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與「輪」比的旅行──第一次造訪美國感受到的不是同情,而是尊重

吾與「輪」比的旅行──第一次造訪美國感受到的不是同情,而是尊重

美國,對我來說,曾經是很遙不可及的名詞,又或是不敢渴望造訪的國家,畢竟我是一位終生與輪椅為伍的人……很幸運地,今年剛好申請到代表台灣出席 Cure SMA(Spinal Muscular Atrophy, SMA 脊髓肌肉萎縮症)國際交流會議,會議場所在距離台灣遙遠的美國佛羅里達州,但在這因緣際會下,讓我從此愛上了美國的氛圍。

「嗨!別再說抱歉了!」

坐了 20 小時的飛機,如今回想起來仍覺得不可思議!

在學習的過程體驗不同文化的差異,讓我覺得非常值得,尤其從下飛機搭乘事先預訂的接駁車開始,我坐著輪椅排在隊伍中等待車到來,一會兒,接駁車抵達,司機開啟升降機並示意我到隊伍最前方要我先上車,臉上充滿罪惡的我,不斷跟前面的人說抱歉,直到我向第三位乘客說不好意思時,司機向我說:「嗨!別再說抱歉了,這本來就是應該的。

當下的我反應不及,更是充滿錯愕,因為這輩子從來沒有人對我說過禮讓是「應該的」,我想,從那一刻起我對這社會氛圍的崇拜已萌芽。

令人受傷的態度:「服務他們這種的就是浪費時間」

同時空的六月,台灣正在為身障者搭公車的權益吵得沸沸揚揚,我看見報導指出,有位身障者在搭乘公車時,司機竟大聲的對所有乘客說:「服務他們這種的就是浪費時間」,看到該消息我內心其實很受傷。

也許,因為需要為身障者操作升降機而相對費時,但我認為這並非是對身障者不尊重的藉口,這種悲劇是個人對職業的不負責,更缺乏同理心,司機應該盡心地服務乘客,讓他們能生理、心理都舒服的度過搭乘時光,不能因其障礙、人數多寡等而給乘客臉色。

反觀美國,在我旅程中每次搭接駁車、公車都受到完善的服務也都是第一個上車,甚至還有一次司機主動以「包車」的方式送我到達目的地,這些貼心的舉動都是司機、人民間的默契,過程中我感受到的不是同情而是尊重

「被我包車的公車」。圖/林靖文 提供


真正的貼心,不會讓人感到有壓力

當我還沉浸在公車貼心服務的餘韻中,又被迪士尼樂園的輕軌協助人員給溫暖了。

由於研習在迪士尼內舉行,住在園區外的我必須每天搭輕軌通勤。第一天,我提心吊膽的去搭車,因為擔心月台會像過去自己在台灣搭的捷運、火車一樣,間縫大到輪椅的前輪會掉進縫隙中,沒想到,這一切的憂慮都在我抵達等候區時消逝。

當輕軌協助人員一看見我,就拿著斜坡板準備,問我下車的站名,這一連貫的動作讓我下車前,斜坡板早已準備就緒,如此細緻的服務,讓我在這一段車程移動時竟感到無比安心、安全,尤其服務人員的笑顏,不會讓我為麻煩他而感到抱歉,而是為開心接受服務而感謝他們。

在 Disney 搭 Monorail 不用擔心進不去。圖/林靖文 提供


反觀,桃園機捷在團體試乘階段時,有不少輪椅族反應:「月台間隙過大,必須用倒車方式出入車廂,前輪才不會卡進縫隙。」

這種間隙的問題早已存在很久,至少從我國小時期就出現,如今,桃園機捷是各國旅客將頻繁進出的場所,還依舊有著間縫過大的老問題,我想,不妨試試參考美國以「一條龍的服務形式」解決,或許才是雙贏的局面!

這趟旅行帶給我很多成長,特別是交通的體驗,我記憶猶新。而初嚐「原來我的存在一點都不麻煩」的滋味,竟讓我捨不得離去。

換日線全新秋季號《背包裡的地球》
2018 換日線季刊「早早鳥優惠」

《關於作者》
林靖文/輪姊,
就讀台師大復健諮商研究所,大三的獨立研究以肢障者旅遊為題,從此踏上無障礙旅遊的道路,2016 年自助旅行到日本,2017 年自助旅行到美國,體驗各國無障礙環境,期盼肢障者「說走就走的旅行」那天的到來。

《關聯閱讀》
博愛座的風景:理解這只不過是需求的流動,而非標籤化的社會意義
吳岳勳不受視力束縛,獨闖美國念博士:不願做對比,但為何在台灣的校園裡看不見接受「多元」的進步?
在德國「音樂家診所」,我永遠忘不了的鋼琴家病人們

 

執行編輯:張媛榆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林靖文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