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對爸媽的叮嚀嫌煩,此刻卻只想擁抱並承諾我會堅強」──我在澳門賭場工作,但不著兔女郎裝

「從前對爸媽的叮嚀嫌煩,此刻卻只想擁抱並承諾我會堅強」──我在澳門賭場工作,但不著兔女郎裝

2014 年,4 月 17 日,是我第一次踏上澳門這塊土地,也是人生首次踏出台灣前往海外工作,對很多人而言,澳門很近,離台灣不過一小時五十分鐘的航程,離家不遠,但於我而言內心卻是忐忑不安。

朋友:「妳有沒有想過去澳門工作?我們一起去面試好嗎?」
我答:「是什麼樣的工作呢?」
朋友:「賭場的公關。」
我答:「賭場?不會要穿兔女郎裝吧?我才不要。」
朋友:「什麼兔女郎裝?妳港片看太多喔!是穿正式的西裝制服工作啦。」

還記得,當時的對話是這樣的,我沒有想太多,只是應付好姊妹的問話,內心所想也是:「反正姊妹相伴,就試看看吧」。

未曾想過離開台灣、離開父母,但我首次離家就去澳門賭場

老實說,真的從沒想過要離開台灣,我覺得台灣很好,雖然那時的我,做著不是很有興趣、薪水也不多、福利也不完整的一份工作,但生活還算單純,我還能在下班後陪伴家人。

然而,還來不及想清楚,我就先被好姊妹們吆喝著一起去面試了……。

正式窄裙、梳得整齊的頭髮、全妝、亂七八糟的自我介紹,這大概是我每回面試的寫照,從第一次面試至第二次複試,來來回回重覆著這些歷程,但每回的結果都是「不錄取」,雖然我常想,反正也沒有一定得去的理由,畢竟台灣有爸爸媽媽、朋友,跟熟悉的環境,想起這些,比起他人我並沒有非得離家的想法,但每次面試的結果,仍然使我感到失落。

人生奇妙之處就在於一切都無法事先預知,某天,我再度收到一個面試通知,為某貴賓廳所邀請,看著面試通知我心裡想,這恐怕又只是一次如以往般的面試,被錄取的機會渺茫。

記憶中,面試我的是一位美麗又有氣質的女人,她說她也是公關,面試當下,我覺得她跟想像中的賭場公關不太一樣,有著名模般的笑容、淡淡的妝、說起話來更是有條有理,後來才知道她也是台灣人,面試的問題與以往類似,我一題一題的回答她,最後,她看著我的眼睛說:「請問妳的健康狀況?」忽然間我愣住,停頓幾秒後,我答:「還算健康,偶爾一點小狀況而已,」眼前的她看著我笑了,因為緊張,我竟脫口而出:「那很會長痘痘算不算不太健康?」只見她笑得更開心了。

沒過多久,我居然真的收到錄取通知,當時說好一起前往澳門工作的姊妹們都很開心,而我,卻沒想過要離開台灣,因此,我的心情只能用「複雜」二字形容。

「我就是沒有打算要去,我一個人去?開什麼玩笑?」我當時內心是這麼想的。

父親的告誡:年輕人在放棄前,該學會的是把握

回到家後,我獨自待在房間裡,爸爸下班經過房門時,我隨口跟他說:「爸,我錄取澳門的工作了,」還記得他停下腳步轉頭對我說:「真的?」然後他請我去客廳跟他聊聊,我們坐在客廳,爸爸問:「那妳現在計畫如何?什麼時候飛?跟我說說妳的想法,」爸爸還叮嚀我去澳門兩件事不可以做:

第一、不要學抽煙
第二、別老愛替別人強出頭

聽完以後,我對爸爸說:「我不想去,只有我一個人去更不想,而且,我本來就從沒想過要去。」

爸爸沉默不語,看著電視,我繼續說著:「而且,澳門是圓是扁我都不知道,我如果去那工作,你跟媽媽以後怎麼辦,我又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回來,賭場跟錢有關,我如果錢少算了怎麼辦,我從小到大數字概念都很差,而且那裡消費很高,如果沒網路我該如何跟你們聯絡?」爸爸僅是聽著,從頭到尾面無表情,最後,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說下去。

沒多久,爸爸終於開口,他說:「我對妳真的很失望,」接著他離開客廳,走進廚房。

「我覺得我幹嘛當初要去面試?腦中一大堆後悔,我最討厭陌生的環境,我幹嘛要離開我的家。」我忍著眼中的淚水,內心的小劇場轉啊轉的。

當下的我好想哭,覺得自己當初為何要因為朋友們的慫恿,就跟著去面試,腦海中只有滿滿的後悔,從小到大沒離家的我,究竟該如何面對陌生的環境,離開我最愛的家。

最後,爸爸步出廚房,看著我說:「年輕人有機會就要把握,而非先想著放棄。

一個月後,我訂了前往澳門的機票,在爸媽的陪同下,一起降落在澳門機場。

看得出來,爸爸媽媽也十分擔心,擔心我被騙,因此才陪著一起來這,當天,公司派了面試時的那位台灣女孩與當地司機接送我們,一路上,我除了點頭微笑外,什麼話也沒說,整部車只剩下爸媽與那位台灣女孩持續對話著,我腦中一片空白,但看得出那位台灣女孩成功獲得我爸媽的信任,當下我竟只想著,這種狀況我應該真的得待下來了。

從機場至宿舍需要一段路程,抵達宿舍後,卸下行李與簡單的生活用品搬至宿舍樓下,那時,我抬頭看著位在五樓、沒有電梯的宿舍,那就像只有幼時電視播出的港片中才會出現的老舊房子,接著我開始胡思亂想,當下,我真的好想轉身回台灣的家。

澳門宿舍外的樣貌。圖/Liz Wang 提供


接著幾天,我與爸媽在澳門隨處亂晃,因為他們就是來旅遊的,兩人開心地到處拍照,三不五時回頭對我說:「淳快看這裡,好漂亮啊!還有那裡妳快看!」那時的我真的沒心情,我想,我是來工作的,而你們倆是來旅行的,同遊澳門,心情當然大不相同。

晚間,爸媽陪同我去宿舍附近買些生活用品,他們一樣一樣的拿,我卻是緊跟在旁不斷地敲打手中的計算機,澳門的物價,真是貴得嚇人,根本到了暴利的程度,同樣的東西,價格是台灣的兩三倍,購買完這些生活用品,我與爸媽在宿舍樓下分頭,離開前,我看著他們說:「我想要早點適應這裡的生活,」隨即轉身上樓,心情好沉重,其實我多麼想要依偎在他們身旁,能多軟爛裝死幾天都好,可是我明白,我早晚得面對,而現在至少他們還陪在我身旁,若我想哭,轉頭便能擁抱他們。

三天之後,爸媽要回台灣,這幾天短暫行走於澳門,我發覺澳門真的好小,有些商店一再出現在眼前,像是周大福、來來超市、盛記白粥等,除了奢華的賭場林立外,仍然有些懷舊地方。

別離的這天,爸媽一如過去幾天送我回到宿舍,爸媽說:「我們明天要回台灣了,淳,你要多注意自己的身體,如果有什麼事別逞強,要主動詢問別人,如果真的不適應,就回家吧!爸媽永遠會在家裡等著你,絕對不會怪你,因為你是我們最寶貝、最優秀的女兒,」從前,我對爸媽的叮嚀老是嫌煩,左耳進右耳出,但這次他們的一字一句,都顯得特別清晰,我衝向爸媽,緊緊地擁抱他們,那時,我清楚看見媽媽的眼睛泛著淚,而爸爸則是低頭不語,我還逞強說:「你們趕快走,我一個人可以的」。

我這輩子真沒看過父親的眼淚,然而上了位於五樓的宿舍後,我看著站在巷內路燈下的他與媽媽倆人,我真的好捨不得,因為過去並沒有到外地念書的經驗,我最遠就是從台北搬到桃園

短期內我暫時不能跟他們回家,從今天開始,我也只能自己加油。

家人們齊聚澳門。圖/Liz Wang 提供


所有珍惜的相遇,都源自於初始時痛苦的磨合

入職那天我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比起他人,自己彷彿是溫室的花朵。穿著高跟鞋與窄裙,我想,此刻我終於是個成熟的大人,但是因為語言不通,我像小孩般說不出話,耳邊都是我聽不懂的語言。我戴著耳機,旁人說話會自動被消音,反正聽不懂只能放空,幾天下來,我仍然不太清楚他們在做什麼、說什麼,一塊塊好像玩具的東西被拿來拿去,我只知道那是籌碼也是錢,煙霧瀰漫的環境,時常讓我覺得頭很暈。

貴賓廳員工制服。圖/Liz Wang 提供


交接班,是工作的其中一環,也就是必須向上一班的同事接下他們手中所有場面的客人,包含名字與本金數字,那時,廣東話我一句也不懂,只知道眼前這人正在跟我說話,因為他面向我,且雙眼直盯著我,儘管如此,公司因為有幾位台灣同事,所以主任下令本地同事必須用普通話跟我們溝通。

有天,同樣到了交班時間,有位同事看見我來,把客人名字跟本金全部交給我,用流利的廣東話交接,語畢他就轉頭要下班,我馬上跟他說:「不好意思!可以麻煩你用普通話再跟我說一次嗎?」

這位同事回頭冷眼看著我,接著用肢體語言聳肩表示:「沒辦法,」表示他辦不到也不願意再解釋一次,當下我不知道哪來的膽子就回他:「假如我用台語跟你交接班你會高興嗎?」這時候他立刻普通話對著我說:「這裡是澳門!要講台語或普通話請滾回妳的台灣講!」說完就頭也不回地進員工室打卡下班。

萬事起頭難,人在陌生環境特別容易放大所有感受,我不曉得別人是不是也如此,但我總是將不愉快的遭遇放到最大,同樣地,其實在這裡也不是完全沒有快樂的事,只是快樂總是在困難之後才出現,慢到你幾乎就想要放棄。

接到爸媽的來電,他們問我,有沒有需要從台灣寄點東西去?

我回:「不要!我想要回家了,我再也受不了這裡了!大家在幹嘛我根本看不懂,這裡東西又貴又難吃,我也不喜歡跟別人一起睡,我想要自己的房間!」

然而,我還是待了下來,而且不知不覺已經超過三個月,順利結交了朋友,開始聽得懂一些粵語,開始知道前面哪條街右轉有間麥當勞,12 號巴士可以到宿舍附近,下午 5、6 點開始計程車交班容易招不到車,付錢不會看不懂自己到底有哪些鈔票,葡幣、港幣、人民幣怎麼使用才划算,前面哪條街有間超市,電信只有三家沒有分什麼網內互打,漸漸地,我不再每天拍工作餐給爸媽看,說我又吃得多鹹多油,但我還是很想台灣,真的很想很想……時常幻想著起床睜眼就可以看見家人。

時間不知不覺到了 2015 年,那時快要過年了,我剛好放假一個人待在宿舍,室友下班後淡淡地說:「你知道嗎?我們全都要失業了,」我還在等她接下來要說她是騙我的,沒想到,她繼續說:「今天休息時間時,經理找每個人談談,他應該明天上班就會跟你說了,」室友緊接著說:「或許是因為現在生意很不好,因此公司決定把非本地的勞工都裁掉。」

過年時的澳門。圖/Liz Wang 提供


聽完室友的一席話,我的內心很複雜,其實有一點開心,是因為我終於不必再猶豫不決,也不用多想離職理由,所以這突如其來被資遣的訊息,究竟是禮物還是壞消息呢?但那個當下,我才發覺,在這裡我竟也有放不下的人,身旁的這些人,都成了我在這異地最親的家人。

我下決定時容易反反覆覆,最後關頭還可能轉換念頭,但別人的決定就不是決定而是「決策」,因此,我們只能被動接受,接下來的工作期間,大家突然很珍惜相處的時光,澳門、台灣、中國同事們時常一起聚餐,那些日子,我們猶如一家人,分享彼此的內心世界,包含初次相遇時,在彼此眼中,對方是什麼模樣。

正式解約前,主管請同事們一起吃飯。圖/Liz Wang 提供


我特別想要感謝當時遇見的人們,感謝那些人為了我而努力說著普通話,即使他們不太會說也無所謂,因為那時的我,就像是一個非常矮小的人,但眼前這些人,卻願意彎下腰,看著我的雙眼聽我說話並給予尊重,我明白這世界上沒有人一定得對他人釋出善意,我懷著忐忑的心情踏上澳門,卻遇見了這群陪伴我經歷這段歷程的好人。

第一趟澳門工作之旅,就在滿懷感謝之下,正式畫下句點,而我,回到台灣再次投身職場。

《作者簡介》
Liz Wang
喜歡走路,喜歡寫字,需要音樂與耳機,大部分時間喜歡一個人獨處,愛人的其中一種方式就是照顧好自己。

《關聯閱讀》
我在海參崴,冰天雪地開賭場
CES 2017全球電子業賭城大拜拜:五度進香,「科技業小商人」的現場觀察
觀光客天堂、深度旅行沙漠? 從新加坡看台灣年輕世代的城市想像

 

執行編輯:張媛榆
核稿編輯:陳太陽

Photo Credit:主圖/Benny Marty@Shutterstock、附圖/Liz Wang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