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裡,我清楚的知道自己不被歡迎,」──面對義大利的不公平,異地人只能選擇妥協

讀者投書

2017/08/11

圖片

人人對文明歐洲都有獨自的夢,不管來自美洲、亞洲的都一樣。

義大利的生活除了火腿、義大利麵與葡萄酒以外,其實艱難的地方很多。光是來到這的第一步,申請居留證的漫長旅程,就已經成為所有留義台人集體記憶中不可動搖的砥柱,義大利政府的系統設計複雜得讓人搞不清楚,好似在玩一個規則互相牴觸的遊戲,沒有道理可循。

就連我的義人前房東都幽默地說,「義大利政府的辦公人員和其他國家不同,是付了錢讓事情無法運作的。

來義之前,必須先在台申請學生簽,落地後再申請居留。各地留學生都經歷過大同小異的繁雜手續,只為了合法居留。而居留證的申請流程開始之前,要先申請稅號,那聽說只能用來在菸品販賣機買菸,有些友人申請完一年還沒拿到,那是一張身邊沒人用過、基本上沒什麼用處的卡片。再來還得交資料袋、補件、蓋手印、取件。

我很幸運,蓋手印的時間是我交件的兩個月後,比早我兩週交件的朋友還早兩個月完成。再過四個月,我便收到取件的簡訊,但我因到德國參加工作營而無法前往,即使時間非我所選,卻依然無法改期。

沒效率、沒同理心,廁所髒亂

之後週一一大早去了移民局等待領件,移民警察說週二到週四才能領件(嗯,可是我當初被預約的時間是週一)。因為學校天天滿堂,我必須選擇影響最小的一天缺課。週四起個大早再次去領件,警察說十一點半再來取號碼,由於中間還有三個多小時,只好先離開。十一點半回來取了號碼,無比善良的警察什麼資訊也沒說的讓我在那等了半小時,身邊遇到同樣狀況的亞洲人才告訴我下午三點才開始叫號,我便又離開。

我和非歐洲國家的朋友都老苦笑說,沒有去過移民局,真的沒辦法想像移民的心情與生活。因為不接受其他時間的諮詢,移民局永遠擠滿了來自各個國家、各個膚色、各個年齡的人,每天早上六、七點門口就開始排起一條人龍,大部分的人排了兩、三個小時的隊伍只為了問一個問題

那裡的廁所是我一輩子看過最髒亂的,沒有水、沒有燈、沒有鎖,當然更沒有衛生紙。滿地濕答答、整間廁所冒出臭味,這一片土地就像從來沒有人掃過一樣,卻也沒有人在乎。

唯一的公平是,身為外國人都不太被尊重

特地請假來申請工作簽的亞洲女子莫名地被警察打,表示被拒絕會面;不明就裡地,另一位中國男子硬生生的被丟出去,警察還補踹了一腳;帶著小孩的婦人也被當著自己孩子的面被攆出門外。在這個沒有人在乎的地盤上,唯一公平的是,不論膚色、不論身份,只要來到這裡的外國人,多半不會被有尊嚴地對待,即使通義語也一樣,所有的人情都不被在乎

下午回移民局,好不容易輪到我的號碼,我欣喜若狂,辦公人員告訴我,必須帶第一次繳件就已收走的另一聯收據。(好吧,我蠢。)離開移民局的當下,我不知咒罵了義大利千百次,我清楚明白地感受到自己不受他們的歡迎,而且是沒有邏輯的。郵局女士怎麼也不願意叫我手持類別的號碼,因為她知道下一個是我;好幾個房東寧願找千百個荒謬理由,也不願意租房子給我,只因為我是外國人。那些因為生活的種種挫折而接近崩潰的心,都在 Santo Spirito 的階梯上與愛人們酗著一瓶接著一瓶不到三歐元的葡萄酒而得到一些些的紓緩。

好險只花了半年,好險拿到居留證時還沒過期,我還是很幸運的。

在義大利,我學習妥協與珍惜

在義大利近一年的時間,我學習遺忘、忽視與妥協。不如此的話,生活的重量太重、無用的情緒太多,而當初來到這裡的目標就更加遙遠了。

我老跟朋友半開玩笑的說:「不好意思,跟歐洲的這些國家比起來,台灣更像個第一世界國家。」當然還是有不足之處,被稱之為文化沙漠家鄉、被資本主義過度佔領的人腦、被隨意開墾的自然環境、不信任台灣的台灣人,就別提那沒什麼話語權的兩岸問題了。

可不得不說台灣是美麗的,我想念開放的心、連綿的山、處處是海、無論你從哪來都能被人當作一回事的感受。

我甚至想念台灣的雨、台灣的熱,每呼吸一口都是濕潤潤的海風。

不過無論身處何地,生活不就是這樣由幾股氣味、數個片段、和無數惱人雜事所勾勒出來的嗎?

《關於作者》
GOGO’S DIDI,
來自於南台灣。目前正在佛羅倫斯與一群執拗卻美麗的靈魂共同學習不用語言說話,同時享受便宜的美酒、悶熱的自由與人生的荒謬。

《關聯閱讀》
入籍瑞士究竟有多難?融入社會、尊重當地文化是關鍵──瑞士公投觀察
【圖文】「無聊」的歐洲:生活中,最純粹真實的況味
我在最「義」想不到的國度,找回自信心──原來一切從發掘自己開始

 

執行編輯:張媛榆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讀者投書

《換日線》集結了來自全球各地超過 50 個城市的 200 名新世代作者,他們就是你我身在異鄉的朋友,無私而自然地分享他們的故事、他們的見聞、他們的觀點,與他們從台灣出發,在地球不同角落留下的足跡。
也歡迎大家投稿給我們──換日線在等你的故事──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