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訴我的香港老闆後發生的事──「香港人現實勢利又無情」,真的嗎?

讀者投書

2017/09/14

圖片

「我想跟你說,香港人面對這種事情,不傷感情(No hard feelings)。」

這是剛進公司第三週,向大老闆投訴我老闆(部門高階主管)讓我在管理層面前出糗後,我答應這位主管一對一的午餐邀約,進餐廳後,他坐下來的第一句話。

餐廳裡原本低沈的小提琴聲忽然變得激昂,吸引了我老闆瞬間的注意,令我有機會快速整理思緒接話。

雖然從小就知道,香港是個西化程度高的東方國際性金融城,但那時的我剛進入香港職場,還不曉得在許多人定義中,同屬「大中華文化圈」的香港,那些職場耳語的字裡行間,是否與台灣職場文化中的「職場倫理」相同──上司下屬間,一樣存在著「察言觀色,推敲弦外之音」的必要。

"hard feeling?"我試著釐清他想要表達的意思。

「我不知道台灣是怎麼樣的,但是香港人不會把這種事(指投訴他)放在心裡。我做金融二十幾年,從地產、投行、基金到商銀都有,比這種事大的可能見得多。大家都是打工,如果有什麼我能分享給你的話,就是『有利你發展的意見,才該往心裡去』。」

他這番話,與我原本預計可能「被說教」的預期大相逕庭。加上他用不太流利的中文,對當時不諳粵語的我努力說著,那景象令人印象深刻,也促使了我在往後的工作中,開始特別留意香港與台灣的職場文化差異。

「自私自利」的香港工作者?

雖然後來我離開了那個 team,但那餐飯席間談到的「利益導向」,卻鮮明地活在我的記憶裡。

回想起決定來香港時,許多前輩曾告誡我:「香港人是很現實的」、「香港人只關心利益」、「不會講廣東話很難融入香港圈子」......說白一點,主要就是在告訴我:「你這個不會講廣東話的小朋友,香港這地方是人吃人的你知道嗎?」

但前輩們這樣「善意的提醒」,對如今已在香港金融業打工幾年、每天跟兩岸三地金融人相處的我來說,它的嚇阻效果早已無以為繼。

因為除了「不會講廣東話很難融入香港圈子(註)」這一點是真實存在、在世界各個角落都會發生的文化堡壘之外(如:外國人在台灣若會講「哇愛歹丸啦!」等台語,常能博得本地人好感),其他特別強調香港人「鍾情利益」的論點,可能都不是那麼地具備同理心。

講一個例子:前陣子一個進部門沒多久(但已熟悉業務跟部門間溝通窗口)的同事跳槽離開後,說自己幾個月內不僅加了兩次薪水,現職工作也比原公司輕鬆,更重要是能準時下班──順帶一提,他申請離職時的理由是「工作量太大、而且工作內容不符合心目中的職涯發展」。

先停一停,花三秒想想看,如果這件事發生在台灣的公司,你直覺反應會發生什麼事?

我個人的經驗,恐怕比較不那麼勵志:之後發生的事,用對岸的話講,就是連續「被分享」人生經驗,而且都不是正面的那種。

回到故事,當時主管們對這種待不久便跳槽的態度,當然也有些許無奈,但他們也理解「外面有好機會的話誰會不去」的心態,很快就准了這事,好聚好散。他們私下也說自己「只是打工」而已,因此能夠了解這種想抓住機會的心情。

相較於台灣勞工平均單一公司服務年資(5.9 年),已低於世界多個主要國家,香港工作者對職涯利益的取捨態度,顯得更加積極:依我這幾年的觀察,我的前同事並不是特例,似乎香港人追求短期利益的通案,的確普遍存在處於職涯各階段的香港人族群中。

但,我不認為這是許多台灣朋友常掛在嘴上,「香港人天生現實、無情、勢利眼」的關係。

箇中原因,除了接近充分就業、高度競爭的經濟環境,將跳槽(挖角)情況推波助瀾(從人資的角度講應該是火上加油)之外,前述那種香港人打從心底相信、從進入職場起便被上司、同事、其他工作者乃至於自己催眠的「只是打工」職場心態,才是牽引著香港工作者,多半傾向追求短期利益最核心的元素。

回看我的台灣經驗:相比我第一份工作時,被老闆要求將心態調整為「無論職位、薪水高低,都要把自己當成專案的"owner",全力付出就會被看見」的職場文化,港台兩邊的天生差異,或許已自動解釋了,為何台灣前輩們對香港人總存在「現實自私」、「利益優先」的印象。

"Hard Feelings"與利益優先

在我一個台灣囝仔看來,這種放眼追求(短期)利益、並將此種追求態度「合理化」、乃至於「內化」為自我價值一部分的職涯(及部分生活上的)取態,反覆強化了香港人對「實用主義」的擁護。

如前述歷練商場多年的香港老闆,午餐時給我的香港職場忠告:「有利你發展的意見才該往心裡去」一樣,香港的職場文化,在在暗示著我不應該耗費時間心力,去著力於對獲取利益不存在任何幫助的"hard feelings"。

而這種「實用主義」的精神在於:尊重個人的選擇,不讓過去存在的衝突,影響了明天可能的合作及發展。

在這一點上,經歷過因離職而遭遇「被分享人生經驗」的我,如今認為香港的實用主義,並不盡然是偏向負面的。甚至在職涯發展方面,這樣的實用主義,對現代工作者的幫助可能比「講究員工無條件忠誠」、「講究付出勝於回報」的職場文化,更為有效。

畢竟打開 Linkedin 就知道,除了擁有鐵飯碗的幸運兒或金飯碗的天之驕子,一生只服務一、兩家公司或單一地區的工作者,如今已經非常罕有了。一個工作者只要還留在相關的行業裡,就很可能與前雇主、同事、合作廠商再有第二次的合作機會。麥肯錫等顧問公司及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內採行已久的「校友制度」,便是著眼於實用主義的好處,而做出了這種有利雇主及僱員雙方的安排。

而對於只重視「員工忠誠度」,但在留才方面卻少有建樹的公司(不限於台灣公司)而言,若不能與時俱進地貼近就業市場、維持自家員工滿意度,那麼隨著手機世代進入職場的人數增加,這種公司將無可避免地,隨著發達且傳播迅速的社群資訊而無所遁形、最後消失於世界的某處。

向世界學習

如果能夠,我想我也會與換日線其他作者一樣,鼓勵台灣的工作者們盡力向外發展,但不只是因為市場太小(如果市場變大就不用出去看看了嗎),而是台灣世世代代都需要有人向世界學習,讓世界看見台灣──然後回家,把見識播出去、把經驗傳下去、把人脈搭出去。

我知道有人正在做,就像換日線以及它的作者們,也知道有人想做,就像正在讀這篇文章的你。偷一下換日線的話:大膽走出去、世界走進來。共勉之。

註:所謂融入的定義,是指對方願意向自己透露除了興趣愛好以外的
(1)職業發展取向
(2)家庭背景
(3)邀請你參加對方熟悉親友出席的聚會。

《關於作者》
愛荻生,
常常挑戰「讓五歲小孩聽懂金融知識」的居港台灣金融人。土生土長,成大企研畢業後在大中華地區工作移動。待過台、外、中資機構,住過北京、深圳、台北,現居香港,在金融業從事風險管理,認為文化同理與盡力溝通是行走天下的利器。喜歡學習,特別關注亞太區域發展、智慧金融及兒童金融教育,期盼下一代所處的台灣越來越好。

《關聯閱讀》
香港大經濟 vs 台灣小確幸,什麼是真正的幸福?
香港不是中國,但難道我們只有金融中心和功夫明星嗎?──千里之外,反思香港我的家
打拼12年,公司上市變成大企業,我為什麼辭職闖香港?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Worrathanawat@Shutterstock

讀者投書

《換日線》集結了來自全球各地超過 50 個城市的 200 名新世代作者,他們就是你我身在異鄉的朋友,無私而自然地分享他們的故事、他們的見聞、他們的觀點,與他們從台灣出發,在地球不同角落留下的足跡。
也歡迎大家投稿給我們──換日線在等你的故事──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