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啊!他居然說要跟我 share 牛肉?」──印度老闆分享跨國人才不一定擁有國際觀

「天啊!他居然說要跟我 share 牛肉?」──印度老闆分享跨國人才不一定擁有國際觀

大老闆 T 是位印度人,在聯合國有超過十五年的資歷,目前的生活有三分之二都是在天空上飛行,時差在他身上跟呼吸一樣正常,有看過電影《型男飛行日誌》的人,應該很好想像他的生活,差別只在於,他是印度版的喬治 · 克隆尼。

T 有著中年大叔的可愛招牌──圓滾滾肚子,西裝褲的皮帶永遠定格在肚子的下緣,黝黑的膚色搭配著時尚的黑色粗框眼鏡,與超級樂天的笑容。然而,談到工作,T 可是出了名的注重效率與細節,若是別的時區的主管在 Skype 會議時,晚個幾分鐘還沒上線,就會看到他皺著眉頭在辦公室來回踱步,用濃濃的印度口音不停說著:"What' s going on? What' s going on? What' s going on?"

第一次與 T 聊到國際觀是在部門迎新的餐會上,辦公室的同事全部移駕至昭披耶河(Chao Phraya River)旁的多國料理餐廳,歡迎我這個初來乍到的小妹妹。

"Please, dig in!"──老闆在正式聚餐展現親和力

當眾人七手八腳分裝食物到每個人的盤子之後,T 笑著說:"Please, dig in!"接著用手就吃了起來。

好在之前在香港,我曾經有過和印度同事共事的經驗,因此我並沒有覺得很新奇或是做出驚訝的表情。反而是感到一抹溫馨,這代表他視同事為親近的人,才會在這次的聚餐展現私下的習慣。的確,同事們之間已經共事了許多年,感情深厚,而這頓飯氣氛非常融洽,就像一大家子上館子一樣。

沉浸於國際化的環境,不代表就會有國際觀

之後和 T 聊到這件事的時候,他笑著說幾年前到紐約總部開會時,在會議上認識一個非常優秀的美國少年 J。J 是哈佛法學士直接攻讀公共行政碩士的跳級資優生,有著亮眼的經歷與有條不紊的思維,T 認為 J 非常適合之前正在招聘的顧問職位,因此邀請 J 共進午餐。然而,午餐結束後,T 得到的只有失望。

「首先,他點了一份『牛肉』沙拉說一起 share,這是第一點。接著其實那天會議很多,當時我已經有點累了,沒想太多,就直接用手以最習慣的方式用餐,之後整整半小時,J 都在盯著看我怎麼吃飯!」T 略帶生氣與好笑的語氣說。

「我覺得很不被尊重,同時他跟我說他多有國際觀,多會跟 diverse team 合作,履歷上滿滿的豐功偉業,但都無法抵他用餐時候的一個小動作。」

我好奇地問,怎麼可能,哈佛一定也有印度學生,J 怎麼可能會這麼驚訝?

T 慢慢地說道:「很多人縱使在國際化的環境裡,依然用自己的習慣與傳統,跟相近的團體交流,用自己的價值觀審視別人。或許他曾經看過印度人用手吃飯,但覺得那是『別人』,與自己毫不相干,但今天在可能是自己未來老闆的身上看到,就突然很驚訝,因為那突然間與自己息息相關了。」

「而且,天啊!他居然說要跟我 share 牛肉?」

擁有國際觀,其實是孕育一顆溫柔的心

兩個月後,跟 T 再次聊到國際觀,我請他以主管的身份,說明希望在員工身上看到哪些相關的特質,或是在找新人的時候會特別注意哪些方面。

首先,他提出為什麼現在很多企業都在談國際觀這一塊,其實「具備國際觀」和「與不同的人合作」是相輔相成的事情,比方說,你懂得日本人很注重禮貌,所以跟日本團隊合作的時候自己也要很重視禮節,這就是一種國際觀。或是你知道泰國很敬重他們的皇室,就知道跟泰國人交談的時候,千萬不可以對他們的皇室出言不遜(註)。國際觀之所以在工作上如此的重要,就是因為它讓你懂得怎麼跟全世界的團隊交流與合作。

然而,不是擁有越多國際經驗的人就越有國際觀,也不是待在國內就沒有學習國際觀的資格,而是憑藉著仔仔細細去觀察身邊的人的一言一行。

先前自己在臺北唸書的時候,常常在學校看到來自世界各地的同學,這些外籍生就是很好的學習與觀察對象。比方說,來學校上課的時候,某些國家的學生絕對不會穿露腳趾的鞋子,又好比在點滷味的時候,歐美國家的學生幾乎不會點任何內臟類的食物,這些一點一滴累積起來,就是對他們習慣的觀察。

每個種族都有各自的忌諱與重視的層面,當然不是所謂的刻板印象,只是在時間長久堆疊之下,分佈在地球各處的大家,各自養成的不同習慣而已。國際觀,這個看似深奧的詞彙,其實就是孕育一顆溫柔的心,去了解與尊重世界。尊重各自選擇的生活方式、尊重面對事情的處事理念、尊重那些枝微末節的小細節。

「還有,千萬不要問印度人要不要 share 牛肉沙拉。」

註:泰國對於皇室的敬重與保護,是有法律規定與保障的,任何人(包括外國人)若是在公開的場合批評皇室(特別是泰皇),或是做出挑釁不禮貌的行為,最高是有可能處以十五年的刑責,鋃鐺入獄。

《關於作者》
Syying Tu
學習的軌跡橫跨臺北、香港、波士頓、曼谷。
實習生涯於 19 歲加入 LinkedIn 與 Microsoft,20 歲闖蕩投資銀行,21 歲開始到現在正跟著聯合國走跳東南亞。
喜歡用溫柔但俏皮的文字,分享點滴生活與慢慢拓展的眼界。
很怕辣,對綠茶過敏,下雨天會睡不著,夢想是做個溫暖的人,勇敢去愛(還有養一隻叫貓咪的狗狗)。

《關聯閱讀》
「國際觀」是什麼,可以當飯吃嗎?──可以
「赴美進修」還是「貢獻祖國」?──在印度,海外人才的「去留」課題
「他」眼睛裏的台灣:樟宜機場那一夜,印度裔司機告訴我的事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主圖/flickr@Ministerie van Buitenlandse Zaken CC BY 2.0(示意圖,非當事人)、附圖/Syying Tu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