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天生大膽,是一個人的旅行,讓我學會了勇敢

我不是天生大膽,是一個人的旅行,讓我學會了勇敢

終於自己來到馬丘比丘。圖/張凱絲 提供


「嘿!你的南美旅行怎麼樣啊?」、「已經很常自己一個人旅行,還會害怕嗎?」跟朋友相約喝咖啡,他們最想談論的話題,就是前陣子我自己去的那趟南美洲旅行。

「很刺激!」我脫口而出的形容詞,讓大家都感到意外──自己跑去日本、澳洲打工度假的我,還會對於旅行感到刺激、緊張或害怕?其實,每次到新的國家旅行,都是新的挑戰,你永遠也不知道落地後會是甚麼樣的狀況,特別是南美洲旅行的「可預期性」太小。

一場意料之外的單人旅行

第一次到澳洲雪梨,腦海中想像的風景,是明信片上的歌劇院,食物就是薯條、牛排。初到日本更不用猜想,東京新宿的街道,早已在日劇中預習過千百次,就算不懂日語,看漢字也猜得出大概意思,環境雖然陌生,但不至於全然未知。

然而,南美洲對我而言,卻像是個未開發的大陸探險,西班牙文除了「Hola」以外一個字都不會,當地具有怎麼樣的風土民情、吃的是甚麼樣的食物,我完全沒有概念,再加上南美洲並非華人的熱門旅行景點,想在異地巧遇同鄉旅人的機率,可是少之又少。

展開這次旅行的契機,是因為在澳洲認識了智利的朋友,他跟我聊到去「馬丘比丘」的故事。在這之前,我完全不知道「馬丘比丘」這個地方,或者應該說,「南美洲」本就是個我沒想過要去的地方。直到工作、生活疲乏、開始想嘗試新事物、呼吸到不一樣的空氣時,腦海中才浮現了去南美洲旅行的念頭。

原本說好要一起旅行的朋友,因為工作走不開,最後變成了我一個人的旅行。當時,我曾感到害怕,甚至考慮過要取消,但是再冷靜想想,人生的變數已經太多,如果還因為別人的因素而無法前往想去的地方,那豈不是有更多的遺憾?因此,即便旅伴的時間無法配合,我還是決定獨自啟程。

看見出乎預料的美景。圖/張凱絲 提供

Learn or Die:一個人的不便與收穫

一個人旅行,要準備的功課實在太多,除了行程規劃,還需考量交通工具、旅行預算以及當地的注意事項等,甚至還要在澳洲自費打旅遊疫苗!我本就是容易緊張的個性,因此,準備一場旅行之於我,簡直比乖乖上班還要累人。

而真正踏上旅程之後,我的心情更從無一秒鬆懈。少了朋友幫忙照看,搭夜車睡覺時,我總是緊緊抱著背包;上公共廁所時,也要將行李通通揹進去(所以行李一定要精簡再精簡);見到美麗的風景,只能厚著臉皮請路人拍照;在各式異國料理面前,一次只能點一道,導致旅行結束後,發現必吃清單也沒劃掉幾樣。

入境隨俗,吃了一道祕魯料理「炸天竺鼠」。圖/張凱絲 提供

記得有一次在祕魯搭上一台十人小巴,說好祕魯幣四元(約台幣三十七元)可以載送到市區,孰料半途車子拋錨,司機竟然還要乘客下車給錢。當我遞給司機一張面額五十的鈔票,他搖手表示找不開錢,但也不讓我離開,他不會講英文,我不會講西文,陷入一場無言的僵局。好險有位歐洲乘客幫忙溝通,並且付了我的車費,我才得以順利離開。

這位好心人也是一個人揹著家當來旅行,從基礎的西班牙文一路邊走邊學,「Learn or die」是他告訴我的旅行心得。

在旅途中,遇見同路人。圖/張凱絲 提供

風險中,長出勇氣

一個人旅行的風險雖高,但是收穫也相對豐富。一路上,我不僅得到了許多陌生人的幫助,並從與他們短短的交會裡,聽到旅行對於他們的意義,更從旅途中獲得了許多經驗值。

我一點都不勇敢,但面對過遇到扒手的危險、迷路的害怕、摔倒沒有人扶你一把的窘境,也就因此長了一點勇氣。

為了登上「祕魯彩虹山」而滿身泥濘。圖/張凱絲 提供

換日線全新秋季號《背包裡的地球》
2018 換日線季刊「早早鳥優惠」


《關於作者》
張凱絲 Chang Casey,
曾經是工業設計師,因為家庭經濟跟沉重的學貸壓力,原本以為出國只是無謂奢侈的妄想,
想不到用海外打工度假的方式跨出台灣第一步到現在,自己一個人在日本、澳洲闖蕩數年,
練就出像雜草般的適應性。「環遊世界」已經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而是目標。
目前著有《東京‧停泊日》、《澳客行──澳洲文化與美食的那些事》。
個人網站部落格

《關聯閱讀》
非關功利、何須目的──旅行,與人生的養分
17歲,踏上遊歷三十國的旅程──旅行中,我找到了自己
為了跟上潮流、或是為了「落伍」?──或許,是時候重新思考旅行的意義了

 

執行編輯:劉書辰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張凱絲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