和各國同學的相處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除了積極介紹台灣,還有呢?或者稍微嚴肅一點的說,如果和各國同學們沒有先建立較密切的交流與互動,為什麼對方願意聽你「介紹台灣」?

所以,我認為出國交換前,與交換過程中,讓自己具備「交換資本」,是格外重要的!

但,什麼是「交換資本」?
什麼可以成為「交換資本」?

「交換資本」,我把它定義成可以用來和國際學生互動、促進交流和彼此了解的無形工具。可以從自己的興趣和專長開始:舉凡音樂、美術、烹飪、旅遊等,都是可以和外國朋友搭上話題的入門,成為一項好的交換資本。

還記得某天我在市中心文創小館中,發現了來自法國同學的蹤影,我主動上前打招呼,原來她在尋找素描的用具。聊天後發現,她是個不折不扣的「藝術女孩」,雖然不是主修美術,但平常的興趣是畫畫,這點跟我很像!

她開心地跟我分享她的作品和粉專,我也分享自己的作品給她看,因為興趣相同,我們很快地就熟絡了起來。

以共同興趣為「入門」,更需要對自己的了解

另位是位外表看來有點「厭世」的「吉他憤青」:我們在一趟拉普蘭(註:聖誕老公公的所在地)學生旅遊中認識。我承認一開始是因為他外型出眾,又帶點迷人的憂鬱氣息,讓我想藉機搭訕,恰巧我們被分配到同個小木屋入住,因此相處的時間很多。一聊之下,才知道他是位音樂創作人。

也喜歡寫歌、講自己故事的我,在異國碰到有共同興趣的「法國鮮肉」,話匣子便停不下來。我們從曲風聊到創作靈感來源、寫歌方式,還有錄音製作過程,什麼都聊。我當時隨口說,乾脆一起寫一首歌好了,他二話不說「沒問題!」我們就在學期末,一同寫出了一首紀念在 Jyväskylä 交換時光的歌。

如果你也熱愛生活,有著自己真心喜歡且投入的興趣,生命中並非只有功課和競爭──相信這樣的你,非常適合交換生活,因為透過這樣沒有壓力的交流,很容易迅速拉近你和外國年輕朋友間的距離,更可說是你最好的「交換資本」。

但在興趣之外,來自台灣的我們,同樣也需要對自己、對台灣,盡可能多深入地了解──畢竟,外國朋友也很期待,透過我們,認識「他們的異國」台灣,有著些什麼特色、什麼文化。

透過「美食交流」一步步介紹台灣,就是留學生或交換生們,最常進行的活動之一:

喜歡烹飪的我,常常做一些台灣菜請外國朋友們吃,其中有位德國女孩一樣也喜歡烹飪,但她是素食者,因此我為了她做了素的台式炒米粉和紅燒豆腐。她開心地大啖我的台菜,邊說她很喜歡亞洲食物,可惜亞洲素食菜好像不多,她最常吃的是豆皮壽司或海苔捲。

一聊之下,才知道德國是個素食主義盛行的國家,全德共有約 700 萬素食者,占總人口約 9%。她問我:「在妳的國家,吃素的人多嗎?」

這時我當然沒忘記「介紹台灣」的重責大任,好在先前剛好有做功課,我告訴她,其實台灣的素食人口超過 280 萬,以比例來說有約 12% ,比德國還高喔!不過台灣素食人口中,有很多是因為宗教信仰的緣故......。她聽了非常驚訝也感興趣,告訴我德國人多是為了環保等原因而吃素,這是她第一次聽到有人因為宗教而吃素。(看來,其實歐洲朋友,同樣對亞洲文化不盡熟悉且充滿好奇呢!)

主動打開心防,「交換」來的不只是知識,更是無價的友情

因為有了以興趣為底的「交換資本」,加上我平時就常關心台灣的大小事,把握機會讓對方認識台灣,回想過去這段日子,我和各國朋友們的話題與交流不斷,度過了非常愉快也充實的時光。

如果可以,我想分享自己小小的經驗談,給正考慮踏上「交換」生涯的你:主動打開心防,展現最真實的你吧!

其實,會在這個年齡選擇國際交換的人,在某種程度上,不論國籍,我們是具有很多共同點的──例如「想體驗異國文化」、「想要離開舒適圈」、「喜歡旅遊」......等等。因此若我們自己夠主動、不帶預設立場地批判他人,一定可以結交到很多來自各國的朋友。

當時交換將近尾聲,我和朋友們甚至約好,未來不論幾年後,只要到彼此的國家旅遊,一定要告訴對方,再次相逢。

而現在回國後,拜現代科技所賜,有著許多共同興趣的朋友們,仍可以透過網路社交軟體保持聯絡,交流近來作品和想法。我們也時常互寄明信片,分享彼此的旅遊故事。

最後分享兩個小插曲:有次我與一位「反資本主義」的「左派熱血德國男」分享台灣的抗議活動,他的反應是馬上傳了一張 7 月漢堡 G20 高峰會的現場抗議照給我,並對我說:「我也在裡面!」接著他甚至給予台灣高度肯定:「這就是民主的表現啊!不論抗議主題是什麼,至少表示人民是自由的。」

又如今年台灣同婚釋憲結果,備受國際媒體矚目,媒體指出,台灣在亞洲跑第一。還記得那陣子,我的歐洲朋友紛紛傳外媒報導給我,「你應該為你的國家感到驕傲,台灣實在太棒了!」、「這點我們德國甚至都沒有你們先進!」(註:幾個月後德國通過同婚合法化

其實,只要敞開心胸、做自己,相信每個人都具有屬於自己的「交換資本」。而交換生的學期,就像個橋樑,它給了我們親身走向世界、接觸世界的機會──除了在「當時」所體驗到的感受之外,怎麼繼續利用這個橋樑,持續放眼世界,並且與之交流,讓它成為人生中重要的資本,就在於自己了。
 
對我來說,國際交換學生的經驗,是我難忘的體驗與回憶,更是我人生的重要資本,希望對你來說也是!

《關於作者》
賴姿蓉。
曾於芬蘭交換,體驗 Jyväskylä 的純樸小城風光,過著每天等極光的日子。

《關聯閱讀》
留學、生活在北歐的美麗與哀愁
語言、知識、國際觀,出國之後自然就搞定了?──台美大學生都有的「換」想
一位交換生對歐洲文明的綺想與幻滅:與其委屈靜默,不如主動粉碎刻板印象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Andrew Babble@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