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曾知道,他不是不夠努力?──身處澳洲的葡萄園,明瞭那些人被體制遺忘的處境

你可曾知道,他不是不夠努力?──身處澳洲的葡萄園,明瞭那些人被體制遺忘的處境

在澳洲葡萄園工作了一陣子,所謂農業生活、鄉村生活,我想該體驗的、該適應的也都差不多了,除了薪水的計算方式,剪枝工作與一般時薪月薪迥異,在於是採計件制。

計件制顧名思義是做多少領多少,翻開課本,計件工資的特點和優點幾乎離不開:「較為公平」、「準確反映勞工實際付出勞動產量」。然而,我卻覺得這個思維僅是在資本主義的架構下延伸而來。

如果以生產量決定薪資來討論公平性,那是忽略了個體間的差異。簡單來說,今天如果每個人都自認付出了他百分之百的努力,那結果就能有一樣的收穫(產能)了嗎?我想不是的。有些人很努力的在工作,但缺乏天份,能製造出的產能有限。可是在我眼裡,真正的公平應該是:每個人都盡力在工作,應該獲得與付出相當的報酬。

從剪枝的按件計酬,反觀教育體制的公平性

在漫長剪枝的生活過程裡,我一直不斷思索這個問題,並且延伸至台灣升學主義的瑕疵。之所以會這麼想,大概是因為剪枝遇到了很大的挫折,發現自己對這份工作的不擅長,習得深深的無助感。

想想在台灣,從小到大自己對於唸書就算不敢說很精通,但至少還稍微讀得來。而那些被體制遺忘的人呢?很多人都認為是他們不努力、不用心,但這只是在升學制度中受惠的人,才能理所當然且沾沾自喜地說出口,卻不一定是事實。必須承認我曾經也如此無知,但當真正著手做一件很不擅長的事時,才深深理解了別人的難處。

剪枝這份工作對我而言只是短暫的,當我發現我不適合做這份工作而痛苦,其實三個月剪枝季結束後我就可以洋洋灑灑的離開。但在台灣,那些不會唸書的孩子呢?

如果有一個人在他國小時就發現自己很不會讀書,但他們還有多漫長的人生是要被壓著繼續讀下去的。就算現在已經有很多元的升學管道和方式,但台灣人什麼時候才能與時俱進的放棄以學歷貼人標籤、放棄唯有讀書高的儒化思想?

在這樣的框架下,人與人之間的差異不被尊重與欣賞,只剩下比較,並且用一套由權力者、既得利益者所制定的遊戲規則作為依據。

厲害的人,不能只歸功於自己

在剪枝中還有一個令我看不慣的生態:通常在一個場都是一個人剪一條、剪完了再往下剪一條,以此類推。但當該場的條數不夠時,沒得剪的人是可以去分別人尚未剪完的那一條。想當然耳,會被別人分掉的都是那些剪不快的人,而快的人恐怕已多剪了不少後,還來分這些人的,導致快的人的錢可以越賺越多,並且建立在這些慢的人只會越賺越少之上。

試以葡萄園為社會,這就是貧富差距之所以會被拉開的原因。我不是完全崇尚共產制的人,我也絕對認同有能力的人(在此為剪得快的人)是可以多剪、多賺的,但適當的保障每一個人該有的獲得我認為也是必要的。可是異化是馬克思說的,勞工不只與自己的生產異化,也與其他工作夥伴異化。在葡萄園中,我看見人性最醜陋的一面,我看見自私、我看見不顧他人,我看見每一個努力想要賺更多錢的人是怎麼踩著別人的屍體往上、是怎麼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而獲得更多利益。

這樣說或許言重了,「我們也只是來賺錢的啊。」然而我們大可以雙手一攤這就是現實,但除此之外我們還能做更多吧。我們可以適時的照顧別人,我們可以放棄多賺那麼一點點的機會,「不分錢」的單純幫助剪不快的人完成他的那條。試著讓這個小型社會不只有弱肉強食,還有重分配,讓貧富差距不要無止盡的擴大。讓每一個擅長與否的人都能從中找到自己的價值,不僅僅是被「產能」決定。

我始終覺得能夠成為某方面很厲害的人並不該全然歸功於自己。厲害的人固然厲害,但也充滿幸運。跟那些剪枝比我慢的人相比,我只是很幸運當我們同樣盡了全力剪時,我有比你多一點點的天份可以快一點;跟那些書讀不好的人相比,我只是很幸運的當我也認真看書時,我有比你多一點點的天份理解知識的奧妙,僅此而已、如是而已。

或許這樣的邏輯之下有人會說那麼那些本身就不努力的人,哪裡需要值得這麼多同理?但誰知道誰努不努力了?評論別人、妄下定論總是太輕易。

社會本來就不是公平的,但在看見不公平時除了冷眼旁觀、置身事外,我們絕對能做點什麼去消弭不公平,不然那些感嘆、感慨,那些自認為是同理的同情,都只是虛偽的另一種面貌。

一整 ROW 的葡萄樹,沒有盡頭。大概就跟看不見未來一樣絕望。圖/羅禮涵 提供


《關於作者》

羅禮涵
信仰公平正義。
相信價值的堅持是需要經歷不斷的矛盾掙扎,再越深強化的過程。然而成為理想中的自己仍是這輩子都值得用力追求的事。
想成為溫柔真誠、能與社會共感的人。
努力涉獵更多的知識理論,好讓腦子能趕上心中強烈的社會系魂。

《關聯閱讀》
「在這裡感到自由,是因為被平等對待」──到澳洲擔任管理職,側記三位異鄉人的離家有感
澳洲打工度假,「黑工」與「白工」差在哪?
離別的饗宴──同樣努力的我們,為什麼有著這麼不同的未來?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主圖/flickr@Rising Damp CC BY 2.0、附圖/羅禮涵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