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安樂死」是動保的一大步,但卻是災難的開始?

「零安樂死」是動保的一大步,但卻是災難的開始?

台灣「流浪動物零安樂死」政策於今年(2017)二月正式上路,至今收容所因「零安樂死」上路所承擔過量貓狗已超過數月,相關配套措施迫在眉睫。

五月,台灣動保聯盟黃泰山先生於立法院外,將自己關進大型狗籠,懇請立委暫緩爭議不休的法案,能將「流浪動物零安樂死」相關配套法案盡速排入議程,希望給流浪貓、狗一個重新生活的機會,從源頭管理,解決流浪動物問題,並要求社會大眾支持「TNvR」與「落實精準捕捉」的法案通過其中極其重要的動保法。

但不僅相關配套措施卻還未到位,主要的「流浪動物專章」,因為「婚姻平權」、「年金改革」、「前瞻條例」等爭議法案審查不斷延宕的關係,遲遲未能排進委員會進行審查,日久,大眾對於「流浪動物零安樂死」議題也逐漸被淡忘。

立意良善的政策,在缺乏配套法令下成為困境
 
起初立意良善的「流浪動物零安樂死」政策,卻讓流浪動物的處境每況愈下,政策上路,隨之而來衝擊第一線人員,必須面對每日遽增的龐大業務。

在缺乏政府資源支持及相關法令配套下,流浪動物源源不絕地被送進收容所,工作人員業務量漸增的情況下,常出現關於流浪動物的負面新聞,因社會氛圍普遍對於收容所觀感不佳,受其牽扯往往成為眾矢之的,遭受社會大眾指責,並且承擔輿論壓力而心力交瘁。

另一方面,由於法令配套拖延,使流浪動物們的生活環境變得更糟,例如;收容所環境負載不足,生活環境惡化、安置經費短缺,專職人員不夠等。犬貓只進不出等問題層出不窮,環境擁擠髒亂不堪,流浪貓犬大幅增加集體感染疾病風險。有鑒於此,忍受環境不佳的流浪動物,面臨的是生不如死的窘境,困境更甚「零安樂法令」前的情況。
 
何以推廣「TNvR」?

前面提及的「TNvR」是近年動保團體亟欲推廣的概念。讓原來住在我們生活周遭可以與人共同生活的流浪動物,達到與人共生共存的理想環境。將字母拆解:原本「T 捕捉(trap)」、「N 結紮(neuter)」、「v 接種疫苗(vaccinate)」、「R 回放(return)」。

在 TNvR 的觀念中,就是替浪犬、浪貓進行結紮、施打「預防針」,讓牠們不會衍生疾病,回放於原本的生活環境,遏止發生大規模傳染疾病,達到「動物、人類、環境」三個面向的生活平衡,進而紓解「收容所」的容納數量上限,也得以讓第一線人員能夠喘一口氣。

「TNvR」雖是近年來大力被人所倡議的概念,但也有許多學者提出疑慮,將會有相關問題的產生,如:回放於城市中,流浪貓狗被路殺;誤食人類垃圾或不適合的食物;獵食原生動物,造成鳥、魚類受到傷害;以及常躍上新聞版面的人狗衝突。正也因為流浪動物群體的習性,才會使「R 回放(return)」在安全上受人質疑,日後也需要社會大眾關注,並且集思廣益,才找到更好的解方,這也將考驗政府,如何限制「R 回放(return)」地區,並在法令的實踐下,在「人類、動物、環境」三方求得平衡,這也是許多動保團體關切此議題的重要方向。
 
飼養動物,是一輩子的事

「棄養」是流浪動物問題的一大主因,從自身的經驗中,飼主對動保教育的理解以及生活負擔能力為領養的首要考量。
前些年,隔壁鄰居一對情侶起初愛濃烈,於是萌生領養一條狗的念頭。沒多久,一隻活蹦亂跳的臘腸狗,就從門竄了出來,情侶倆向我打了聲招呼示意,牠叫彎彎。

剛開始,他倆常帶著彎彎到處出遊,每到晚上搭電梯時總會看見,臘腸狗就會在他倆的懷裡睡得一蹋糊塗,肚子翻白朝上雙眼緊閉還有鼾聲,那樣的畫面,實在太令人難忘。

沒多久,情侶倆開始發生了口角,一日又一日的吵架,牆的另一頭傳來杯盤的破裂聲。過了一段日子,只剩男生牽著彎彎在樓底,主人黑眼圈從眼眶裡頭滲出來,身上瀰漫著酒氣,飼主望著遠方有意無意的眼神,與他攀談卻沒有搭理。彎彎兩眼空洞,兩旁的肋骨從皮肉裡浮現,尾巴看見我沉重地左右擺動。

也許是指甲太長了,走起路來搖搖欲墜,每一步路都顯得蒼老,那時牠不過才三歲。此時,有位路人經過,手裡拎著一袋食物,這時彎彎居然瘋狂掙脫牽繩,朝路人那跑去,齜牙裂嘴地吼叫。我趕緊去買了數盒狗食,打開後彎彎死命地吃。
 
日後,隔壁的大門敞開,東西被搬得一乾二淨,只剩零星的酒瓶,我進去打開了陽台門,一地排泄物與腐朽飼料,還有已經破了一個大洞的門紗窗。這時才明白飼主的「生命教育」與「照養能力」是流浪動物是否被「棄養」的關鍵。

多數人在領養,都未曾仔細思量「負擔能力」及「未來規劃」,一時間衝動認養,忽視了「醫療保健」、「心理問題」、「生活照養」等問題,其中「老年保健」將產生醫療尤其高額。
 
德國如何成功落實「零安樂死」?

許多飼主會棄養多年的老狗,因為年老所衍生出來的「醫療保健」問題,因費用高昂導致無法照顧,許多飼主都會開玩笑地說,「寵物也需要長照 2.0」。這時收容所成了一個選項,加上「零安樂死」的政策上路,導致更多飼主將無力照顧的老犬送往安置。以大型犬為例,一次手術費可能都高達上萬,終生醫療花費更可能達到數十萬。其他不良主人乾脆棄置於街頭,不斷衍生後續問題。
 
其實在德國也是零安樂死,但卻沒有造成街頭流浪狗的問題,原因在哪?因為德國政府對於生命教育的重視、法律地位的保障、管理制度的完善,透過多種管道教育民眾,所花的經費幾乎和台灣過去安樂死的費用一樣多。

德國政府花錢讓民眾培養正確飼養及領養的觀念,並且嚴格執行控管棄犬可能發生的源頭。德國在管理狗方面,不完全只是道德與愛心,而是基於人的公共衛生。

另外,在德國養狗者是需要繳稅,如果有惡意棄養狗的罪行,並造成公共危險的罪行,主人會遭受重罰。每隻狗的主人,就像擁有一台汽車,開車者要為自己所開的車負責,狗主人必須管理好自己的狗。在保險上,有動物的第三責任險,動物意外造成的他人損失,一般都有理賠的風險管理。德國培養負責任的養狗與繁殖狗之觀念,讓德國沒有流浪狗,收容所的狗隻大多來自國外救援。

另一方面,德國動物收容所的動物健康狀況良好。也因此讓人有意願到收容所去領養動物,彼此信任是最重要的原則。德國動物收容所的狗,被領養率大多超過百分之九十。

德國的流浪狗政策,簡單歸類如下:

第一,高額的罰款,德國惡意棄犬要罰數萬歐元不等,相當數十萬台幣。
第二,德國無公立收容所,所有收容所皆為民間設立,政府依地區市民的人頭補助,或提供水電、土地免費使用與優待補助。
第三,德國在源頭管制嚴格限制,狗在德國的寵物店是無法買賣的。因為視貓狗為人的夥伴,同伴動物的法律位階與觀念獲得保障。
第四,為了狗的健康發育與控管犬種隻數,狗的買賣都有民間犬種協會相互嚴格管控,甚至給予高齡犬適當的資源。
第五,具有動物收容所的動保協會,在動物被領養時,會與新的狗主人訂立契約。法治社會用契約來規範,訂立契約,保障的是雙方權益。德國的動保觀念與系統化管理方式,值得台灣借鑑。

在鐵籠的牠們,只能無止盡的等待

流浪動物在台灣收容所的處境,當牠被關進冰冷的鐵籠,沒有關愛只有擁擠的悲鳴,怕得瑟縮,看著僅一坪的天空。淚水在眼眶晶瑩,體溫隨氣溫起落,以為這十年來曾經那樣愛牠的人,再一會兒就會來接牠了。

我們與牠們擁有一樣的生物本能,在生活與流浪間,其實都是同一張臉龐,承載喜怒哀樂。在所有哀嚎與顫抖間,隱含著階級地位,無知與自私成了一道鐵幕,囚禁身為人本有的惻隱之心。若生命價值是可貴,為什麼我們能漠視;如果生命可以被珍惜,就不要逞一時之樂,而行棄養之惡。

生命教育已經老生常談,但若不能根源於教育,也只能在惡性循環中,看著一個又一個最單純的眼眸,綣曲著軀體撐著病殘餘生,在鐵籠中消逝。最重要的是,這從來不是牠們所選擇的。


「認養代替購買,結紮代替撲殺,立法取代口號,心態改變生態。」

《關於作者》
莊貿捷,
我知道的世界很大,人們塞了多少快樂都還是有空隙,我認識的世界很小,人們常常被寂寞擠到窒息。
一個人生在世,要麼孤獨,要麼庸俗,只有認真地為自己活過,才能明白如何造就一顆偉大的心靈。
關切社會,改變生活,我是一個良善且歡愉的笨蛋。
http://gogomyfood.pixnet.net/blog

《關聯閱讀》
尊重動物、嚴控買賣,德國看不見流浪狗。那台灣呢?
柏克萊派對011:動物之家,被「退」回來的貓咪波麗

 

責任編輯:劉書辰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angvong@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