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來自150個國家的人們一起工作,我的公司是個「小型聯合國」
圖片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每天接觸到的同事,名符其實地來自世界各地。根據統計,我們公司員工的國籍超過 150 國,而且還在持續增加中。(以下國名眾多,若眼花請跳過)

人口數最多的是亞洲:從印度、韓國、泰國、馬來西亞、菲律賓,到新加坡、台灣、日本、孟加拉、中國、越南......;再來是歐洲:法國、英國、德國、義大利、愛爾蘭、比利時、羅馬尼亞、塞爾維亞、保加利亞、希臘、西班牙、葡萄牙、匈牙利、克羅埃西亞、荷蘭、波蘭......等等;非洲的則有:摩洛哥、埃及、阿爾及利亞、突尼西亞、肯亞、坦桑尼亞、烏干達、南非,甚至馬達加斯加。也有澳洲人、紐西蘭人、加拿大人、墨西哥人、哥斯大黎加人、秘魯人、巴西人、敘利亞人、土耳其人、約旦人、哈薩克人、吉爾吉斯人和斐濟人......

公司是個小型聯合國

剛進公司時,別的同事跟我介紹他的國家,老實說,有些甚至我連地圖上大概的位置都指不出來。

對我來說,公司就像是個小型聯合國,而每天面對不同的「國家代表」,要怎麼斟酌口中的一字一句,避免文化差異帶來不必要的誤會,是一門很大的學問。

當所有同事都來自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文化、信仰和習慣時,彼此要如何配合,才能最有效率地完成工作?意見不合時,又該如何說服對方接受自己的想法,或是該做出怎麼樣的妥協和退讓,才能造成雙贏又不傷和氣?

尤其英語是大部分人的第二、第三,甚至第四外語,在溝通上又是另外一種挑戰。

以下,是我在這有如小型聯合國職場中的一些經驗談,在這裡分享給大家參考:

「東西方」教育大不同

首先,對於來自世界各地不同國境的同事,我發現先用最粗淺的「東西方」教育,來分辨與判斷對方的工作模式,並且據此調整平衡,是一種能夠快速「進入狀況」的方式:

小至台灣,大至整個亞洲地區,「東方」的教育大都教導我們要謙虛,被別人稱讚時要趕緊稱讚回去;教導我們要內斂,上司犯了錯,不能直接糾正他,這樣「不禮貌」;教導我們不能太自我,要顧全大局,犧牲一點自己的利益沒什麼關係。於是我們謙遜又內斂、我們禮讓而且勤勞。

而「西方」的教育多半教導他們要獨立思考,老師不一定是對的,有質疑要立刻提出來;教導他們要有自信,面對不同的文化給予尊重之外,還是會大方的表達自己的意見。於是他們自我又外放、不害怕提出疑問而且勇於接受意見。

因為每個同事來自不同國家,所以團隊合作變成一件特別重要的事,在團隊中,每一個人都扮演不同的角色,有不同的任務要完成,當然有些任務比較容易,有些比較棘手。

於是,「勤奮的東方人」在自己的工作完成之後,通常不會休息,他們會覺得「不好意思」,所以常會主動去幫忙那些還沒完成工作的同事;而「自我的西方人」完成自己的工作後,就會去休息、吃飯,即使看見其他同事還在忙,他們也不會詢問需不需要幫忙。

開會時,主管給錯了航班資訊,「內斂的東方人」即使手上有正確的資料,多半也會選擇閉嘴,不主動糾正,甚至就這樣一路錯到會議結束;而「直接的西方人」會打斷主管,告訴對方他剛剛說的是錯的,就算沒有十足的把握,也會大聲發表個人的意見。

在工作過程中,如果遇到什麼不公的事情,「禮讓的東方人」多會自己吞下委屈,而「追求平等的西方人」則會為了自己的權益抗爭到底。

在這樣「小型聯合國」的工作環境中,這些東西方教育的不同,帶來的個人差異,常常是一體兩面,有好處也有壞處。

好處是同事間彼此可以互補,學習對方的優點、改進自己的不足;壞處則是身為「東方人」,常容易因為「過於退讓」而被利用、被佔便宜──像是有些人看你勤奮,反而就開始想辦法偷懶,反正事情不做,有人會主動幫他善後。

這時候,適時地學習「西方」人的直接,積極主張自己的權益,就有其必要性。

認識一個人最快速也最容易出錯的方式:刻板印象

當然,將同事粗分成「東方人」和「西方人」,其實無疑是一種刻板印象。這個基於經驗法則,卻未必有科學根據的「標籤」,某種程度上的確可以幫助判斷,但千萬記得:它非常容易出錯,只能「救急」,卻不能作為長期合作時的判斷依據:

我常開玩笑地說,在這份工作中,我學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刻板印象,然後再一一打破。

刻板印象最初的用意,是為了讓我們快速吸收資訊並且分類,幫助我們做出判斷:就好像結帳時,店員掃描每項產品的「標籤」,螢幕上就會顯示品名與價錢,在工作時,只要聽到關鍵字,我們也常會下意識地為這個人貼上標籤。

例如,我常聽到的刻板印象有:「泰國人都很勤勞,事情給他們做就好了」、「我就知道他是羅馬尼亞人,臉那麼臭又自己為是」、「你們台灣人動作都很快,效率很高,可以幫我處理這個嗎?」、「那麼懶散又沒時間觀念,我猜他一定是西班牙人」、「印度人很愛打小報告,不要跟他們說太多比較好」......等等。

但刻板印象畢竟只是一種籠統、概括的說法,不能代表全部,所以常常有不正確的時候。而當你發現這種先入為主的觀念並不正確時,通常已經太遲了。

例如,我遇過非常勤勞而且客氣的東歐人,也遇過偷懶又自大的泰國人;遇過把我當成家人在照顧的印度人,也遇過自私又只會出一張嘴的韓國人。但我卻往往因為先入為主的印象,造成誤判:結果不是導致在工作上錯信他人,就是過度防範對方,而喪失了彼此深交的良機。

於是我體會到,就是因為刻板印象太方便了,所以大部分人常懶得花時間和力氣去了解一個人。

也因為出錯過太多次了,所以我之後總隨時叮嚀自己:永遠不能在沒有深入了解這個人之前,就輕易對她/他做出評論。

異中有同:在這樣的工作環境中,帶來的成長

現在對我來說,這樣的工作環境很複雜,但也很單純。

複雜,是因為全世界各地的人都在這裡了:各種膚色、各種髮色、各種信仰教派、各種文化價值觀的人,全部集中在這一個國家、這一間公司。

單純,則是因為大家都同樣離開家鄉,千里迢迢地來到這裡工作:不管是來完成夢想,或是來求一頓溫飽,我們都只是過客。這裡不會是我們永遠的家,我們終將會離開。

於是,盡量「化繁為簡」、「尊重差異」、「異中求同」,但在讓工作順利進行之餘,不至失去自己,便成為在這樣的環境中,我學到的生存法則。

換言之,在這樣的環境裡工作,我得學會獨立、勇敢,要懂得體諒和包容不同的文化,面對不同的聲音時,則要有獨立思考、思辨的能力。

人在異鄉,更要有能力照顧自己,要懂得捍衛自己的權益,也要學著理性溝通、尊重他人──我必須圓滑但不能太世故,我得同時保持堅強而且柔軟。

我只有自己一個人,但常必須一人分飾多角,才能把工作完成、把日子過好。

這些成長,是過去求學時,老師在學校課堂上沒有教、恐怕也沒有辦法教的。非得親自走上一遭,感受一回,才能體會箇中滋味。

而這些「軟實力」,對未來的人生影響會是什麼?會有多大?

我無法想像,但樂觀以對。

《關於作者》
TingS,
曾經以為年經就是最好的本錢,22 歲離家的第一站到了神秘的中東。
離開之後才發現原來年輕並不是最好的本錢,因為年輕所以心靈其實還脆弱、因為年輕所以想法不夠縝密、因為年輕容易被輕視、因為年輕所以衝動還有點孩子氣、因為年輕以為可以不怕苦不怕難,但其實怕得要命。
認為自己成長到了一個階段,可以到別的世界玩耍,出發之後卻發現自己是在台灣玩耍了好一陣子,來中東才開始長大。
「翅膀長在你身上,太在乎別人對飛行姿勢的批評,所以你飛不起來。」
翅膀是我自己裝上的,飛得起來但不是每次都能成功,但願在飛得高高低低的日子中成為一個更好的人,然後在對的時間找到對的地方降落。

《關聯閱讀》
日、韓、台、柬團隊齊聚一堂的職場點滴──柬埔寨日企工作紀實
國情不同,美德不同──謙虛忍讓委婉,在美國職場完全行不通
談談跨文化溝通:最重要的不是「我想說什麼」,而是如何讓聽者聽進去

《作品推薦》
在「世界上最接近死亡的地方」,重新感受生命──我的納米比亞紅沙漠之旅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TingS 提供

作者大頭照

讀者投書

《換日線》集結了來自全球各地超過 50 個城市的 200 名新世代作者,他們就是你我身在異鄉的朋友,無私而自然地分享他們的故事、他們的見聞、他們的觀點,與他們從台灣出發,在地球不同角落留下的足跡。
也歡迎大家投稿給我們──換日線在等你的故事──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