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國的體悟:沒有人有義務對我伸出援手──靠運動帶自己走出憂鬱

在法國的體悟:沒有人有義務對我伸出援手──靠運動帶自己走出憂鬱

曾經,我被陰鬱環繞著,我生病了,但只能靠我自己一個人去面對。

我獨自在德法兩國各待過一年半,先是到德國交換,後到法國念研究所,而故事就發生在打拚海洋地球物理碩士學位的日子裡。在法國初期是我最想家的時刻,尤其是大病的那三個禮拜,是我目前人生最低落、最難熬的階段。

努力融入仍然被忽視的人際困境

我以地球科學的背景進入「海洋物理」領域,要跟上高等數學很辛苦,然而,更辛苦的是處理人際關係,因為身為唯一的亞洲人以及唯一不會說法語的人,我感覺到同學們不太願意、或是害怕跟我用英文說話。就算是標注英文授課的學程,同學們的英文程度竟然比我還差,連老師們都沒準備好用英文開課,後來有將近一半的老師還是用法文上課。

儘管生氣,還是試著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學法文、參加同學們的聚會,努力想要融入他們的社交圈,但是大部分的時間,我還是像個木頭人一樣被大家忽視。

有一天,我很沮喪地回家,途中下起了雨,並不知感染了什麼病毒,回到家後就開始發燒,不停地咳嗽,連呼吸都感到困難,一句話都沒辦法說,就連跟媽媽打電話都做不到。

因為是一個人租一間套房,晚上每睡兩個小時就得起床擤鼻涕、咳痰,否則窒息也不會有人發現……斷斷續續的睡眠使我暈眩、想吐,當時真的好希望能像童話故事《小公主》(A Little Princess)一樣,睡醒時就有好心鄰居準備好一桌飯菜等我,然而現實是殘酷的,我孤身在外,就算拖著病重的身子還是要從床上爬起來煮飯、洗碗、做功課。我從沒想過在生病時要照顧自己,會是這麼難過的事情。

即便一臉病容,卻難以獲得一點關心

我害怕原本就難以理解的課程會更加跟不上進度,所以就算要壓抑著暈眩感和咳嗽聲,也不敢翹課。

當時病得很重的我,受到另一個更大的打擊是班上同學竟然都只敢偷偷覷著我的一臉屎面,沒有任何人給予一點關心,問我需不需要幫助。

雖然知道自己病得很重,但還是有點抗拒看醫生,因為當時的精神狀況極差,根本沒有辦法理解法文,我覺得看醫生只會讓我的心情更低落。

後來因為我真的痛苦到感覺快要把肺咳出來,只好寫了紙條請法國同學教我要怎麼買藥,結果居然是好心的西班牙同學給予協助,說服病得槁木死灰的我去看校醫、幫我翻譯(因為校醫英文也不太好)。

醫生幫我看了喉嚨,認為我的病不嚴重(我當時昏昏沉沉,她說的病名到底是什麼我也沒聽懂),只要吃藥應該一個禮拜就會痊癒,豈知,我還是整整病了三個禮拜。

我想或許是因為當時課業壓力大,生理、心理的交互影響讓我難以繼續用功。而在身體不舒服的日子裡,心理狀況也極度脆弱,沒有辦法與人溝通的我,獨自在家裡導致產生更多負面能量。

我常常有個念頭:船到橋頭自然直,但是當船根本迷失了而開不到橋頭,是不是應該早點折返才對?每天晚上我都覺得好累、好難過,三秒即可掉淚,心裡想著我已經如此努力了,為什麼得不到回報?我真的快撐不下去,到底為什麼要到這個國家如此虐待自己呢?但有句話說"Everything will be okay in the end. If it's not okay, it's not the end."──John Lennon(每件事最後都會是好事。如果不是好事,說明還沒到最後。──約翰 · 藍儂)

雖然難受,但想到家人在家鄉對我寄望的期許,不得不逼迫自己睜開眼睛面對新的一天,咬著牙,日子仍舊得一天天地過。

不要深陷在自己的情緒裡──走出戶外,走出晦暗

慶幸我有一位正在念博士的鄰居,對我相當照顧,他的爸爸是西班牙人、媽媽是法國人,因此有在不同國家生活的背景,英文也講得非常好。

生病的那三個禮拜,我沒辦法講話,但他幾乎天天都會傳訊息給我:
「有好一點嗎?」
「好一點了,謝謝。你可以告訴我法國人感冒吃什麼嗎?」
「蜂蜜泡熱牛奶喝很有效喔。」
「是喔!我媽媽以前都用生雞蛋泡牛奶給我喝。」
「好噁心喔……」
「哪會!」

這一來一往的訊息讓我非常感謝,因為在極度孤獨、與外界隔絕的日子裡,還能感受到有人在關心我。有一個週末,他傳訊息問我要不要去植物園走動,我回他我病還沒好,不太舒服,他卻說:「就是要出去走動,病才會好啦!」

那天,布雷斯特(Brest)的天氣一貫的陰沉,病還沒好的我,裹著厚外套走出家門,跟鄰居到植物園爬坡,沒想到在室內不停咳嗽的我,呼吸一點新鮮空氣後,漸漸覺得心情平穩許多。

這世界誰沒有壓力?有壓力就要想辦法排解,作法依據每個人的喜好有所不同,有些人會去酒吧喝酒;有些人會去參加國際學生聚會,找情況相似的人訴苦。

最重要的是絕對不要深陷在自己的情緒裡,一定要「走出去」,找個方法把心裡的苦悶釋放出來。對我來說,除了到郊外爬山、散步、發呆、偶爾花錢吃一頓美食外,每個禮拜去上學校的體育課,是當時支撐我的最佳解藥。

運動刺激分泌腦內啡,沖淡憂鬱

我是一個熱愛武術及體操類運動的人,正好可以藉著在異國留學的機會,學習一些當地特殊的運動。

法國西布列塔尼大學(Université de Bretagne Occidentale, UBO)的體育課一學年只需繳交 30 歐元(約 1,100 台幣),就可以登記參加任何有興趣的課程,舉凡健身、舞蹈、搏擊、球類、水上運動都有。

而德國不萊梅大學(Universität Bremen)的體育課更有 100 多種運動可以選擇,甚至連衝浪、跳傘、馬術、擊劍都有,但是根據參加項目的不同會有不同收費。

法式拳擊(Savate),於西布列塔尼大學體育館。圖片/吳婷瑋 提供


儘管課業繁忙,我還是報名學習法式拳擊/法式踢打術,法文為 savate,又可稱為 boxe française。Savate 的意思是「舊鞋子」,源自 19 世紀法國街頭的鬥毆技術,加入規則後才演變成一種需要穿鞋進行的踢擊武術,後來也被允許使用拳擊。

這與跆拳道的不同點是它可以踢小腿脛骨,踢擊時上身重心需要向後,充分運用鞋尖或鞋緣的硬度靈活攻擊,也可以用各種拳擊動作攻擊頭部。我高中時已經學過幾年跆拳道,踢技方面很好上手,但拳技方面完全是新手,第一次接觸可以手腳並用的搏擊武術讓我十分興奮,終於找到如此適合我的運動!

法式拳擊最注重的是用腳進攻,因此運動員必須擁有出色的身體平衡能力、柔軟度與爆發力。

一年內我學到的踢技有 fouetté(旋踢)、chassé(側踢)、revers(逆旋踢/勾踢)、coup de pied bas(低踢,使用鞋緣內側攻擊小腿);拳技有 direct bras avant(jab,前手直拳)、direct bras arrière(cross,後手直拳)、crochet(勾拳)等。

剛開始法文能力不佳的我完全不知道這些字的意思,都是看旁邊的人做什麼就跟著做,幸好因為運動時大家較放鬆,我做錯了也不會有人責怪我,偶爾還會有幾個人願意用英文跟我解釋,經過兩個小時的「拳打腳踢」後,大腦分泌的腦內啡對於消除心理及生理上的疲勞起很大的作用。

這個運動類似踢拳道/自由博擊(kickboxing),我回臺灣後雖然沒有找到教法式拳擊的地方,但仍有幸能繼續練習踢拳道。

每次回想起那痛苦的日子裡是如何期待體育課,總是大汗淋漓過後才能找回課堂學習的動力,仍不禁莞爾。

運動場域更能用輕鬆的心態學外語

德國輪體操(Rhönradturnen),於布萊梅大學體育館。圖片/吳婷瑋 提供


在德國時我也有機會學習一種源自德國的體操,德文叫 Rhönradturnen,可譯作「輪體操」。德國輪體操有很多技法,可以像倉鼠在跑輪子,也可以像陀螺不停旋轉,厲害的人甚至不需要用到兩隻手。

雖然看起來像雜耍道具,但因為轉動的過程重心一直改變,練習時需要有非常優良的平衡技術,還需要一點勇氣和肌力,因為更換動作的過程要更換腳,所以雙腳(或單腳)只有用索帶鬆鬆地套著,需要用力墊著腳尖才能固定住軸心,所以雖然看起來很輕鬆,實際上是個非常技術性的運動。剛開始學的時候頭會有點暈,腳也會很痛,但習慣以後就沒什麼感覺了。

當時我上的是暑假期間的免費課程,兩位教練都是無酬又親切地在指導我們,因此為了表達謝意,我做了粽子請他們吃,也延伸出課堂之外的友誼。

對我來說,每天一起上課的同學是個重要群體,但是他們並不是我的全世界。留學生活可不只是「留學」,「生活」也很重要。藉由參加體育運動,我所結交的群體是一些可以讓我暫時逃離方程式、一起揮灑汗水,並且可以讓我以輕鬆心態練習外語的朋友們。

在國外須體悟:沒有人有義務給予協助

這次生病讓我的課業進度落後,也沒有做好該交的功課,因此後來有兩個科目沒有及格。那又怎麼樣呢?最後我仍藉由提升其他科目的成績順利畢業了。

曾經我是個追求完美的人,但是我體會到「健康」才是最無價的寶物,而生理健康與心理健康同等重要

我也曾想要討好所有人,希望能跟所有人都打好關係,但是事實證明這是不可能的,那麼又為何要在意呢?我曾怨懟為什麼我如此努力,同學們卻不願意跟我好好相處,後來想到我可能是他們第一個接觸的亞洲同學,除了文化差異外還劈哩啪啦地說著他們不熟的外語,放下受害者的意識,想來他們可能也在捉摸著該怎麼跟我溝通吧!

在國外生活,要理解沒有人必須主動幫助我,我會覺得他們對我冷漠,其實有可能是出自於他們對我的「尊重」,不把我視為需要支援的弱者。然而有需要的時候,一定要學會適時求救,並且對於肯給予幫助的人心存感激。只要盡力了,不完美也沒關係,一笑置之吧。生活中還有很多可以追求的,沒有辦法跨越一個障礙,就換條路繞過去,一次兩次的失敗其實真的算不了什麼。
 
《關於作者》
吳婷瑋
在德法兩國完成海洋地球物理碩士,目前在進行學術研究工作。留學之餘獨自遊歷了超過 15 國並能有效運用中、台、英、日、德、法六種語言。熱愛自然,對於世界不同文化充滿好奇。看似冷靜其實衝動,喜歡挑戰,卻也喜歡寬鬆自由的生活方式,有多重人格的傾向。學術之外還是個格鬥武術運動員,喜歡冒險和富有變化的活動。興趣太廣泛以致於覺得一個人生實在不夠用,每分每秒都在學習新事物。

《關聯閱讀》
「鍵盤教練」、「鄉民國手」,你運動了嗎?──荷蘭成為體育強國的關鍵
「危險」的登山不要去,「華麗」的健走沒問題?──臺灣的「戶外教育」該怎麼走?

《作品推薦》
不會法文,卻第一名完成法國碩士──儘管不願回想,但感謝有甘有苦的留學人生
鬧過笑話又如何?學習外語就必須突破心防開口講

 

執行編輯:張媛榆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主圖/@Shutterstock、附圖/吳婷瑋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