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未來的人才,進入未來的公司」──與其在意第一份工作的薪資,寧願果斷擁抱信服的價值
圖片

身為一位台灣大學財務金融學系的應屆畢業生,正準備從校園走入社會。

從建中到台大,我的求學生涯有二分之一的時間,與台灣普遍認知最聰明、享有最多資源的學生相處在一起,我曾自認很優秀,更深以我的母校為榮;然而,走出校園後,我卻逐漸發現,頂著大廟的我其實不如自己想像中的了不起。

畢業前夕,有半年時間,在阿姆斯特丹當交換學生,西方世界價值觀的衝撞劇烈,回台灣後,加入一間新創公司,三位創辦人皆畢業於美國華盛頓大學,年紀大約 25、26 歲,短短 5 個月的時間,我的人生觀,每一天都被他們毫無框架的思維和近乎瘋狂的膽識挑戰。

經歷愈多愈會發現,生活在台灣傳統價值的框架底下,我們時常因為眾人的期待而努力,卻很少是為了自己;我們時常遵循上一代的成功經驗,卻忽視了我們面對的是自己的未來,而非過去。更時常關起門來,只顧眼前小小的台灣,忘記抬頭看看世界,無意中錯過了人類文明發展的趨勢列車。

在離開學生身分的庇蔭以後,我們究竟還剩下什麼?

年輕的我們,沒有任何放棄的藉口

這些年來,台灣在不停的空轉和內耗中快速消磨。在國際上各產業都因為 A.I.革命如火如荼地轉型、發展時,機會是以爆炸性的方式不斷湧出,對岸的年輕人前仆後繼地試圖抓住趨勢,然而,毫無戰亂、政變、重大天災人禍的台灣,卻總將視角放在各種政治議題上。

面對著近乎停滯的經濟發展,台灣傳統、保守的價值觀成了牢不可破的囹圄,限制年輕人對於未來的想像空間,漸漸的,我們討論的話題不是對於長遠未來的憧憬,更多是專注於眼前的近利,哪個朋友找到了又甜又涼的工作、誰誰誰終於考上了公職,即便他們都對那份工作毫無熱情,大家還是會給予掌聲,一生的職涯成了純粹賺錢的工具,少了追求和實現的成就感,而所剩不多的時間碎片,也僅剛好讓小確幸填滿。

經濟的死寂,使空氣顯得沉重,無論我們怎麼努力地跑,前方的道路都像死胡同,所以我們只好慢下來,一步一步看著地上走,因為抬起頭,映入眼簾的可能不是未來的光明,而是現實的黑暗。

身為台灣年輕人的一份子,我們背負著罵名,但我卻認為這並不全然是我們的錯,因為我們天生就拿著一手爛牌,在人生應綻放的階段,面臨著畢業即失業的不安和不滿,然而無可避免的是,我們勢必得踏入戰場與全世界拚搏。

因此,我們必須放下憤怒,武裝並奮力衝破框架,沒有任何的藉口放棄,因為現在的我們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當我們再長大一些,或許有成家的壓力、也許要扛起家庭的經濟重擔,屆時要做出勇敢抉擇的機會成本將比現在更高,到那時,高昂的成本將使我們在面對改變時退縮。

在台灣社會,不少人認為成功多是取決於「天生條件」,遠高過「自身實力」與「追求程度」,因而選擇消極地面對晦暗的人生。很常聽到:「還不是因為他家有錢」、「他就運氣好啊」,將他人的成功歸咎於不平等的起頭,然而,我必須很誠實地說,曾經我也是這麼想的。

只要這麼簡單的幾句話,便可以輕鬆地掩蓋掉別人的努力,不再需要去探究其為了成功犧牲了多少娛樂和睡眠、投注了多少精神和青春、又獨自承擔了多少的訕笑和孤獨,甚至是放棄既有舒適且安逸的道路,轉而去追尋自己生命的更多可能性。

事實上,是因為我們害怕,當這些成功者背後的故事浮上檯面,我們會發現事實是我們都不夠努力、也對自己的理想不夠執著。然而我不想再無謂的害怕,我想不計代價地航向屬於我的理想大道,或許我們嚮往的終點有著不同樣貌,但我們都可以像航海王中的魯夫,即使魯莽卻真實又踏實地活著。

成為活在「未來」的人,跳脫現下傳統包袱的框架

堅守信念並非一壺空洞的心靈雞湯,我讀的是財金系,畢業後最好的出路不外乎是那幾間手指頭數得出來的頂尖外商以及本土大型銀行、券商,然而,我卻堅信著未來的金融產業將會大舉地被 A.I. 顛覆,並滲透到每一個環節,因此我不希望踏入傳統的金融體系,成為溫水中的青蛙,在歐洲的 6 個月,我不斷地和自己對話,並在網路上搜尋著各種資料。

在周遭的同學、朋友們傾力追求知名外商和本土金融機構的同時,我斷然放棄這條路,同時,幸運地看見一間台灣的量化基金在英國獲獎的資訊,發現其將 A.I.應用於金融交易,我把網路上所有能夠查到的資訊都仔細讀過,投入精力去研究相關的報導和最新趨勢。最終,將理念注入 Cover Letter 以及在信件內文寫出我能夠帶來什麼具體貢獻,闡述自己並非是空有熱情而不切實際的夢想家。

這間公司投入了 4 個小時的面談確認我的熱情及特質,相較於認識我所具備的才能,他們更熱衷於認識我這個人,在確定自己成為團隊一份子後,我也曾問過執行長為何當初會選擇錄取我,因為憑藉著履歷、成績和其他紙上成就,我並不是最突出的,他只回了我一句話:"Mentality is all that matters."

當身旁所有人都在比較第一份工作的薪水時,我根本不在意那些數字。我極度渴望成為未來的一份子,而我知道只有兩條路:一是成為未來的人才,二是進入未來的公司。

我看到傳統金融人員在未來金融產業生存的機會十分渺茫,所以我選擇了後者,付出的代價只是一些眼前的數字,但換來的可能性卻是無法量化。

我不是唯一看到機會的人,我只是願意比其他人冒更大的風險嘗試挑戰。

人人都有資格刻劃想像中的生涯,只需要化被動為主動

從小到大,因為考試的成果、阿姆斯特丹的經驗以及現在的工作機會,都曾經讓我自認為自己非常好運;然而,自從一位朋友跟我說過一段話之後,我就不再認為自己純粹只是運氣好。

「你可以想像每個人都是一顆骰子,都一樣有著 6 個面,當所有人骰了 100 次,所有人能夠骰到 6 的機率都差不多,因為這是運氣。然而,你開始不斷地努力,每一天都在超越自己,在很多看不到的面向裡,你逐漸成長為一顆全然不同的骰子。即便你的外表仍是一顆骰子,你卻在每次的學習和失敗中,不斷在 6 的反面,一點一滴地灌入微量的銀;沒有人看得出差別,包括你自己。接下來,隨著時間推進,所有人都骰了一萬次、一億次的時候,你骰到 6 的次數就是明顯的比別人還多,絕大多數的人都以為那是幸運,但其實那就是你的實力。」

20 年後的台灣,就是由我們這群人掌握著,我們要創造怎樣的台灣?我們希望下一個世代的國際社會如何評價台灣?我們要讓未來的台灣年輕人擁抱怎樣的價值?

化被動為主動,讓幸運女神不再只是隨興眷顧。

「世界真的很大,唯有大膽走出去,你才會相信。」

走出去吧!在人生中適應力最強且機會成本最低的美好階段,走出不同的路。跳脫台灣那些有形、無形的框架,你會看很多、也會想很多,然後果斷地擁抱使你真正信服的價值觀,勇敢地抓住真正屬於自己的機會。

我好期待有這麼一天,每個台灣的年輕人都可以為做自己而感到驕傲,真心地喜愛自己的生涯,再也不會因為那個曾經不敢做出的決定而後悔。

《關於作者》
李品逸,
台大財務金融學系,大四到荷蘭阿姆斯特丹做半年的交換學生。
如果說建中是我人生中的文藝復興,大學則是倒退回黑暗時期,充滿著徬徨和迷惘;幸運的是,出國這半年讓我褪去許多包袱,有了再次思想啟蒙的機會。現在,我對於未來的世界充滿想像。
目前在一個台灣的新創團隊,試著拼湊出自己嚮往的樣貌,與一群同樣抱持著理想和瘋狂的年輕夥伴,盡我們所能地去實現我們所看見的未來。

《關聯閱讀》
大學四年中,出走!(上)──你要活在舒適圈,還是學著勇敢跨出去?
在新創公司工作自由又美好?過來人告訴你,五大重點決定你身處「天堂」或「地獄」
你的人生,不該有標準流程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陳太陽

Photo Credit:flickr@chia ying Yang CC BY 2.0

作者大頭照

讀者投書

《換日線》集結了來自全球各地超過 50 個城市的 200 名新世代作者,他們就是你我身在異鄉的朋友,無私而自然地分享他們的故事、他們的見聞、他們的觀點,與他們從台灣出發,在地球不同角落留下的足跡。
也歡迎大家投稿給我們──換日線在等你的故事──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