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形容的好像不是羊,是我的牧羊犬」──在麥肯錫,我對「管理顧問」專業的理解

「你形容的好像不是羊,是我的牧羊犬」──在麥肯錫,我對「管理顧問」專業的理解

別人常問身旁從國外回來的朋友,包括我自己,很常從別人口中聽到的一句話就是:「不好意思啦,我們沒辦法像國外一樣付得起那麼多錢,請您發揮對台灣的熱情,來幫我們______。」

對 CP 值的執著,似乎成了全民運動。但是弔詭的是,CP 值的討論裡,只剩下了 C(成本)、P(成效)如何,似乎已經沒有太多的期待。

這樣的問題當然俯拾皆是,作為一個顧問,對比歐美與亞洲的執業狀況,感受尤其深。在亞洲,許多人都把顧問當成是 cost center──只是一筆不得不的花費,講些本來大家就知道的事情。於是很可惜地,對於顧問能夠發揮的價值,便少了些想像力。

這樣成本苛扣文化下的誤解,當然不是什麼新鮮事,但是看到一位曾在麥肯錫工作的年輕領袖,似乎也覺得顧問只是讓寒門子弟耍嘴皮子和幹髒活的工作,我還是驚訝地下巴快掉下來。

顧問不是發明家,卻是「在乎影響力的行動派」

顧問不是科學家,從來不會發明或發現什麼新知識,但是如果因為如此而說這樣的工作徒有虛名,對我來說,那就像跟壽司師傅說「一團飯上面放塊魚誰不會」,或是跟設計師說「你用的顏色形狀哪個我不知道」一樣,誤會大了。

現在這個年代,都說知識爆炸了,什麼訊息谷哥大神找不到。但是在簡短的時間內,面對未來的千萬種不確定,從訊息海裡歸納出可供決策者行動的依據,那就是千金難買的顧問絕活了。

但以我自己在麥肯錫美國分公司帶團隊的經驗,真要說什麼是專業管理顧問的核心價值、什麼是我們不論面對客戶還是公司內部,甚至是有一天離開公司之後,依然日裡夜裡都想辦到的,那應該是 Impact(影響)──我們能對客戶、對他們的組織、對社會國家留下什麼正面的改變?

所以,我一直覺得,作為顧問我不見得是個 thinker(思想家),有什麼了不起的創意和高見,但我絕對是個 do-er(行動派),只要能有正向的影響,出謀劃策、溝通協調是最起碼的,不要說和客戶團隊並肩作戰,幫他們多想一步、多做一些,走在前面帶領他們、替他們排除困難,我都覺得理所當然。

顧問,只是群為正向力量服務的熱血傭兵?

講得好像我們是群忠心又熱血的傭兵,但是其實真的就只是想成為正向的力量、能留下些什麼、能對得起自己。不然要賺錢的話,很多我的同事大可以繼續當他們的醫師、律師、投資銀行家,收入更好。

如果不是這種對於影響的執著,強迫症式的要求自己成為改變的動力,我相信教宗方濟各不會僱請麥肯錫團隊來改革梵蒂岡。我在英國曾碰到負責這個項目的義大利分公司經理。他說,有機會參與如此重要而影響深遠的項目,就算不支薪他也要接。

我沒有機會見到教宗,但是也跟我的客戶打過幾場美好的仗。

當經歷過那樣和客戶主管一起坐在小會議室裡,喝著咖啡,絞盡腦汁規劃組織藍圖,然後結合他們對公司的了解,和我們對於業界的洞察,一步步把全球各區的規劃、策略、戰術勾勒出來,到最後確實地在世界各地付諸實行之後,某天早晨,翻開報紙看到《華爾街日報》上寫著客戶成功完成全球組織重組時,那種成就感,真的是難以言喻。

即使報紙上沒有自己的名字,甚至連麥肯錫都隻字未提。

對了,很多人不知道,其實要能在麥肯錫工作地愉快,一個必備的條件,是能夠不在意項目成功了之後,沒有人知道那是你做的。所有的成就都歸於客戶或是客戶主管,我們只能默默無名的待在幕後,只能在達成任務時暗爽。如果暗爽會內傷的人,在麥肯錫是不會開心的。

要命的觀念問題:我們如何看待專業的價值?

當然不會每一場仗都很美好,有的時候的確是得處理一些突發性和政治性的苦活,其他時候面對的問題,多多少少也是有部門利益與整體利益脫鉤的「大公司病」。但是這些不是管理顧問工作的全貌,更不會是我們小宇宙爆發的代表作。

從用戶端來說,專業服務能帶來的價值,其實就在一念之間。如果把專業只視為工具,而且是「便宜一點就好」的工具,那獲得的東西,也就沒有太多獨特性。

台灣一些企業的困境,並不是無可救藥的病入膏肓,所以請一個像企業醫師的顧問也藥石罔效。對我來說,比較大的問題,反而可能是沒弄清楚病症,只想買些簡單速成的成藥。台灣企業沒有先天不良,這裡的顧問也並非都是江湖郎中,這只是觀念問題,但卻是個要命的觀念問題。

所以,年輕人該進顧問業嗎?

回到「究竟顧問是否是個值得推薦給年輕人的行業」這件事,我官方和私下的唯一說法是,顧問和所有的工作一樣,不可能有無限的美好,當然也不會一無是處。你能夠放幾天假、分多少紅,還是能去多少國家累積多少哩程,一、二十年後回過頭看都將顯得微不足道。你該問自己的問題只有一個:

「你想用什麼方式在周遭人的生命中甚或是歷史上留下你的印記?」

這個問題想清楚了,不管賺到的錢買得起的是白菜(是說現在青菜也不便宜)還是白粉(那樣貴的東西),工作得才有成就感,日子過得才踏實。

《關聯閱讀》
麥肯錫與羊──企業為何要找管理顧問?為何大批聰明的窮孩子想要擠進顧問業?
假時尚,真出糗──讓跨國市場顧問抓狂的「科技行銷」新趨勢
顧問界裡「神聖不可違逆的」80/20法則,究竟是什麼?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flickr@Matteo Castagnotto CC BY 2.0(示意圖,非當事人)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