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內容,與我的英語流利程度無關」── 多一點理直氣壯,其實我們不比別人差

「我的內容,與我的英語流利程度無關」── 多一點理直氣壯,其實我們不比別人差

"Any comment?"這是我在美國法學院交換一學年間,上課最常聽到的一句話。
 
整個教室的同學爭相舉手,我坐在教室裡,盯著自己在書上寫下的想法與問題,卻總像個旁觀者,靜靜地聽著、不敢發言,背後的原因是怕自己的觀點不夠好、怕自己的語言不夠流暢,過多的擔心讓我卻步,整個學期,相較於其他同學的熱情回應,我並沒有真正舉手發言過任何一次。
 
還記得,一堂談判課上,教授將全班分組,針對假設的案例進行角色扮演,兩位當事人、兩位律師。其實我很喜歡擔任律師的角色,因為有比較多主動性跟參與性;但另一方面,我也最害怕擔任律師的角色,因為得要克服內心的不確定與擔心,不畏懼地開口。

通常,我才開口沒幾句,扮演律師角色的同學就氣勢強勁地回覆:「你對密蘇里州的法律完全不了解,我來告訴你……」
     
我有些氣餒,懊悔自己竟然沒有在上課前好好讀懂案例裡相關的州法。中間休息時,我詢問教授我需要加強哪部分的法律知識,然而教授卻說:「這個案例跟密蘇里法律完全沒關係」,教授的回答令我驚訝,又受傷、又生氣,氣自己為什麼要這麼沒有信心,不相信自己的判斷,
明明做好萬全準備,卻仍然不敢和對方議論,只是任由對方冠冕堂皇、強詞奪理。

重視「內容」的深度,勝過說話的「技巧」
 
另一個例子發生在期末報告時,一位同學站上講台,自信滿滿,手上沒有講稿。看著他,我心想「他一定準備的很充分」。直到他開始講解他的報告,在台下的我卻愈聽愈模糊。「這不是跟我們要談的主題完全沒有關係嗎?」看著他在台上口若懸河的自信模樣,我納悶。教授在講評時,不斷丟出問題,試圖引導那位同學將他的報告內容與主題扣合在一起,他卻聳聳肩,避開教授的問題,仍舊離題。
 
我對他莫名的自信感到訝異,同時,卻也默默增加了一點對自己的信心。
 
 在交換的一學期間,這種事情屢見不鮮。我慢慢發現,美國人很會「說」,是指他們有很棒的說話「技巧」,這與他們自幼所接受的教育鼓勵表達有關;但對於說話的「內容」,卻沒有品質保證。說的流暢、自信是台風的展現,卻不一定有好的內容,相較於美國偏向「表達」的教育,台灣似乎更重視「內容」的追求;然而因為「技巧」的阻礙,讓自己沒有勇氣將表達意見,也讓其他人沒有機會聽見自己的「內容」。我突然想起一位老師所說的,「台灣的學生,真的沒有比外國差,我們只是沒他們那麼善於表達。」
      
經過一段心理調適,我開始試著舉手。因為沒有發言的習慣,每次開口總可以感覺心跳加速、漲紅著臉;說完的那一刻,卻大大鬆了一口氣,好像又往前邁進了一小步。

多一點自信,我們其實真的不比別人差。

非母語人士,也有大膽發言的權利

或許是因為好勝心或愛面子,身為班上唯一的「外國人」,又是班上最小的學生(同學平均都三十歲左右,也有好幾位四五十歲的),每逢聽不懂、有問題時我總不敢發問,而是假裝自己懂。與別人閒聊時亦同,不懂的時候,點頭、微笑,點頭、微笑,偶爾插上一句,"Really?"表示贊同,顯示自己跟得上、聽得懂。
 
直到我和一位同為交換學生的以色列女生聊天,她談到上次跟一個美國人聊天時,他以為她是美國人,說得太快,她於是理直氣壯地說,"Can you slow down? I’m not American."
 
我一直很欣賞這位比我小一歲的以色列女生,因為英文不是她的母語,來到這個陌生的國家,她仍充滿自信。「因為我知道我很聰明,而這與我的英文程度無關。」 她淡淡地對我說。我佩服她能直接叫對方放慢語速的勇氣,同時也自我反省。我突然理解,一個外國人來到一個國家並不代表要對這個國家的人和語言唯唯諾諾、卑躬屈膝,或許我的英語口說永遠不可能如美國人般流利,但那是因為這本來就不是我的母語;反觀今天,如果一位美國人要學中文,他能說的跟我一樣好嗎?
 
 一位曾留學美國的前輩後來聊天時告訴我,「其實,不需要裝得很美國人一樣。硬要裝反而讓自己很痛苦。承認自己的不一樣,有時才更能得到別人的尊重。」想想,何嘗不是如此呢?原本一直害怕自己身為班上唯一的非母語人士,會造成其他同學困擾,但是其實,自己在學校念書時,也很開心有外國同學,能夠以他不同的背景,為課堂的討論提供不一樣的觀點。
 
正視自己的能力與背景,且不需要自我矮化。語言永遠都有進步空間,然而一個人的價值,並不是被流暢與否的語言工具決定,而是在於一個人本身的思想與內涵,那正是我們相對於當地人的價值所在,是我們可以依恃而理直氣壯的。 

換日線全新秋季號《背包裡的地球》
2018 換日線季刊「早早鳥優惠」

《關於作者》
邱瀞慧,
台灣大學法律系五年級。在台大當了四年不務正業的法律人,
在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法學院當了一年完全不需要管GPA的交換學生。
喜歡旅遊,喜歡嘗試,喜歡擁抱不同的文化與人。
希望能夠透過與外在世界的碰撞,成為一個更溫柔、更堅定的人。

《關聯閱讀》
去法國交換不是在浪費青春──游詠仁:原來我比想像中勇敢
交換生在美國:先別一頭熱,文化交流沒有想像中這麼容易
在種族多元的馬來西亞工作,只會英語遠遠不夠

 

執行編輯:劉書辰
核稿編輯:陳太陽

Photo Credit:Rawpixel.com@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