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我們週五不跳舞──比利時人的「媽寶」習慣,改變我對「歐美」的單純想像

親愛的,我們週五不跳舞──比利時人的「媽寶」習慣,改變我對「歐美」的單純想像

「親愛的,我們禮拜五不跳舞。」

小時候的世界觀,總是帶點一廂情願──歐美、歐美,歐洲跟美洲鐵定是一樣的。台灣親美,自幼我們的「異國文化教育」其實也多是「美式風情」──所以瘋狂的禮拜五晚上一定要有派對;高中生活一定有個人置物櫃跟「女王蜂」;西方人獨立又崇尚個人主義,亞洲人依賴性人格強且習慣集體主義......我的世界觀曾是如此二元的想像。

直到漂越九千多公里來到歐洲,在比利時一個叫做魯汶的市裡展開新生活。

努力融入「歐美」,卻發現當地人被國際學生笑稱「媽寶」

比利時比台灣還小,低地國,分荷語區與法語區(第三官方語言德文形同虛設),即使像魯汶與首都布魯塞爾只差半個小時車程,前者荷語後者法語,兩個世界。

努力跨出舒適圈,證明自己獨立、能幹、可信任,即便被一群高頭大馬的外國人包圍,也盡量看起來開朗好聊天──談話的時候記得微微傾向對方,別太有距離感;初次見面要習慣擁抱,仔細觀察人家要親幾下臉頰,是先左邊還是先右邊;路上見到人別視而不見,看著人家眼睛微笑一下無妨。

很快我就學會了,就算骨子裡害羞怕尷尬或是不善交際也要忍住,因為露出來反而更尷尬,使勁讓自己看起來從容融入(多喝兩杯啤酒會更容易)才是上策。但不久之後我突然發現,很多國際學生都會開玩笑地說比利時人是「媽寶」,和我心中當初高大獨立的形象相差甚遠。

比利時同學的「特殊習慣」背後

好比每到週末,許多比利時的同學,總會拖著一個裝滿「本週髒衣服」的行李箱,咯愣咯愣地走過石子地回家去,然後隔週一再帶著一箱媽媽洗乾淨的衣服回來。

所以親愛的,這裡的比利時人禮拜五晚上不跳舞,party 之夜是禮拜四晚上:一到禮拜五,他們都回家去當乖孩子了。

禮拜五下午開始往車站前進的人潮。圖/韓文起 提供


我曾經問過我的比利時好友這個「洗衣服」的問題,一開始我以為是洗衣服太貴了,他們想省錢,但她一臉尷尬地否認,表示只是覺得帶回家給媽媽洗更好,「而且大家都這樣做」。

她自己也開玩笑地說,她知道這樣聽起來非常依賴家裡,但比利時人的家庭觀其實滿重,很多人婚後其實也還是選擇跟父母同住。

比利時人比較害羞,比起跟外國人打交道他們更喜歡跟自己人一起玩;比利時人肢體尷尬,酒吧裡最常開的玩笑,就是「我們不會跳舞」。

老實說,這和我所熟悉的亞洲文化其實滿接近──那些我所表現出的「西式」,反而都是後天的。想起當初大學時每個禮拜從新竹回台北都會被笑說:台北人最愛回家,沒想到飛了大半個地球,竟然遇到了更愛回家的比利時人。

「媽寶」真的都是長不大的巨嬰嗎?不一定。雖然每週五都能固定聽到整個城市交錯的行李聲,朋友也會拒絕週末一起出遊,但這就是他們愛家的表現。

有家堪回直須回,國際學生禮拜五守著空蕩蕩的酒吧,神往自己家。

《關於作者》
韓文起,
台北偏鄉人。清大中文系畢業,比利時魯汶大學文化研究碩士菜鳥,想繼續在歐洲流浪以逃避現實。喜歡文字、甜點、睡覺,有點不甘寂寞但卻在有點寂寞的歐陸摸索未來的形狀。

《關聯閱讀》
回家──你的自由是我的鄉愁
在「媽寶圈」裡成長的孩子,如何教他堅定地面對環境?
「媽寶富二代」拖垮企業,不是亞洲專利──美國職場,當親情與工作糾纏不清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Gonzalo Pineda Zuniga CC BY 2.0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