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心靈的祭典:我在日本「阿爾卑斯」,與幾米相遇

一場心靈的祭典:我在日本「阿爾卑斯」,與幾米相遇

最初聽到「北阿爾卑斯國際藝術祭」,我很疑惑,這是一個在歐洲舉辦的藝術祭嗎?後來才知道,原來世界上不是只有一座阿爾卑斯山。除了在紐西蘭有一條南阿爾卑斯山脈,在日本本州中部,還有以「川字形」並列的飛驒山脈、木曾山脈、以及赤石山脈,也因其壯麗而被來自歐洲的山友稱是「日本的阿爾卑斯」。久而久之,當地居民也以「阿爾卑斯」稱呼之。

目,信濃大町実景舎。圖/Tsuyoshi Hongo 攝影、北阿爾卑斯國際藝術祭 提供


其中,北阿爾卑斯山脈,指的是飛驒山脈,也正是立山黑部的所在之處。

北阿爾卑斯國際藝術祭,是由北川富朗及其所帶領的 Art Front Gallery,與長野縣大町市的當地政府及居民,組成的藝術祭執行委員會,在 2017 年展開的最新藝術祭。以信濃大町作為根據地,邀請來自世界各地共 36 組的藝術家,結合當地的自然環境、市井文化,創作出兼具當地特色與個人風格的作品,讓參觀民眾探訪藝術作品的同時,也能欣賞信濃大町、北阿爾卑斯山的美景。

在台灣頗具知名度的瀨戶內國際藝術祭,其實是由香川縣當地政府與居民,加上北川富朗帶領的 Art Front Gallery 團隊,招攬各地的志願參與者,以「協働合作」的方式運作,也是藝術祭的重要核心概念。除了協助藝術家進行創作,也捲起袖子安排餐食、交通及諮詢等。

藝術祭的重點不只是藝術,更是與當地居民互動的過程。

早在 2000 年,北川富朗就與新潟縣的當地政府合作,籌辦第一屆「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2014 年則在千葉縣市原市舉辦「中房總國際藝術祭 ICHIHARA ART x MIX」,希望透過藝術的力量,進行「地方創生」──這是因應鄉村地區人口老化、青壯人口流失的問題,所進行的讓地方「活起來」的行動之一。這也是為什麼當地居民,在藝術祭當中有舉足輕重地位。

藝術祭並不只是為藝術而生,更為地方而生。

「祭」的精華:人文、風景、美食

來到日本,第一次接觸藝術祭時,才發現一直以為的「藝術『季』」,其實是「藝術『祭』」。在台灣大多聽到藝術季,「季」代表時間;而從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瀨戶內國際藝術祭,到最新的北阿爾卑斯國際藝術祭,都是使用「祭」。

乍看「祭」似乎帶有宗教意味,在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的相關研究中(註一),創辦人北川富朗曾提出:

「比起一般的農地,梯田更花費農夫的勞力,因此,也比其他地方更有代代祖先開墾的重量。但是現在這些東西,現在卻正崩壞中──因為人口漸漸減少,而無法舉辦祭典。所以,我想:『做類似祭典的東西吧』,何不以此為之呢?」

在東亞社會中,祭典對於農耕社會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祭」的意義不只在於求神,而更有「動員」眾人,一起完成的意味。北川富朗更曾在訪談中提到,自己在大學時期研究日本佛像時,必須一間一間地拜訪寺廟。於是,除了那些研究的佛像之外,讓北川印象深刻的,還有在寺廟間行走、移動的過程。(註二)

我想起參加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以及中房總國際藝術祭時,幾乎每一項藝術作品,都相隔甚遠,必須要好好使用腳力或是交通工具才能到達。原來在那些行腳過程中,就像是一個對藝術的「參拜」過程。想看的藝術品很重要,但路途中體驗到的風景、居民、餐食,也是這一場藝術「祭」的精華。

位於越後妻有地區的「星峠の棚田」。圖/何孟璇 提供

北阿爾卑斯藝術祭:水的另一種姿態

2000 年開辦的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是日本第一個藝術祭。

在此之後,日本各地的藝術祭相繼而生,包含創辦於 2010 年的瀨戶內國際藝術祭,與越後妻有同樣採取三年一大祭,每年春夏秋冬則舉辦小型藝術祭,讓居民與參訪民眾的熱度不要退去,也保持藝術祭為當地帶來的影響力。

今年首度舉辦的北阿爾卑斯國際藝術祭,地點是旅行聖地黑部立山的入口之一──信濃大町。若說在越後妻有感受到的是梯田與大地、瀨戶內是被海包圍,那麼在北阿爾卑斯體驗的,絕對是山川。

本屆北阿爾卑斯國際藝術祭的主題為「水 ・ 木 ・ 土 ・ 空」,「水」被列在第一位,有其理由。北川富朗說,「水」是他來到信濃大町,感受最深刻的一項事物。

山和水之間有什麼關係?我是在參觀富士山世界遺產中心,看到包含河口湖在內的富士五湖,都是因富士山噴發而形成的堰塞湖,才恍然理解,高山雪融成河,流入平原肥沃了土地;山與水、山與川之間的關係,是密不可分的。

看過了瀨戶內的海,在北阿爾卑斯山脈的懷抱中,他們所要嘗試的,是水的另一種姿態。

來自澳洲的藝術家 James Tapscott 運用水與光的折射,在森林中製作出奇幻的隧道,讓經過的人腳下踩著橋通過溪水時,頭頂上也被水一躍而過。而來自俄羅斯的藝術家 Nikolay Polissky 因為北阿爾卑斯藝術祭的緣故,初次踏上日本土地,深受八坂地區的竹林吸引,決定首度嘗試以「竹子」來進行創作,在八坂地區的里山,利用竹子造了一片浪。

James Tapscott,Arc ZERO。圖/Tsuyoshi Hongo 攝影、北阿爾卑斯國際藝術祭 提供


正如前面所提,北川富朗團隊所協助策劃的藝術祭,會以「協働合作」的方式讓當地居民與藝術家共同參與。像是 Nikolay Polissky 的〈竹浪〉(Bamboo Waves),便是當地居民一步一步根據指示製做而成。

Nikolay Polissky,Bamboo Waves。圖/Tsuyoshi Hongo 攝影、北阿爾卑斯國際藝術祭 提供


試圖挖掘出當地的特色,並發展成可以被體驗、被欣賞的「藝術」,是這類型藝術祭最大的宗旨。電影《你的名字》當中,曾出現的日本傳統手工藝「組紐」(KUMIHIMO),在擅長編織主題的藝術家五十嵐靖晃的改造下,在仁科三湖(青木湖、中綱湖、木崎湖)地區重建了大型的組紐,並且將編織的方向改為一條長線直指向天。

五十嵐靖晃,雲結い(Tying Cloud Knots)。圖/Tsuyoshi Hongo 攝影、北阿爾卑斯國際藝術祭 提供


除了連結天空,「將山上融雪流入仁科三湖的水,再度導回天上」的循環概念外,五十嵐靖晃也提到,當初一人苦手製作組紐時,正巧被當地居民看到,一聊才發現當地過去曾經養蠶、製蠶絲,家家戶戶幾乎都有組紐的器具,而居民也熱情出借。這項創作與當地生活竟有如此巧合,讓五十嵐靖晃更加確定製作的決心。

幾米與北川再度合作,共創閱讀心體驗

信濃大町是著名景點黑部立山主要的入口處之一,然而,策展人北川富朗指出,其實當地仍有人口流失及人口老化的問題。在北川富朗來此之前,當地已有老屋再利用、食物傳承(succession of food),以及藝術家駐村的行動,企圖用與以往不同的方式,試圖重振信濃大町。

除了在山林河川間的藝術品外,也有進入街坊的創作。

我在大町遇見一本書」這項作品,就是將大町名店街上,一家僱用身心障礙人士的店家改裝成街中圖書館,並從各地搜集二手書,包上台灣繪本作家幾米繪製的書衣,讓人無法第一眼就知道這是什麼書,必須實際翻開書本來閱讀,才能得知內容。希望以實際閱讀的行動,讓人在書中獲得意外的驚喜與收穫。

幾米,我在大町遇見一本書。圖/Tsuyoshi Hongo 攝影、北阿爾卑斯國際藝術祭 提供


過去,幾米就曾與北川富朗合作,在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中展出作品。這次作品的靈感,來自於信濃大町街上經常可見的二手書箱,讓幾米發想出街中圖書館的創作想法。巧合的是,策展人北川富朗幼年時,家中就經營租書店,深知書籍對於邊陲地區小孩的重要性,與這項創作提案一拍即合!

信濃大町街上的二手書箱、自由圖書館。圖/何孟璇 提供

藝術策展與地方創生的萌芽

無論在藝術層面、地方發展、策展運作方面,藝術祭都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參照對象。北川富朗及 Art Front Gallery 團隊,堅信藝術祭的價值,每每在當地政府和居民的強力奧援下,一次又一次讓藝術祭遍地開花。

在 2016 年剛舉辦完瀨戶內國際藝術祭三年一度的大型藝術祭之後,2018 年即將舉辦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之前,夾在兩大經典藝術祭之間,2017 年的北阿爾卑斯國際藝術祭新軍突起,在 6 月開展後,也逐漸吸引日本媒體及民眾的注意。

究竟藝術祭能為信濃大町帶來多少改變?在達成之前,一切都還未知,但可以確定的是,在山川中,已升起地方創生的裊裊炊煙。

註一:資料取自鄭惠文,《地方的想像──解/構越後妻有藝術三年展》,(高雄:國立高雄師範大學跨領域藝術研究所碩士論文)。
註二:同註一,頁27。

《關於作者》
何孟璇
矢志成為記者,但現在當學生也當得很快樂。交通大學社會與文化研究所就讀中,研究興趣包括群眾募資及流行音樂,近一年對於科技社會學、資訊社會學有極大的好奇。篤信「現場」的重要性,恨不得親眼見證世界的所有奇蹟。

《關聯閱讀》
故鄉納稅、青年返鄉、百億預算──「地方創生」對抗人口流失,日本全國動員「玩真的」,台灣呢?
「越鄉土、越國際」──日本與台灣的在地「真文創」,連結地方的人與人
跋山涉水、搭船跳島──日本「地方創生」新玩法,最多台灣旅人響應的戶外美術館

《作品推薦》
現場女超人──川普就職那天,我到華府去找記者唐家婕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主圖/北アルプス国際芸術祭 Japan Alps Art Festival 臉書專頁、附圖/北阿爾卑斯國際藝術祭、何孟璇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